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一百零六章 拼死一战
    第106章拼死一战

    此时,我突然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险中求胜!胖子梅姐和娟子,算是彻底指望不上了!我只能靠我自己!如果我们的结局真的只有一死的话,那我倒不如夺丹一试!

    我想的是,把九尾狐的内丹夺走之后,我就赶紧塞进嘴里,麻痹的!老子已经吃了一颗狐妖的内丹了,不差再来一颗,不管我变成什么样儿怪物,最起码……最起码比现在强!

    只要强大了自己才有救人救己的可能!

    娟子梅姐已经如同活尸烂肉状,夺丹后给她们怕是已然来不及了,还没送到就会被九尾狐从后面扑倒咬死!看来只能牺牲我自己了!趁着我还算唯一有清醒的意识的人!

    想到这里,我鼓起勇气站起身,那股子恶斗切糕买买提的勇气重新涌入血脉之中,麻痹的!横竖是一死!老子跟你们拼了!险中求胜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人在极端恐惧之后,取而代之的是愤怒!我已经破罐子破摔了!大不了死后跟林薇薇一起奔赴黄泉路!

    我小心翼翼跟在狼妖的身后,跟它保持了一定的距离,拳头已经握得如同铁锤一般!浑身肌肉绷紧膨胀!胜败就在此一举!

    我终于挪到了九尾狐头的位置,看着那跟北大校园门口儿石狮子头一般大的九尾狐的脑袋,我还是有点儿胆怯心虚,但是立刻就被心中破釜沉舟的绝念一扫而空!麻痹的!老子变成妖孽,也要跟你们拼死一搏!

    我找准节奏,纵身跃起,猛的横手一撸,那颗拳头大小的内丹被我牢牢攥进手掌之中!

    我的心都快跳碎了!电光火石之间,得手后我猛的把那东西往自己嘴里塞……

    那珠子冰如寒玉!硬如金石!

    我塞到嘴边儿才意识到问题没那么简单!我的嘴太小,这比台球儿还大的珠子我根本就塞不下!

    与此同时那九尾狐猛然从石床之上坐起,吓得我魂飞魄散!连滚带爬的钻到床沿之下!

    那一刻!我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死亡如此真实的呈现在我的面前,我所希望的只是这个过程能快一点,疼,或许也就是十几秒的事儿吧……

    沉闷震撼的低吟声儿从头顶传来,我每一根儿毛孔都痉挛的抽搐,眼睛死死的闭住,大脑一片空白……

    突然,一声刺耳欲穿的尖鸣传来,头皮擦过厉风阵阵,强烈的震撼如同火车擦身而过一般,继而就是惊天动地的嘶吼咆哮声!伴随着一连串儿石破天惊的摔打撞击,整个石厅都震动的摇晃了起来!

    我心中大惊!连忙睁开眼向一旁看去,但见那只硕大无朋的九尾狐正死死的咬住黑狼妖的脖子,如同旋风一般把它逼入骨堆之中,无数的骸骨碎裂飞扬,黑狼妖狠狠的撞在山体岩壁之上!

    惊心动魄的场面让我呼吸骤停,心跳那一刻也仿佛中止了,黑狼妖拼命挣脱翻滚,四只狼爪奋力的撕挠!而九尾狐更是疯狂,死死的咬住狼妖脖子之后,那锋利的爪子就像是刨坑一样的在黑狼妖腹部发疯的撕扯,一时间黑白交织肆虐斗得天昏地暗不分你我!

    我浑身剧烈的颤抖,似乎明白点儿什么了,这九尾狐一定误以为黑狼妖偷了它的内丹,起来就跟它直接拼命了!而我,身材矮小蜷缩一团躲在床边儿,它……竟然是没发现!

    狼妖力大无匹,抓挠之间,九尾狐瞬时皮开肉绽,大片大片的血花染红了身上雪白的皮毛,情形惨不忍睹,而九尾狐也绝非等闲之辈,死死咬住狼妖的脖子就不松开,九条尾巴齐齐伸出,牢牢的缠住狼妖的四肢不让它进一步作为!

    饶是狼妖不惧水火,浑身如同铁打的金刚一般,在九尾狐锋利的牙齿下还是被咬开了脖管儿,大量黑红的鲜血如同高压喷枪一般汹涌喷溅,泼洒在洞穴岩壁之上冷热交织升起腾腾的白气!而旁边散碎的白骨堆,更是被染得殷红狰狞,骇人至极!

    九尾狐失去了内丹,现在凭借的完全就是自己仅存的洪荒之力,力求速战!发疯几尽癫狂,爆发出难以想象的破坏力!狼妖胸口儿被挠的血肉横飞,隐约间听到了骨头断裂的声音!

    而它自己也是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在狼妖利爪的奋力撕扯下,九尾狐肠肚大开,鲜红的内脏伴随着滚滚的热气从体腔子里流了出来,一滩滩滚落在地上,黏糊糊一大片让人触目惊心!

    想来真是讽刺,这家伙一生吃过多少人!都是开肠破肚之后享用,似乎还只爱吃女人,如今自己却落得同样的下场!

    二者同负重伤,皆是致命,山崩地裂的翻滚间,洞穴之中已是狼藉一片!将近一半儿的面积都被它们造得满是碎骨和积血!我的鞋子也被地上流淌的鲜血给彻底染湿了!

    九尾狐毕竟失去了内丹,没有后续的妖力支撑,力量渐渐孱弱下来,尾巴也慢慢的松开,加上肠肚大开已然没了回天之力,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而狼妖失血过多,滚滚的鲜血依旧疯狂的往外喷涌,它的动作也迟缓了下来!

    九尾狐死了,但是硕大的狐头依旧死死咬住狼妖的脖子,黑狼妖猩红的独眼儿也黯淡下来,它的生命也即将结束……

    不知道是不是九尾狐死后,幻术就破了的原因,那狼妖的独眼很快锁定找到了我,见到罪魁祸首就端着内丹蹲在床边儿,狼妖怒不可遏,挣扎着想要站起向我扑过来。

    我吓得魂飞魄散,这逼玩意儿体内还有最后的力量,却足以致我于死地了!

    我想站起身逃跑,可是两腿也不知怎么了,哆嗦的就是不停使唤,半天站不起来,浑身的冷汗哗哗的往下流。

    狼妖尝试了几次之后,最后还是虚弱的坐回到血泊里,九尾狐沉重的身子压得它站不起来,鲜血还在不停的喷涌,力量逐渐的流失,它已经成了强弩之末,再无翻盘的机会了!

    然而那只怨毒的眼睛还是自由的,它恶狠狠的盯着我,透露着无限的愤怒和不甘……

    我渐渐的冷静了下来,擦了把脸上的汗,血腥的恶臭和内丹的寒气让我的头脑也逐渐变得清醒。

    我突然想起网络上的一句话:我就是喜欢你想搞死我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现在说这句话可能还为时过早,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胜利的一方一定是我!

    冰寒的内丹冻得我双手几乎失去了知觉,我把内丹放在地上,胆怯的瞅着狼妖,时间……时间……时间现在是唯一的敌人,只要时间一点点的流逝,狼妖就会越来越弱。

    渐渐得,它连眼皮都抬不起来了,半眯着似乎要睡过去,我咽了口吐沫想站起身,赶紧去看看胖子还有梅姐娟子什么情况了。

    然而我的腿刚刚抬起一点儿,那狼妖的眼睛马上又睁开了,而且瞪的溜圆,依旧是恶狠狠的寒光!

    我心中叫苦不迭!你到底是死还是不死啊,它没死透,我又不敢轻举妄动!

    我苦逼的又想起以前中学学过的《过秦论》,其中有一句:始皇既没,余威摄于殊俗……麻痹的!你死了还要吓唬我!

    狼妖脖子上的鲜血已经渐渐的不流了,然而它却还没死!!我心中隐隐的后怕,这逼玩意儿是不是在缓劲儿呢?等缓过了劲儿一下子扑上来搞死我?我靠!我还傻逼兮兮等它自己死!

    我越想越害怕……不行!我赌不起,谁知道这逼货咋回事儿!

    我吧嗒吧嗒嘴,干涩的口舌中泛起一股口渴的臭味儿,我渐渐的琢磨了起来,这逼货能够发现我们,靠的完全就是那只狼眼儿,如果我把那只狼眼儿给弄瞎的话,它就算是恼火也无济于事了!

    想到这里,我从腰间抽出了一把胖子给我装备的手术刀!

    人说来也贱,九幽冰咒当是时要用,怎么也想不起来,现在却无比清晰的呈现在脑海里,我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何不利用九幽冰咒的冰寒之气,把这把手术刀祭成冰刃,然后再把这个狼妖的眼睛给搞瞎呢?趁它现在还站不起来?

    其实寻常的手术刀一捅也能达到这个效果,但是我是绝逼不敢凑到它跟前得瑟的,所以还是要借助北冥之气,以气驭剑!

    我握紧手术刀,嘴里开始嘀咕了起来:“九幽冰寒之法,玄武黑水之气,御风则生,承气则鸣……”

    法咒念着,一股股冰寒之气从腹部涌出,令人无比惊叹的是,那颗我放在一旁的九尾狐内丹,似乎受到了某种感召,一股股冰寒刺骨之气也聚拢过来,霎时,那把铅笔一般长短的手术刀,凝结成了一把一尺多长的冰剑!

    我心中大骇!梅姐的内丹,似乎跟九尾狐的内丹里应外合,一起帮我驾驭这把手术刀,我体内翻滚着强劲霸道的气流,一种说不出来的拥有感和控制感,那一刻气脉似乎心随我动!

    !打仗还是靠装备!生产力决定一切!胖子的玄冥冰法也只有在九尾狐内丹的催动下才发挥的淋漓尽致啊!我擦擦擦!凝结成的冰剑竟渐渐的悬浮于我掌中,那一刻我犹如剑圣一般!

    “急急如律令!”我大叫一声!但见白光一闪,那冰剑已然脱手,就像是瞬间消失一般。

    “嗷!”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响起,那声音振聋发聩!震得我颅骨都要瞬间碎裂,我发疯似的捂住脑袋!

    声音还在持续,我心说坏了,别没扎对地方,反而刺激了狼妖的爆发力!

    然而又过了几秒,声音渐渐平息,再睁开眼时,但见那把冰剑已然扎进了狼妖的眼眶,更令人震惊的是,它的大半个头颅已经被冻结成了冰坨子!

    !牛逼!真牛逼!

    我震撼的瞪着自己的双手,没有想到刚才那一击是我发出的,原来高人就这么简单!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复杂!一切都是靠拼爹,有装备就有一切!

    我震惊之余,鼻孔里一滴一滴的鲜血流了出来,这个时候颅骨一阵阵裂开般的疼,仿佛要炸开了一般。

    我难受的靠在石床上不停的缓着劲儿,耳朵一阵阵嗡嗡的生鸣……这狼妖果然还有最后一招儿,麻痹的,幸亏老子下手早!

    缓了很长时间,终于不是那么难受了,我赶紧跑到胖子跟前儿,拼命的推他!

    (本章完)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