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一百一十九章 新的征途
    第119章新的征途

    我好奇的凑近一看,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那是一匹烧焦的马!一股股焦臭儿味儿弥漫了开来,其中似乎还有肉香……

    “!我们赚大了!赚大了!”胖子惊呼道。

    我心说,胖子有病啊,至于吗?车子都成这逼样儿了,我现在所关心的问题是,这烧焦的马交里,有没有内丹,让娟子能够恢复妖力!

    “老弟,你知道吗?这马交的独角,那是屠神的利器,有了它这是神器啊,你懂吗?神器!”胖子神经兮兮的跟我解释着。

    “大哥,这马交身体里还有内丹吗?”我担忧的问道。

    胖子摆摆手:“那些都是小意思,即使内丹毁了,我们可以用它的妖骨炼一个,你小姨子的事情包在我身上,啧啧啧,马交的角,我的天!啧啧啧!这一次没白来,没白来啊!”

    胖子兴高采烈的样子,活脱脱就像个孩子,我还是第一次见他如此不淡定。

    “大哥,那蟑螂女呢?”我担忧的问道,心说,那家伙死了没有,别再猫一个地方下崽子去。

    胖子不屑的往地下吐了口痰:“蟑螂女?它能有马交灵活?马交都成这逼样儿了,你别瞎操心了!”

    车子的顶子虽然被砸成了王八蛋,但是还能开,胖子的车是四驱,从淤泥里钻出来全然不费劲儿!

    我们钻进了车子,脑袋都稍微的低了低好适应已经变形儿了的车顶,胖子兴高采烈,放起了音乐,猛得一踩油门儿,拖着这烧焦的马交,一路向夕阳西下的方向驶去……

    村子离我们也就十几公里的距离,不知道刚才那一场惊天巨变,村子里的人都看见了没有。

    这个时候,梅姐突然从身后伸过了双手,紧紧的搂住了我的脖子,她把一个东西塞进我手中,轻声道:“夫君,你把这个东西掉了。”

    我低头一看,是胖子给我的小瓷瓶儿,里面儿装的是林薇薇的眼泪,我心头一紧,我的天!我怎么把这个东西给弄丢了,我记得是放裤兜里的。

    “夫君,林姐姐救了我们,她是我们的恩人……”

    梅姐说着,我心里又是一阵阵惆怅难过,各种复杂的情绪交织的涌上来,眼泪忍不住又开始打转儿。

    胖子的汽车里此时放起了那首李宗盛写的《梦醒时分》,我还清楚的记得,林薇薇生前,最爱听的就是这首歌……

    “你说你爱了不该爱的人,你的心中满是伤痕”

    ……

    一首老歌,听得我泪流满面不能自己。

    “老弟啊,你也别难过了,那个林家妹子,不是说让你好好珍惜灵儿吗?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你也不要太过于执着。”胖子叼着烟,哼着小曲儿说道。

    我心说你个死胖子站着说话不腰疼,谁媳妇死了谁不心疼,牛逼都让你吹光了,你说能把林薇薇救回来的,结果自己在九尾狐的洞穴里撸起了管子!

    林薇薇死了,是被我害死的,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原谅自己,我就是个罪人,是杀人犯!

    回到村子里,旅店老板瞅见我们灰头土脸的狼狈样子一脸惊愕,担心的叫唤道:“诶呀妈呀!你们可回来了,老林子里地震了,我还担心你们出啥事儿了!”

    胖子拍着老头儿的肩膀笑道:“革命的小酒儿天天醉,老叔啊,别扯没用的了,赶紧给我们整饭,有啥好的东西都给我们上!”

    “你那车上弄得是啥玩意儿啊?”

    老头儿好奇的想往跟前儿凑,胖子一把拦住他,塞了几张大红票:“赶紧整饭去!”

    支走了老头儿,胖子示意我趁着天黑和他一起拾掇马交的尸体。

    趴到车顶一看,恶心的我直嘬牙花子,那黑乎乎的马交尸体旁边儿,还有很多烧焦的跟蝉一样大的黑蟑螂,让人头皮发麻,宛如噩梦再次降临。

    揪住马交的角,胖子一使劲把它拽了下来,噼里啪啦掉下来一大片蟑螂壳,我们把马交给托到一颗大树下面儿,他掏出短刀开始庖丁解牛起来。

    那烧焦的尸体冒出黄色的油脂,一股股肉香飘了出来,胖子一边抠扯,一边笑着说:“老弟,要不要尝一口,这东西大补,比你那个什么藏密大力金丹要猛的多。”

    我瞅见那肉上还沾着无数的蟑螂翅膀,恶心的直想吐,摆摆手:“大哥,你要吃你吃,我不吃这东西。”

    “我他妈又没媳妇儿,吃这东西干啥?”

    他抠扯抠扯,从马交胸腔里翻出一颗鸡蛋那么大的椭圆形珠子来,泛着淡蓝色的光。

    我瞅见这颗珠子,没有九尾狐的大,光泽也差了很多,好奇的问道:“大哥,这马交听起来挺牛逼的,怎么内丹好寻常,跟老狸子的差不多。”

    胖子微微的叹了口气:“这是死丹,当然要差很多,九尾狐的内丹是活着的时候被你偷的,自然这个没法比。”

    “那娟子?”

    “别担心,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马交有上万年的修为,即使是死丹,也足够你小姨子消受的了。”胖子用刀使劲的劈着马交的头盖骨,想把角给弄下来。

    “空虚,你一下步有什么计划?”胖子咧着嘴,一边用力撕扯一边问。

    我是真不喜欢他给我起的这个名字,但现在心情很低落,也懒得跟他计较,我沉思了一会儿说:“我想重新找份儿工作,买个房子,然后……”

    “然后你大爷!”胖子突然抬头骂了我一句,搞得我相当无语。

    “你以为我救你媳妇儿白救的,费这么大劲,你也不说报答?”胖子突然换了副嘴脸,跟我谈起报酬来了。

    “大哥那你的意思是?”

    胖子长叹一口气,用油乎乎的手往我衣服上抹了抹:“以后跟我混,带上你老婆和小姨子……”

    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他处心积虑,硬是要让我入伙,可到底是为啥呢?难道就是因为我体内有梅姐的内丹?

    见我有些犹豫,胖子冷哼了一下:“选择权在你,不过有句话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你体内的妖丹并不稳,还不能很好的驾驭,到时候变成了畜生可别找我……”

    胖子居然威胁起我来了,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一切可能就是命,自从我去涞水跟梅姐发生了关系,这一切就已经注定了。

    寻思了一下,不如就跟着胖子混,这家伙来钱快,我现在身上是有钱,但那是林薇薇的钱,花着林薇薇的钱买房子跟灵儿和娟子过小日子,这他妈算怎么回事儿?我还是个人吗?

    我一个大男人,一个月拼死命就是5000块,买房买车无望,现在又有一对儿姐妹要养活……咳!

    “大哥,我跟你混啊,跟你混来钱快!”我无奈的叹了口气。

    胖子哈哈大笑,拍着我的肩膀说道:“不错!兄弟,你终于开窍了,哥哥我肯定疼你。”

    擦!他这句话怎么听起来这么恶心呢?疼你妹啊你疼!

    他把鼓秋下来的马交之角在我面前比划比划道:“回了太原,我用马交的角给你做一把七星剑,算是哥哥送给你的见面礼,怎么样?看我多疼你!”

    他这句话可是大大的出乎了我的意料,那马交之角是屠神的利器,从胖子贪婪的眼神就能看出这东西有多宝贵,他居然舍得送给我?

    “有了这把七星剑,再配上九尾狐洞穴里老道士身上的《北极七星剑法》,啧啧啧,空虚道长,你也是个剑客了!”胖子得意的说道。

    我苦笑了一下一语不发,这死胖子是不是穿越过来的,还剑客,都他妈什么年代了!

    晚饭我随便吃了点儿,就带着梅姐和娟子回屋了,留下胖子一个人跟店老板喝酒侃大山。

    要说起来,这马交的内丹真是神物,娟子吞服之前,头发大把大把的往下掉,面色枯黄,骨瘦如柴,简直跟重度贫血一样,然而吞服了马交的内丹,瞬间如同获得新生,长发乌黑靓丽,周身还微微的闪着光晕,比一开始我见到她的时候更漂亮了。

    这次出来,虽然没能救活林薇薇,但梅姐和娟子是最大的收益者,一个得到了九尾狐的内丹,直接逃过了千年天劫,另一个得到了马交的内丹,修为提升了一大截儿。

    梅姐说,马交性属离火,跟娟子的属性正好相配,虽然是颗死丹,但也是给娟子脱胎换骨,天资绝非同日而语,慢慢的修炼,后续的妖力不可限量。

    晚上躺在被窝里,看着梅姐的脸,我又心如刀割,林薇薇仿佛就在眼前,然而理智告诉我,我们已经阴阳相隔,这就像一个死结,她仿佛永远陪伴着我,却又永远离我而去了。

    “夫君,到了帝都,你先跟胖道长回太原,我留下把林姐姐的后事处理下。”梅姐依偎在我怀里轻声说道。

    她不说不要紧,一说,我又难过的流下了泪。

    “后事?什么后事?”我不解的问道。

    梅姐顿了顿答道:“林姐姐虽然死了,但她的身体依然活着,我不能让她这么凭空的蒸发掉,她还有很多的社会关系要处理,公司的,家人的,你把林姐姐的钱给我,我给了她父母,我要让他们以为,林姐姐还活着。”

    梅姐心思果然细,居然想到了这一层!

    “可是,你怎么知道的她的……”

    我的话还没说完,梅姐用食指压住我的嘴唇,轻声道:“林姐姐的地魂去了,但七魄还在,所有的记忆我都知道,包括你们之前的点点滴滴,放心吧,除了你自己知道以外,林薇薇还活在这个世上,不过,是辞职了跟你在一起。”

    梅姐善解人意,处处替我着想,原来她所谓的后事是这个意思。

    “她的父母,也是我们的父母,我们要好好的孝顺,林姐姐把身体给了我,天高地厚的恩情,我们不能不报。”梅姐说的我感动了,紧紧的把她搂进了怀里。

    第二天一上路,胖子接了个电话,笑的一个劲儿直吭哧,我好奇的在一旁问发生了什么事儿。

    胖子笑着说道:“老弟啊,我们赶紧回山西,那边出了个笑人的事情。”

    “什么事情啊?”我好奇的追问。

    胖子笑的满脸通红道:“我有个战友,他儿子中了邪了,每天跟母猪发生关系,咱们回去看看咋回事儿!”

    (本章完)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