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一百二十章 畸恋
    第120章畸恋

    胖子的话把娟子给逗乐了:“跟母猪发生关系?这人估计是被猪妖附体了吧。”

    她转脸冲梅姐说:“姐,你还记得不?以前在清朝同治年间,就有妇人跟狗……”

    梅姐皱皱眉:“别胡说八道,现在都什么年代了,猪狗这些这些畜生根本就活不长,怎么可能成精!”

    胖子哈哈大笑:“那可不一定!咱们去了看看再说。”

    一路上车厢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到了齐齐哈尔,胖子到丰田4s店里修了车,我们休整了几日,带着梅姐和娟子逛了逛市区,买了些衣服,好好玩了几天,娟子兴奋的喳喳狂叫!

    修好了车,我们一路从黑龙江开回到了帝都,梅姐留了下来,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我又想起了林薇薇,眼眶又湿了……

    回到了太原后,休息了一晚,娟子可是趁着她姐不在,可劲儿的折腾我,一晚上一刻不停点儿,第二天我两腿发软,上车的时候登了好几脚愣是没爬进去。

    胖子带着我和娟子一路来到了晋中市的太谷县。

    他所谓的战友,是农业大学的一个院长,他家的宝贝儿子已经被送到荣军康宁医院(精神病院)被控制住了。

    在他爹的陪同下,我们见到了那个小伙子,人样子很精神,模样也挺斯文,交谈了一会儿,感觉各方面都挺正常的,怎么会跟母猪有那种关系呢。

    小伙子姓孙,还是县里畜牧局的副科,在职研究生学历,今年连发了几篇sci,相当有造诣的人,山西省科技先进工作者,我怀疑他是不是搞科研给搞傻了!

    小孙自己说,每个人的取向都应该得到尊重,跟动物有感情那也是正常的,《新白娘子传奇》里,许仙不是也跟大蛇滚在一起了吗?猪从某种程度上比蛇要进化,最起码是哺乳动物!

    说完,这的还瞟了我几眼,弄得我好生的尴尬!

    小孙一开始说话还挺正常的,后来越说越离谱,越说越不着调,什么爱情是可以跨越种族的,现在什么狼爱上羊啊,披着羊皮狼啊之类的,老鼠都能操大米了!爱一头母猪又怎么了?

    我和胖子被搞的一脑袋的懵,我是忍不住笑了出来,胖子憋的直吭哧,娟子倒是非常欣赏他的理论,笑眯眯的看向他。

    感觉跟他的交流毫无意义,胖子带着我们走了出来,和老孙聊了起来。

    一番交谈后我们才知道,情况根本就不像小孙说的那样。

    他以前也是个正常的小伙子,谈过几次恋爱,后来跟着同学到太原开元娱乐城找小姐,得了性病,然后去学府街东方男性专科医院治疗。

    可他得的这个病,属于hsv二型感染,没办法除根儿,只能控制,隔三差五下面儿就起小水泡,火烧火燎的疼,苦不堪言。

    后来老孙得知,在太谷乡下有个老郎中,懂一些偏方,能治这个病,就带着他儿子过去看,几副中药喝下去后,这个病居然好了,可是病虽好了,儿子性格也变了。

    小孙开始变得很内向,不再像以前那样嘻嘻哈哈有说有笑,先是跟女朋友分了手,然后就要求老孙动用县里的人脉关系,把自己调到畜牧局里去!

    小孙以前的工作是在农业大学里当辅导员,每天跟一群女学生打打闹闹,他也喜欢这个工作,但是突然提出要去畜牧局那样的单位,老孙也觉得很诧异。

    走动了一些关系,把孩子调过去了,他还真的彻底变成熟了,每天辛辛苦苦的工作,搞调研,没事儿就下乡指导农民的养殖,经常夜里加班到12点儿。

    一开始,老孙觉得孩子长大了,懂事了,心里很安慰,小孙不计报酬,自费经常往乡下跑,感动的畜牧局领导给他评了优秀党员,工作了一年,小孙写出了《饲养过程中如何科学提高母猪产崽率》和《母猪饲养动物福利之我见》两篇具有高科技含量的论文。

    并且在农大博远堂做演讲,得到了动科院领导的高度认可和赞赏。

    他睡觉的屋子里也挂满了母猪的各种解剖图和器官图,俨然成了一个废寝忘食的年轻科学家。

    直到有一天,他在水秀村指导养猪的时候,老百姓发现,他撅着屁股,偷偷的跟母猪在交配,一开始这些农民还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还拿手机给拍了下来,反复的看了好几遍后才确认,孙科长确实是在跟母猪发生关系……

    小孙并不是特异性的跟一头母猪,可以说走哪里配哪里,哪里有母猪,哪里就有小孙“勤奋”的身影……

    我在一旁都听呆了,世上竟有这么离奇的事儿?

    胖子听完以后直嘬牙花子,冲老孙说道:“孙哥,侄子的病我瞅了,不像是中邪,没有什么脏东西缠身,问题还是出在那个老郎中身上!”

    “可不是么!后来我去找那老的了,可是村儿里人告我,他死了,就在前几个月,你说这操蛋不?”老孙气恼的直跺脚。

    胖子听了哈哈大笑,把老孙拉到一个没人的地方说:“孙哥,我跟你说,大侄子这个事儿啊,说麻烦也麻烦,说简单也简单!”

    老孙一脸懵逼的看向胖子,问道:“诶呦!彪子,你就别跟我卖关子了好吗?到底咋回事儿!”

    胖子忍住笑吭哧了两下说道:“那个老郎中啊,把你儿子的,换成猪的啦!所以……”

    “啊?”孙院长一听胖子这么说,下巴都快砸地了。

    “不可能,不可能!彪子你就忽悠我,这猪的怎么能接到人的身上,有动物排异性的,我好歹也是动物学的专家!”孙院长眉头紧皱的说道。

    “你专家?你长得跟专家似的。”胖子突然脸一沉,一脸鄙视的呲了孙院长一句,搞的他一鼻子灰。

    “你要是不信我,那我可走了,我的时间也宝贵,你是战友我不收你钱,我还等着接生意呢!”胖子没好气的说道。

    孙院子一脸的死灰,垂头丧气道:“那现在怎么办?那个老头已经死了!”

    胖子长叹一口气:“怎么办?找个人的接上呗?”

    这句话说了相当于白说,这个东西,男人人手一套,也不可能随便给你啊,老孙再心疼自己的孩子,也不可能摘一颗蛋蛋给儿子安上。

    再退一万步讲,现代器官移植,有移植心,移植肝,移植肾,也没有移植蛋蛋的啊!谁做这个移植啊?

    老孙气恼的蹲在地上老泪纵横,胖子长长叹了一口气,拍着老孙的肩膀说:“行了,老哥,你位高权重路子野,找到愿意做移植的人再联系我吧,找到了以后我来给他做移植!”

    说罢,胖子就带着我和娟子离开了。

    在回去的路上,我不解的问胖子:“大哥,你说这把猪的移植到人的身上,真的就能让人对母猪产生兴趣?”

    胖子笑了笑:“你以为呢,人体有两套调节系统,一个是神经调节,另一个是激素调节,你一脑子都是猪的雄性激素,看见母猪比看见亲爹还亲呢!别忘了物质决定意识!”

    擦!真活见鬼了,这太谷乡下的老郎中估计也是个道门中人,用这种狠毒的方法捉弄这些不正经的人。

    太谷离太原很近,40分钟的车程,当天晚上,我们三个吃完饭后回到了家中,娟子一个劲儿在我身边儿黏糊,弄得我有点儿发愁,这个时候我真的好想梅姐,她去了那么久了,林薇薇的事情处理完了吗?

    半夜,我正搂着娟子睡觉,突然感觉有人在背后抱我,我猛的一回头,看见梅姐已经钻进了被窝里,水汪汪的大眼睛眨着正在对我坏笑。

    “灵儿,你回来了?”

    我激动的翻身抱住了她,几日不见,彼此都是深深的思念,很快吻在了一起。

    梅姐现在的妖法惊人,进屋子根本一点儿声音都没有,如同鬼魅一般!娟子也醒了,见她姐姐回来了,兴奋的也钻了过来。

    梅姐跟我交待了事情的处理经过,她把林薇薇的工作给辞了,然后将所有的财产处理了,包括以前和那个男人在帝都房子里值钱的东西,该是林薇薇的东西,她一分钱都没拉下。

    她还回林薇薇的家里见了下她的父母,把林薇薇的钱给了二老,只是说孝敬他们的,现在工作太忙,过年的时候,带着男朋友一起回家……

    梅姐事情处理的很快,简直超乎我的想象,她噗嗤一下笑着说,现在虽不能跟九尾狐相比,但是日行千里也是没问题的,她有林薇薇的记忆,处理起来自然轻车熟路。”

    我也把和胖子去太谷县处理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梅姐听完眉头微微一皱,沉思了起来。

    “夫君,我还要再出去一趟,帮那小孙找一副男人的来!”梅姐认真的说道。

    我听了以后直摆手:“灵儿你是不是有病啊,那家伙之前就是个花花公子,现在让他改变取向,算是替天行道,你给他换上男人的,他又开始祸害小姑娘了。”

    梅姐微微的摇摇头:“你放心,不会的,我给他找来的,没有副作用,只是让他对母猪不感兴趣罢了。”

    “姐!你干嘛多管闲事,胖哥哥都不管了……”娟子嘟囔着嘴说道。

    梅姐苦笑了一下摇摇头:“胖道长的事,就是我们的事,你们继续睡,我去去就回来,天亮之前,我就把男人的拿回来了。”

    说罢梅姐下了床,像是鬼魅一样悄悄的离开了房间。

    (本章完)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