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一百一十七章 道士们的绝唱
    第117章道士们的绝唱

    苍宇之内,尽皆变色!抬头仰望那被妖蟑螂侵染成灰蒙蒙的天,我们心惊胆颤!这已经不是我们几个人性命的问题,只怕是这流毒将要蔓延万里,妖魔降世,人间将再次横遭祸劫!

    从地下溢蔓出的沼泽污泥,以近乎井喷的形式向周围扩张着,我们趴在大树的树干上,一切都看得极为真切!

    那些污泥脏水,不停的向周围扩散,淹没侵吞了旁边的草地高树,大有席卷千里的气势,好不容易刚透了一点儿新鲜的空气,马上被这地下泽国浩瀚的恶臭所掩盖,苍绿的大兴安岭森林,悉数倾倒覆没,变成一片片乌黑恶臭的地狱沼泽……

    “我们现在逃也没地方逃了,这方圆几十里全部都是臭水沟子!”我郁闷的说道。

    脏泥沼泽从地下泛出,一大群不知名的虫子也跟着钻了出来,它们体型无比巨大,几只落在树干上的大蚊子,体型简直赛过了帐篷!

    鼓囊囊的肚囊子上,半透明儿的皮肤下,可以看见晃动的泡液!那里面儿不知道有多少什么脑炎,疟疾传染病的病原体,那吸血用的针刺口器,简直跟接水用的水管子一样粗!

    一时间,天地间嗡嗡的怪叫声儿不断,无数不知名的大虫子跟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那种战机一样,在我们身边儿呼啸徘徊,我们俨然置身于另一个世界中,已经忘记了自己从地下苍穹里走了出来。

    “看来,这些地下虫子全部都变异辐射了,估计跟那妖星的内核儿有关!”胖子皱眉道。

    我一听胖子又在谈他的那个什么妖星理论,脑袋一个劲儿大,郁闷道:“大哥,现在不说辐射不辐射,我们怎么办?周围一片沼泽地,怕是逃也逃不掉了,灵儿又不会飞!”

    胖子此时也无语了,眼前的情况谁也没咒念,我想起了梅姐之前的话,那些妖物的妖气像大海一样,我们在它们面前,不过是沧海里的一缕细沙!

    然而这个时候,娟子惊愕的叫道:“你们快看啊!这树上有字!很像道长哥哥画出的符咒!”

    众人皆是一惊,纷纷看向树干,之前在地下苍穹之内乌七八糟一片,看不真切,如今钻出了地面,有了阳光,俨然看见树上满是纹绘着一些奇怪的符咒文字!

    这些符咒不是刻上的,像是嵌入其中的化石一般,只是颜色纹理和树干其他乌黑的部分不同,不知道是怎么形成的,但是之前在运城村长家练习九幽冰咒的时候我知道,其中的一些撇捺回折,代表的是急急如律令!

    符咒文字之间,还有清晰的“爻”字!

    我擦!既然有这些标注,肯定不会是这诡异文明留下的痕迹了,难不成是那些道士们?

    “大哥,这上面儿写的是什么?”我吃惊的问道。

    胖子惊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他轻声嘀咕道:“罹酆黑冥火咒,地灵诀……我的天!这些都是道家的禁术……这么多!”

    “大哥,啥是禁术啊?你跟那黑狼妖在恶斗的时候,说自己用了禁术……”我好奇的问胖子。

    胖子使劲咽了一口吐沫道:“禁术分为两种,一种是提前透支自己的命道,让自己的潜能爆发到无限大,但是这样相当于饮鸩止渴,虽然一时威猛无匹,但是会严重伤害自己的真元,我和那狼妖在搏斗的时候,完全处于没办法的情况,只能这么做!”

    他顿了顿接着说道:“另外一种就是钻天地造化的空子,巧夺天地阴阳,逆转乾坤,为达到打击对方的目的不择手段,这罹酆黑冥火咒就是其中一种,将地脉中的阴气引出,燃烧冥界的九幽之火,然后……”

    “然后怎样?”

    “重现天地之日,阴阳泯灭之时,一切化作虚无!”胖子说到这里,脸上已经满是恐惧之色。

    这大树之上,满是这种诡异的符咒,一个接着一个重复着,中间儿用“爻”字相连,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阴阳泯灭?!

    “这种禁术相当于玉石俱焚,施法者,魂飞魄散不入轮回,是抱着同归于尽必死的心!”胖子还没说完,整个树干之上,那黑炭般的树皮开始纷纷皲裂,从里面儿冒出一缕缕青烟来!

    紧接着梅姐连忙把爪子左抬右抬,嘴里“嗤嗤”的怪叫,明显是烫的!我的天!这煤炭巨树这煤炭巨树是要燃烧起来啊!

    梅姐的爪子搭在树皮上,隐隐的冒出了一些焦糊的气味儿,烫的梅姐手足无措,不知道该这么办?

    “老弟,灵儿虽然是北冥银狐,但是它只能幻化,不能引九幽寒气,你快用我教你的北冥寒冰之法降温,不然一会儿我们就成奥尔良烤肉了!”胖子紧张的叫道。

    “我擦!我我。”此时的我,也顾不上许多,赶紧从小腹的肉口袋里往外逼出真气,然后催动胖子教我的法门!

    说来也巧劲儿,之前胖子跟狼妖拼命的时候,我是球也记不住,然而这次,我脑子却真章儿的记得清晰!那些咒语简直就像是写在纸上呈现在我面前一样!

    “北冥之冰,九幽之水,黑寒灵起,玄武之威……”我紧张的念着,一时间,无数的寒气从掌心弥漫了开来,缠绕周身而下,身旁的温度瞬时降低了不少。

    这一次施法跟以前不同,以前虽然也能召唤出冰寒之气,然而这次召唤出的寒气似乎特别猛烈,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么霸道的气息,是从我自己身体里涌出的!

    “灵儿,把伸过去,让他摸住树干,,快冻死我了!”胖子浑身哆嗦的大叫。

    胖子在和狼妖恶斗之时,已经透支了自己的全部道法,短时间内无法恢复,现在只能充当一个教练的角色!

    梅姐会意,把凑到了大树前,我双手也都冻满了白霜,僵直失去了直觉,再耽搁一会儿,怕是所有指头都会被冻折。

    摸住大树,一股股暖意袭来,挨着我们的整片儿树干,都被冻成了白花花的一片冰!

    梅姐的烤灼之苦瞬时瓦解,长长出了一口气。

    “大哥!!我的冰法怎么这么牛逼?”我惊愕道。

    胖子略显疲惫的点点头:“灵儿之前给你的内丹,是从自己身体里化进你体中的,那才叫内丹,而灵儿现在有了九尾狐的内丹,对于你来说,相当于外丹,丹修之法,包括内丹外丹两种,内外相辅相成,威力自然了得!”

    他轻咳了一声儿补充道:“你之前,还兮兮的想吃就九尾狐的内丹,幸亏你没吞下去,外丹强于内丹,会马上将本体吞噬,你小命归天,变成尸魔,哭都来不及!”

    胖子还在穷白乎,大树开始“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干枯皲裂的树皮,树皮上都燃烧着绿色的火焰,这火焰的颜色很不正常,更像是坟里的鬼火……

    而那些篆绘的符文,一个个竟然忽隐忽现的亮了起来,像是烧红的炭火一般,周围的温度开始不断升高要不是我们有九幽寒气护着,那肯定跟胖子描述的那样,成为奥尔良烤肉了!

    天上开始狂风骤雨般的掉树皮,那些飞舞的大蚊子,蜻蜓,还有其他蜉蝣虫子之类翅膀尽皆燃烧,“悉悉索索”怪叫着往下掉……

    整个参天的煤炭巨树,此时俨然就像是一块烧红的大烟儿煤一样,滚滚浓烟冒起,铺天盖地的往下瘫砸乱七八糟的东西,噼里啪啦的烧焦的妖蟑螂,像雨点儿一样往下落!

    我擦!惊恐之余,我内心满是痛快和解气,这!这这一定是大明朝的道士们,早就算出这帮王八蛋在若干年之后,会有这么一手儿,提前给妖精们埋的烟炮儿鬼吹灯啊!

    那些烧焦的妖蟑螂,掉在我脑袋上,让人说不出的恶心,一股股焦糊的臭味儿直冲鼻息,整个大树燃烧了起来!滚滚浓烟呛得我直咳嗽,眼泪也流了出来!

    “大哥我们我们要被活活的呛死啊!”我痛苦的大叫。

    胖子梅姐和娟子,现在也是拼命的咳嗽,已经顾不上回应我的话了。

    低头看去,地面的泥沼中,也是被烤灼的冒了泡儿,那些到处攒动的巨大西瓜虫们,开始拼命的钻回地下沼泽中躲避上面儿的高温!

    突然,周围刮起了一阵阵滔天的狂风!呈螺旋状从下而上,由周围席卷而来!本来已经处于静止状态的大树,又微微的往上拽了拽……

    “我靠!大哥,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儿,怎么这大树还往上长呢?”我嘶声大叫。

    “我他妈也不知道,你去问母蟑螂去!”胖子嚎嚎道。

    我擦!现在啥也弄不清楚,只能自求多福了!

    大树往上挺了挺,又落了一下,然后又往上拔了一拔,周围的狂风越来越大,我们俨然就是处于龙卷风的风眼里!

    狂风的力道极大!要不是梅姐死死的抠住树干,尾巴死死的缠住我们,我们早就被卷飞到或者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去了……

    大树继续往上升,又和刚开始从地下苍穹里长出来的情况一样,然而这次,力道更猛,速度更快!

    我心里琢磨着,这是不是是不是妖蟑螂们拼死一搏,要带着大树逃跑,没可能啊?脑子里别改锥了,自己跑就行了为啥要带着大树?

    无数的妖蟑螂倾覆般的落下,被狂风一卷,在龙卷风里形成了极速蟑螂冰雹,打在我们身上像是噼里啪啦,像石头砸一样疼!

    它们已经被灼烤成焦黑状,虽然并不坚硬,但是架不住速度快,冰雹一样的打砸在身上疼的我跟千刀万剐一般。

    更令人感到操蛋到发狂的是!有一只蟑螂直接砸进了我嘴里,恶心的我“啪啪啪”狂吐,恨不得把嗓子抠出来!

    然而更令人惊愕的是,这大树上升的速度似乎根本没有停止,脚下错综复杂,蜿蜒起伏,如同山脉一般的树根纷纷被拽起,它它,竟然漂了起来!

    (本章完)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