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一百一十章 食人者
    第110章食人者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这男的也太歹毒点儿了吧,人家刚陪你啪啪完,你不说抱一抱安抚下,竟然……

    男人动作极为迅猛,看得出是倾力为之,鲜血喷溅床帏,情形极为骇人!那女子睡梦中也略有反应,手脚抽搐挣扎了下就瘫软不动了。

    男人拼命的割着,刀锋所指,已至颈椎,不多时,他拎着女子的头颅从床上翻身站起!淅淅沥沥的鲜血从女人的脖腔子里往下流淌……

    牙床软寝之上已被女人的血水给染透了,林纱锦单下也是汇聚了一大片,这场景太过血腥,只是不知这男人为啥要杀她?

    此时,他高呼一声,言语我们自然是听不懂,殿外突然闪进一群手持兵刃的勇士,齐刷刷的跪在男子面前。

    从这一番举动可以看出,男人并非王妃的禁脔之流,乃是有大势力者,却又不是那胖君王,难不成?是他儿子?啧啧啧,有点儿意思了,儿子即位了之后娶了小妈?

    男人将女子的头颅扔于殿前,所有人都欢呼的大叫了起来……

    而就在此时,床榻之上突然猛然跃起一团黑乎乎的东西,瞬时趴在男子的后背上,定睛仔细看时,竟然是一只一米多长的大蟑螂,肥硕无比,头部明显已经缺失,往下流淌着黏糊糊的液体。

    看到这里,我心差点儿吐出来,!那个女的女的原来是蟑螂精!

    硕大的蟑螂虽然没有头,但是肢节齐全,手足之上尽是弯钩儿如利刃般的倒刺儿,激烈的飞舞割扯下,男子后背霎时皮开肉绽,血肉横飞,鲜红的肋骨肌肉清晰可见,男子惨叫一声趴倒在地不再动弹,众兵勇蜂拥齐上,刀剑长矛狂刺乱砍,将那无头的大蟑螂剁成肉酱……

    一时间,男人支离破碎的血肉和蟑螂体内流出的不知名的粘残渣液混淆在了一起,着实让人恶心想吐!

    我咽了口吐沫,惊恐的瞅着眼前的一切,有想起那倒霉的男子刚才跟那蟑螂女啪啪时的场景,他要是不知道这个女的是蟑螂精还好,如果提前知道的话,那要多强的心理素质啊!!

    我虽然一时还没搞清楚里面儿的来龙去脉,但这明显就是一场宫中腹黑仇杀,我擦,两人刚才还郎情妾意虽然恶心了点儿

    梅姐拂手轻轻一挥,场景又是为之一变,在一口巨大的棺材前,那个女人的脑袋被放了进去,但见她双目紧闭脸色煞白,神态极为痛苦,接着旁边儿站立的一群批袍侍者,抬着一口口器皿,将大量的白灰状物倾洒下去。

    女人的脸庞依然秀美,但是我一想到她是个大蟑螂,还是忍不住要作呕!更恶心的是,我之前在梦境中还和她……擦!想想我都扛不住了。

    那倾洒的白灰应该是石灰,这帮人的处理还算得当,对付这种可怕的生物,就要无害化处理!

    此时周遭的场景俨然就是我们之前和狼妖恶斗的锁链大厅,我此时才明白,原来那硕大的棺材之中,装的竟然就是那个女子的头颅!

    然而令我疑惑的是,这大厅之内的几个殉葬坑中,还有屋顶锁链之上,尽然都是森森的白骨,和我们进来时看到的场景差不多,之前我还以为这些骸骨都是给那个棺材里的家伙殉葬的呢?看来它们早已有之……

    紧接着,场景又是一变,我们置身于一个幽暗的洞穴中,这个洞穴跟九尾狐的洞穴差不多大小,只是周围没有了那成堆的骸骨,中央地面上一个深邃的大坑,抬眼看向四周,岩壁墙面间都有新开凿出来的痕迹。

    一群士兵手持火把亮子油松,抬着另一口硕大的棺材走了进来,我心说这难不成是埋葬那个青年男子?

    然而棺材离的近了我才看清,那里面儿成殓的竟然是那个已经被剁成王八蛋的死蟑螂,完全就是稀糊状,隐约能看出原来的形态,还有一堆堆说不来的秽物填充其中,我真纳闷儿这帮古人是咋收拾起来的。

    棺材放入坑中之后,又是大量的石灰倾洒下去,慢慢的将棺材给填埋,棺盖封住后,这一群人等退了出来,将这个洞穴用砖石封起,然后再包浆涂抹……

    此时我才明白过来,我擦!原来那蛋壳大厅轴线上那个被包浆封住的洞穴,里面儿竟然装的是我的天!

    画面进行到了这里,梅姐将手一收,一切又尽皆恢复到了九尾狐洞穴里的场景。

    看了这一圈儿小电影儿之后,所有人都颇感唏嘘,也弄清楚了那个女人脸的真实身份!

    看来果真是如同胖子所言,麻痹的,这幻象里出现什么,就是潜意识里在想什么,我居然把那个女子给想象成事女娲的后人,还和她一起啪啪,我擦!我我都不能原谅我自己!

    然而,梅姐这一番展示也说明了一点,看来我们最早先的猜测是对的,这个女的确实是那些妖蟑螂的头儿,我的天!她还时时刻刻的关注我们,这这,我后背开始发亮,浑身的鸡皮疙瘩冒了出来。

    不过从那妖星降世也说明,这个古国碳化是发生在蟑螂女妖被除掉之后,想来跟她没有球的关系,不用担心蟑螂飞过尽皆化煤的惨剧发生。

    可是可是那女子死后,这妖蟑螂又是如何产生的呢?而且还有毁天灭地的气势,我的天!那女子的脸一直在跟踪我们,而且还有相当长一段儿时间,紧紧的贴在我身后,刚才还在岩壁上得瑟一下子来的,我的脑子越想越害怕,一阵阵“吱儿吱儿”的疼!

    “大哥,那个女的果真是妖蟑螂的头儿,可是她为什么迟迟不杀我们?”我惊骇道。

    胖子眉头紧皱,想来刚才那骇人的一幕幕也让他的大脑飞快的运转了起来。

    “老弟,你知道蟑螂最快的繁殖方式是什么吗?”胖子问我。

    我脑子都乱透了,摇摇头,心说还繁殖?麻痹的,总不至于是跟人啪啪吧!

    胖子轻叹一口气:“蟑螂最快的繁殖方式就是把它踩死,这群人虽然把用刀兵之力将蟑螂的残体分尸,但是间接也是帮助它繁殖啊!”

    胖子这句话说得我菊花一阵奇痒,间接帮助它繁殖,我擦!

    “大哥!可这些人也不是棒槌,他们不也是往里面儿倾洒石灰了吗?我刚才都看见了,那蟑螂残体上黏糊糊的东西跟石灰交织在一起,都成一坨一坨的了,石灰还烧不死那些卵吗?”我不解的问道。

    胖子冷哼一下摇摇头:“你要明白一个道理,土坷垃成了精,比石头子儿还要硬!”

    说罢,胖子抬头冲梅姐说道:“灵妹子,那锁链大厅里挂着的死人是怎么回事儿,还有那殉葬坑里的白骨,九尾狐的记忆里有吗?”

    梅姐沉思了片刻,眼睛微微一亮,说:“有!刚才我没把它当有用信息直接忽略了!”

    接着,梅姐一抬手,场景又回到了锁链大厅之中,但见那圆厅之后,还有一个小门儿,一个人推着一个单轮儿小车,车子上尽是一些零散的白骨,他将车子推到那一口口殉葬坑前,将那一车的骨骸尽皆倾洒下去,而殉葬坑中,早已积骨如山!

    抬头看时,那头顶的锁链上挂着的却又不是白骨,尽皆是一些腐烂的尸体!这倒是有点儿意思,看来这大厅里的尸骸,还不是同一个来源。

    看到这里,我不由的倒抽一口凉气,原来在那圆厅的后面儿还有一个小门儿,我的天!俨然是被封住了,刚才没注意看!

    场景又是切换,无数的士兵手持兵刃,将一个个穿着兽皮头发蓬乱的人们尽皆宰杀,将他们的肢体烤灼啖食,一时间胜利的欢呼声儿,男女老少的啼哭声,受刑者的惨叫声儿喧嚣成了一片……

    从穿着上看,那些被押解绑缚住的人,应该都是被这个国家征服的部落中的原始人,他们俨然成了这些人的口粮,而我们也弄清楚了这些白骨的来源。

    这个时候,在一个圆顶金帐前,我又看到了那个胖国王的身影,他和壁画中一样,跟那个蟑螂女左拥右抱,在啃噬着一截儿烧糊的肢,不用说,那一定是人的。

    两旁的文武一个个战战兢兢,脑袋低垂,他们的桌案前盆碗里也是摆着一个个类似于烤羊腿般的东西。

    从那些人面露难色的样子可以看出,他们也是不想吃这些东西的,而那胖君王则是吃的满嘴流油……

    这俨然就是一场烤人宴,他们交谈着奇怪的语言,气氛活跃中带着压抑,君王开怀畅饮,群臣胆战心惊!

    不知道哪个不够数的家伙说错了一句话,得罪了这个胖君王,两旁左右士兵把他押解而起,推将了出去。

    画面又是一切换,那个倒霉蛋,被锁链拴住了脖子,缓缓吊起,挣扎一番后,跟那些腐烂的死尸们悬在了一起。

    看到此处,我们算是彻底明白了里面儿的来龙去脉,麻痹的!原来这些被吊死的人,都是那些没眼力见儿的大臣,而殉葬坑里的都是被宰杀的战俘百姓,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个君王对自己的大臣还算是仁慈,最起码给他们留了个全尸。

    但是估计他也是想让这些大臣们临死前,看看那些不听话的,敢忤逆他的那些人的下场……

    (本章完)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