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八十九章 天崩地裂
    第89章天崩地裂

    “大哥……我们?”

    我惶恐的问胖子下一步该怎么办?他却一摆手示意我不要说话,但见他眉头紧皱,眼睛死死盯着下方的深坑,像是陷入了沉思。

    这个时候,脚下突然传来了动静儿,低头看去,但见深坑儿边缘处,大量的骸骨碎渣开始哗啦哗啦的往下掉,那深坑儿好像有开始逐步变大的意思。

    我的心提到嗓子眼儿,心中猛然想到了一句谚语: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这要塞的地基都已经被蚂蚁给掏空了,这里是不是……是不是要塌方?

    我脑子里刚刚有这个念头,就见无数的骸骨跟多米诺骨牌一样哗哗的往下掉,此时此刻,脑子里又情不自禁的浮现出旅店老板那煞有介事的充满惊恐的脸:鬼!就是鬼!吃人的岛国鬼!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大哥,这里要塌啊!我们怎么办?”

    我还说想办法找个边缘地带,让娟子带着我们一点点往下探呢!这下可好,连个落脚儿地儿都没了!

    然而有时候事态的发展,往往比想象中还要操蛋很多,塌方的速度迅速扩大,地面排山倒海般的往下陷!很快就蔓延到了墙壁周围,整个侧墙也跟着摇晃了起来……

    娟子此时惊叫道:“道长哥哥,不好了!这屋顶要塌!”

    这一句话把胖子也吓得浑身一抖,这地下要塞本身就深处采空区之内,如果要是整体塌方的话,我们铁定被活埋在里面儿,可是眼下我们逃都没法逃!

    那左下角儿的仓库出口儿已经被倾倒歪斜的墙面给挤压变形成了一个小三角,整个房顶也开始微微的往下倾斜了!

    我们还在惊骇迟疑间,“轰隆”一声巨响,对面儿整体的混凝土墙面猛的往下一沉,扯断着无数的钢筋,惊天动地般的砸了下去!

    与此同时,房顶猛的一倾斜,我们也跟着猛的往下栽!吓得娟子喳喳喳的狂叫了起来!

    我吓的全身骨头都碎了!这……对面儿那墙本身就是承重墙,它都掉下去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脚下的深渊就像是浩渺的宇宙一般,鬼知道它到底有多大!多深!

    然而我还没来得及再往下想,就听见头顶儿不断传来“咔咔”的碎裂的声音,无数的泥土灰石掉在了头发上,接着就是身子猛的一沉,伴随着娟子和梅姐惊魂丧魄的惨叫,我们四个随着头顶的大石板子猛的就栽了下去!

    脑海中仅存的理智告诉我,我们上方的土层何止千万吨!这摔砸下去后,连骨头渣儿都留不下啊!

    我又想起来胖子刚才的话:它很聪明,它很聪明……!操这个臭流氓蚁后早就算好了,只要它自己一死所有的人都要跟着它一起陪葬!

    还有什么能比眼下的情况更操蛋了,身体完全失重,和一块儿巨大的水泥块子一起往下掉,耳边除了娟子和梅姐的歇斯底里的尖叫就是排山倒海的轰鸣声,全身的血液都挤进了心脏,这不是在帝都欢乐谷坐过山车儿,也不是在做梦,等待我们的只有一个字!死!

    胖子就算再牛逼,现在也没咒儿念了,这塌方形同地震,怕是再过个一两万年,会有个考古队发现我们的化石,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把眼睛死死闭住,做好了临死前承受那短暂剧痛的准备!

    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到娟子的尾巴猛的侧方向拽我,我睁不开眼,双手紧紧的抱住娟子的尾巴,心中暗想,娟子,能和你死在一起,其实我也知足了……

    然而娟子的动作根本没有停留,她尾巴迅速收缩,蜷成了一团,将我死死的包裹了起来,巨大的牵引力下,我明显感觉到她在上蹿下跳,躲闪腾挪,动作之猛,晃闪得我脑仁都疼!

    娟子似乎拼了!她依旧没有放弃求生的希望,然而我此时却已经彻底绝望了!我们根本就没有活下去的可能!纵然你身为妖体,头顶上亿万吨的泥土岩石岂是你一人之力能躲闪完的!根本就是无死角儿的覆盖!我的傻娟子!

    然而这个时候,我听见娟子歇斯底里的一声大叫,身子猛然一?!耳边儿传来了一阵阵金属摩擦般刺耳的抓挠声儿,我们下降的速度竟然开始慢慢的变缓!

    我惊的还过阳来!已经痉挛停止跳动的心脏又开始发疯似的猛锤胸口儿,我心说怎么个意思?娟子抓住边缘岩层了,我的天!

    然而我依旧睁不开眼,旁边儿无数的泥土灰石擦身而过,摩擦打砸在头顶和身子上锥心刺骨的疼,我知道这些都是幸运的,再过一秒或者半秒,马上就会有一个巴掌大的石头块子把我的脑壳砸个稀烂,脑浆迸溅的到处都是,死相不见得比掉下去好多少!

    娟子的尾巴又拼命的缩紧,她把我裹成了一个粽子,尾巴连我的头都缠住了,我只能从绒毛的间隙中呼吸!

    身子感觉像是死死的贴住一个墙壁上,我的脚踝处可以感觉到梅姐和胖子的腿,他们也在我的旁边儿!

    巨大的石块儿砸在娟子的尾巴上,震得我脑袋嗡嗡的疼,幸亏有她厚实的毛绒尾巴做缓冲,不然我百分百被砸死!

    更令我不可思议的是,娟子竟然还带着我们慢慢的往上爬,我心说这不是有病吗?既然找见了一个地方固定住,就老实儿待着得了,你动什么动啊?往上移动了一段儿距离后,娟子停住了脚步,然后死死的贴在了墙面上。

    我不知道娟子在搞什么鬼?但听见耳边儿毁天灭地的动静儿不断,还有什么巨大的东西断裂的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久,旁边儿终于不再有动静儿了,只是尘灰扑鼻,无法呼吸,我耳边儿传来了梅姐剧烈的咳嗽声儿!

    梅姐没事儿!既然梅姐没事儿,胖子一定也没事儿了!

    娟子的尾巴依旧死死的缠住我们,我想起了刚才擦身而过的巨大石块儿,娟子用尾巴护住我们了,可是她呢?她岂不是硬生生的拿脑袋去扛!我的天,!娟子现在怎么样?

    我拼命的蠕动着脸,从她尾巴的间隙中大声叫着:“娟子!娟子!”

    头顶传来了娟子的声音:“老公我没事儿!”

    一听见这声音,我积聚在心脏的血液才彻底的舒缓进了静脉,娟子没事,梅姐没事,这太好了!要是她们两个哪一个有了三长两短,我非活活疼死不可!

    然而胖子呢?怎么没有听见他的咳嗽声儿?那家伙那么爱抽烟,这里又这么呛,他应该咳嗽的比梅姐还凶啊?

    “大哥?大哥?”我胆怯的叫着,心说他可也别出啥意外啊,这家伙是我们的主心骨儿,他要是死了的话,我们活着也出不去!

    “嘘!小声点儿,有情况!”

    耳边儿传来了胖子的声音,我心里“咯噔”一下,原来这家伙早就已经缓过劲儿来了。

    然而喜悦之余,我心中骇然,有什么情况?我们都苦逼到这个程度了,还要面对什么情况?!

    娟子的尾巴还蒙着我的脸,我看不清周围的环境,拼命的往上蠕动了几下,娟子知道我的意思,微微的把尾巴松开了些。

    脑袋总算露了出来,然而睁开眼睛时,眼前的情景惊的我目瞪口呆!

    但见放眼周围,竟然是无数的断枝残干,娟子俨然是趴在一颗无比巨大的树上!

    这树实在是太大了,我们相对于它而言,不过是类似于蝉虫一般的存在,那被砸断的枝干足足有火车头那么粗!

    此树通体乌黑,只是因为刚才巨大的塌方扬起了无数的灰尘,沾染在上面儿所以才可以依稀的辨清它的轮廓!

    !这地下要塞之下的深渊之中,竟然有一颗苍天的巨树!这简直……简直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抬头看去,娟子正匍匐的爬在一个粗大的枝干的下方,我之前还以为她躲在岩壁之上呢,我现在理解为什么我们没有被砸死了,原来巨大的枝干替我们抵挡住了无数致命的冲击!

    我使劲的咽了口吐沫,努力的理清自己的思路,看那枝干断裂的截口儿,还有这主干的颜色,这巨大的树莫不是全部都是煤炭?这是一颗巨大的煤炭树!

    惊骇之余!我侧眼看了下胖子,但见他神情紧张一脸凝重,我心猛抽一下,他刚才说有情况,那是什么情况?之前梅姐说看见了一张巨大的女人的脸,莫不是就是这树上的妖怪?

    我还在胡思乱想,突然感觉到脚下的树干,开始微微的发颤,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慢慢靠近……

    树干下方传来了轻微的颤动,隐约间似乎还有一些“稀稀拉拉”的声音,我的神经高度紧张,知道有啥东西从下面爬上来了……

    结合梅姐刚才所说,那女人的脑袋跟地陷的坑口儿一般大,我首先联想到的是中学语文课本里,老师讲过的美女蛇,那篇文章好像还是鲁迅写的。

    那将是多大的家伙啊,地陷的坑口儿可不亚于隧道的横截面,如果整体考量的话,那美女蛇将会是神龙一般巨大的存在!我擦!不会是小龙女吧?

    荒诞的想法一闪而过,那东西已然来到了我们的脚下,我神经高度紧张,身子绷紧得如同一张弓!

    然而当我看清那“小龙女”的真面目时,眼珠子差点儿没瞪出来,心里说不出的震撼!

    (本章完)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