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一百一十四章 蟑螂走廊
    第114章蟑螂走廊

    进入洞穴之中,但见岩壁上附着的那些卵荚一个个都被巨蟒的身体碾压成齑粉状,里面儿完全中空了,并没有卵体或者幼虫的存在。

    无数黄不拉几的碎片儿充斥了整个空间,异味儿扑鼻,恶心依旧。

    洞穴内部的空间和九尾狐的巢穴一般大小,满地都是黏糊糊的不知名的泥状物,梅姐也觉得恶心,一直悬在墙面上不敢落地。

    头顶之上,是一个巨大的圆形通道,边沿凹凸不齐,不像是人工的痕迹,想来是九头蛇逃窜时留下的,在通道的周围,像筛子一般分布着无数人腰般粗细的窟窿,里面儿蜿蜒曲折,如同蚁巢一般,这些自然是母蟑螂们的容身之所!

    此时身后的动静儿更大了,圆厅之内,无数的砖石倾覆般的砸下,地面也裂开了一条大口子,整个世界也跟着剧烈的摇晃,漫天的烟尘很快遮挡住了视线,里面俨然已经成了王八蛋!

    梅姐不敢怠慢,飞快的沿着九头蛇钻出的通道往上爬,这通道总算宽敞,周围岩壁上密密麻麻的分布着无数铁锅一般大小的窟窿……

    此时我才算看明白,那九头蛇是横冲直撞,硬是在这蚁穴一般的蟑螂巢中杀出了一条通道,而我们在攀爬时沿途所欣赏到的,不过是复杂的蟑螂王国内部筒子楼的横截面儿!

    梅姐的速度跟娟子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她迅猛有力,丝毫感受不到负重带来的羁绊!

    她很聪明,并不是垂直的往上爬,而螺旋形的环绕向上,用物理学的角度来解释,在克服重力同等做功的情况下,这样省力了很多,而且将一部分的力分解到了岩壁上,也可以间接的提高爪子跟墙壁的摩擦力!

    我们飞快的往上窜着,脚下洞穴深处的晃动更厉害了,以至于在我们攀爬的通道中,也纷纷有砖石碎裂,不停的往下掉!

    我的神经高度紧张!这他妈是地震啊,看样子级数还不低,这蟑螂女难不成有毁天灭地的本身,可以诱发人工地震?

    更加的骇人的是!伴随着脚下惊天动地的震动,我们攀爬的通道也整体倾斜了起来,像是大地彻底要翻天一般!

    时间愈发急迫,梅姐都疯了,几近癫狂的往上逃,我心里隐约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别我们一会儿被活埋在这蟑螂巢穴中!

    突破了砖石泥土层,上面儿尽然是黑压压的煤炭,九头蛇钻出的通道也不完全是垂直向上的了,而是蜿蜒曲折,几乎是以一种钻营的方式向上延伸,沿途我们能看见一道道巨大的园柱状隆起,嵌在煤层之中,上面儿凹凸不平,却不知是什么东西?

    那九尾蛇前行的路径,似乎故意绕开那些圆柱形隆起,然而我能看出来,越往上,那柱形隆起越多,纵横交错宛如连绵起伏的山巅……

    此时剧烈的摇晃震动突然戛然而止,世界一下子又仿佛恢复了平静!

    梅姐不敢丝毫停顿,继续发疯的往上爬!

    然而没爬几步,她却突然猛得停了下来,巨大的惯性让她连连踹碎了一大堆蟑螂通道的岩壁,我们的身子猛得钻进通道墙壁之中,撞出了一个深坑,稀里哗啦的大滩煤岩碎裂掉了下去!

    这可苦了我和胖子,无数的大煤块子砸在身上,差点儿没把我们给砸死,我脑袋还撞在一块煤岩上,登时起了个大包!

    “灵儿你干什么!”胖子懊恼的抱怨道。

    “马交在前面!”梅姐浑身颤抖的小声儿说道。

    我捂住脑袋抬头看去,但见那匹洁白的独角马正站在一根硕大的柱形隆起上面,面朝下方,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我吓得魂儿都飞了,这孙子是在等我们吗?还是……

    胖子也吓得浑身哆嗦,颤抖的说道:“灵灵儿,我们被发现了没?你的幻术”

    “我不知道,刚才那么大的动静儿,即使我们隐身着,它应该也……”

    梅姐吓得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那马交明显发现了异动,长长的马脸渐渐转了过来,猩红的眼睛死死盯着我们刚刚撞出的深坑儿!

    它唇齿裂开,露出了白森森的獠牙,此时我才真切的意识到这东西的可怕……

    它已经锁定了目标,即使再用幻术掩盖,也完全就是欲盖弥彰了,梅姐眼睛瞪大的老大,青经暴起,完全就是处于极度惊恐的焦虑中!

    突然,她猛得向自己一条尾巴咬了过去,登时血花四溅,白绒绒的狐毛一下子就染红了,骨头都露了出来,情形惨不忍睹!

    我吓得猛得一哆嗦,心说梅姐疯了吗?咱们打不过打不过,怎么还自残起来了!

    被梅姐咬断的那一截儿狐尾突然像曼蛇一样的极快的攒动了起来,立时飞钻了出去,沿着周围的墙壁快速游窜爬行!

    我惊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梅姐这是……

    再看时,那一截儿冒着血花儿的狐尾,已经变成了梅姐的模样,身后还背着我和胖子,还有娟子,我算是看明白了,她这是金蝉脱壳,让自己的尾巴来代替我们吸引马交的注意!

    梅姐疼的浑身狂抖,斗大的汗珠子从脸颊渗了出来,然而她双眉紧锁,眼睛死死盯着自己幻化出来的替身儿,那几个替身儿继续沿着向上的通道攀爬了上去……

    我心紧张的怦怦直跳,这这万一马交看出来我们的诡计,硬是要到这撞出的煤坑儿里查找一番可怎么办?

    我刚要抬头看那马交,但觉头顶一声惊天巨响,震得人脑袋都嗡嗡疼,整个通道岩壁都晃动了起来,无数细碎的煤灰从头顶儿落下,紧接着就是一阵阵奇怪的野兽嘶吼哽叫,像是打鼓一般。

    我知道,这一定是马交阻击向上逃窜的狐尾替身,这家伙太野蛮了,直接就是撞过去撕扯!

    本身这周围的煤层中,就是千疮百孔的窟窿,一个个铁锅般大小,里面儿蜿蜒曲折,像是一块儿超级大的海绵,马交这一撞,撞的极深,就像是炮轰一般,一直深入到十几米远的位置,我们在斜下方可以清楚的感觉到。

    梅姐闭目凝神,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我知道,她是想把戏做足点儿,别让马交看出马脚来,那头顶之上,我和胖子的死状,一定十分的凄惨难看!

    那马交嘶吼抓挠的声音过后,就是很长时间死一般的寂静,我们也不敢出去,不知道那东西走了没有。

    梅姐依旧闭目冥思,神情高度紧张的样子。

    看着梅姐血淋淋的伤口,我心里一阵阵难过,这是遭多大的罪啊,硬生生给咬下来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到裤腰带以上裸露的后腰一阵阵瘙痒,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划弄……

    回头看时,差点儿没我吓得掉下去,但见一只人般大小的蟑螂,正从那密集的窟窿深处往外钻爬,那张诡异的人脸扭曲蠕动着,似乎在冲我笑,而撩动我腰部的,正是它那恶心细长的触须!

    “诶丫你妈啊!”

    我忍不住叫了出来,胖子也发现了那家伙,猛得把我拽开,给它腾出了道路。

    那大蟑螂从窟窿里钻出后,就迅速的爬到了通道里,趴在原地不动了……

    我心中惊诧,这帮逼玩意儿不都是爬出去了吗?怎么这煤层中还有这些祖宗?

    梅姐用自己的尾巴把我们又往紧的缩了缩,痛苦难受的说道:“大家都别动,我现在把大家变成了一块大煤块儿,不不要,露出马脚!”

    我咽了口吐沫,看着梅姐疼痛的样子,我心里跟刀子割一般,含泪紧紧的抱住了她。

    然此此时,那如海绵状的周围煤层中,无数的蟑螂钻爬了出来,数量之多令人发指,然而它们似乎并不是冲着我们来的,纷纷附着到九头蛇钻出的通道岩壁上,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刚才撩动我后腰的蟑螂身后,还跟着好几只钻了出来,它们一个个拥挤的向外涌!

    敌人已经彻底把路给封死了,我们现在即使想逃也逃不出去了,稍微一动就会被发现。再退一步讲,九头蛇钻出的通道中,连个落脚儿点也没了。

    我生平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蟑螂,还是如人体一般大的蟑螂,它们的翅羽,鼓囊蠕动的肚子,还有一个个气孔儿都清晰可见,肢节儿上的倒刺儿跟匕首一样,森然弯曲着,那玩意儿划一下,绝对不是啥好滋味儿……

    只是它们在等什么呢?难不成我们后面儿还有什么东西跟着吗?

    时间一点点儿过去,这些大蟑螂的身上奇臭无比,而且似乎它们跟那个蟑螂女一样,喜欢到处拉屎,就这么一会儿功夫,我们身边这几个,屁股尖儿位置,一个个的都拉出稀黄的粘稠物,恶心的人要发疯!

    突然,脚下像是发生了什么情况,这些蟑螂们一个个蜂拥的钻了下去,你争我抢,彼此之间相互撕扯抓挠,那刚才堵在坑口儿前的家伙,肚囊子上被后面儿的同伴划出了一个大口子,一坨坨恶心的粘液流了出来。

    整个通道里霎时热闹了起来,而且不仅仅局限在中央这个巨大的通道,从坑口儿可以看到,无数的蟑螂沿着海绵体的煤层通道也在蜂拥的往下爬……

    我心中大惑,这下面儿到底是钻出啥东西了,惹的这帮家伙如此激动!

    难不成是地宫中剩余的两个妖怪?不可能啊?我们出来的时候,后面儿的路已经被碎石残砖给封死了啊!

    (本章完)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