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一百二十二章 活死人小姐
    第122章活死人小姐

    和手机照片儿相比,女人脸已经彻底成型了,跟正常人脸的比例相仿,眉目灵活攒动,神态变化自若,那脸的颜色比周围的肤色稍微暗点儿,就像是人脸蒙上了一层膜。

    那种感觉,就像是刘老板肚子里怀了一个成年女人,正在隔着半透明的肚皮往外看!所不同的是,它能按照脸的轮廓从肚皮上凸起来。

    发现周围人都在看它,女人脸马上生气了,它嘴巴动着发出带着浓重方言的咒骂声,吓得周围的小护士们都纷纷逃窜。

    胖子一脸鄙视的盯着这个肚皮上的娘们儿,它也恶狠狠的看着胖子,嘴里不停咒骂着,听不懂它说求啥?

    手机相片里,这张脸看起来还像个死物,现在都能骂人了,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我脑海里此时出现了一个恐怖的画面,这刘老板抱着母蟑螂油乎乎的屁股,不停的交配着,最后成了这个样子,肚子里装的全是蟑螂仔儿,呸呸呸!好恶心!

    蒙上了刘老板的被子,胖子掏出一根儿烟,点着后狠抽了一口道:“老刘,说说吧,怎么个情况!”

    刘老板眼皮微微的动了动,虚弱的说道:“我跟着朋友,去去云南,日鬼了一个小妹,然然后就成了这个样子。”

    刘老板的声音都是老娘们儿音了,完全就是油尽灯枯,说了一句话,身体马上就虚的要闭眼晕过去。

    胖子一瞅这情况,发愁的嘬了下牙花子,刘老板的老婆马上凑过来,跟我们交代了具体的情况。

    几个山西煤老板去云南耍,听说有走婚这一说,就想过去日一下人家少数民族妹子,结果哪里还有什么走婚,倒是找到了一个以走婚为名儿的娱乐城。

    这老刘就跟着一帮兄弟在里面儿鬼混了一夜,回来后就感觉不对劲儿了,先是肚皮特别的痒,他使劲的挠,结果肚皮上除了一道道指甲印子外,竟然还勾勒出了一张女人脸来。

    有点儿像纹身的意思,他瞅着还挺像那个嫖了的小妹。

    一开始,老刘也没注意,结果轮廓越来越清晰,颜色也渐渐的变暗,他是人大代表,经常跟一些体面人去洗澡吃饭,朋友们见他肚皮上的女人脸都纷纷笑话他,说是这么大岁数了,还学年轻人玩儿时尚,弄个小姑娘的3d纹身。

    跟老婆自然是没少吵架,但这都是次要的,一个月后,麻烦来了,他身体迅速消瘦,肚子跟吹气球一样鼓了起来,被送进了医院,而情况一发不可收,稍微挪动一下,就要死要活的疼,拉屎撒尿都是在床上。

    医生们一系列的检查也查不出什么问题,他内脏肿大,腹腔里全是积液,腔压惊人,医生们查不出病因也不敢轻易开刀,而那张女人脸也渐渐的凸起明显。

    一开始它还是跟死物一样没有任何表情,慢慢的,眼睛会动,嘴巴也能发出声音,医生和护士都吓坏了,从来也没见过这样的病症。

    只能根据生理特征维持生命,不过大夫们保守估计,也就是这一个月的事儿了,因为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跟得了晚期癌症一样。

    老刘也不傻,还报警说自己中蛊了,但警察管你这事儿呢!本身蛊术就是宣扬迷信思想。

    派人去云南找那女的,强龙不压地头蛇,这些开娱乐城的都是有黑社会背景,去了就是找死。

    胖子一开始也知道这是粑粑活儿,不愿意接,有了我们三个的加入,这才有了底气来找这个倒霉的煤老板。

    老刘的老婆哭成了个泪人儿,求着我们救救他。胖子假迷三道的寒暄安慰了一番,也把我们的要求说了出去,最后拿到了那个走婚娱乐城的小卡片儿,打着哈哈带着我们离开了医院。

    回到家中,我们开了个小会,抓到那个下蛊的小姐自然是好,梅姐和娟子有一万种方法可以逼她解蛊,但是人海茫茫,这种流莺流动性很大,老刘嫖的时候是在云南,现在还指不定在哪儿呢?或者深圳,又或者广州。

    胖子长叹一口气:“我估摸着啊,这老刘一定仗着自己财大气粗,向小姐提出变态的性要求了,人家姑娘承受不住,直接给他来了一壶儿。”

    “大哥,现在说这些没有用,万一我们扑空呢?”我担心的问道。

    胖子冷哼了一下:“扑空?扑空我们也要去啊,只有到了那个娱乐城才能找到蛛丝马迹!”

    当下我们做出决定,第二天就出发去昆明,这老刘只有一个月的寿命了,我们要在这一个月内找到那个下蛊的小姐。

    订好票,我们第二天就去了武宿机场,飞了将近4个小时到了昆明。

    这里气候暖和,四季如春,娟子兴奋的又蹦又跳,就像是个出门儿春游的孩子,她从小在北国长大,哪里见过这繁花似锦的春城。

    我们找了一家酒店住了下来,准备休整一日,第二天一大早就去那个地方。

    手头有了点儿钱,我和梅姐带着娟子在昆明市转了转,昆明虽然是省会,但比太原小太多了,而且吃的东西好像油很大,我有点儿不习惯。

    这个地方的菜都有点儿苦,似乎放那么多油是为了遮住菜里的苦味儿。

    又给娟子买了好多衣服,还带她去游乐场转了转,小丫头别提有多开心了。

    晚上回酒店后,胖子把我们召集起来又开了一个会,他神情凝重的说道:“老弟,情况恐怕比我们想象的复杂!老刘嫖的那个女人,应该不是活人!”

    “不是活人?”我吃惊的睁大眼,这不是扯吗?难道是?

    胖子鼻息长出了一下说道:“我昨天晚上托朋友,联系上了几个懂这方面的高人,从而得出结论,这孙子中的是尸女蛊,活人根本无法碰触到,是一个尸体染给他的。”

    胖子的话说的我后背发凉,这有钱人变着花样儿作妖儿是事实,但我不相信那老家伙会这么变态,跟一具女尸发生关系。

    胖子顿了顿继续说:“这蛊术没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有些是活人能下的,有些则是借助死人下的!”

    “道长哥哥,你的意思是,刘老板嫖的,是个僵尸?”娟子好奇的问道。

    胖子摇摇头:“说僵尸不准确,应该是活死人,身体里没有命魂和天魂,完全就是一个受人控制的行尸走肉。”

    “活死人小姐?”梅姐吃惊道。

    胖子点点头:“灵儿这么说非常恰当,正是活死人小姐。”

    “所以!”

    胖子把脸转向我道:“我们明天去那个娱乐城,就去找找,看看哪个小姐是死人。”

    胖子的话说的人毛骨悚然,活死人小姐,有人借助活死人小姐给老刘下蛊,那这相当于谋杀啊,谁会这么缺德呢?老刘说是跟自己的同伴一块去的,难道……

    “另外,我觉得跟东南亚嫖尸有很大关系,这个尸体应该本来在嫖尸店中!”胖子神色凝重的说道。

    “嫖尸店?”他越说越离谱我有点儿跟不上他的节奏。

    胖子点点头:“蛊术还是降头术,施展多了,身体一定会反噬的,所以东南亚泰国一些地方,就有嫖尸的风俗,让蛊师和降头师,把反噬自己身体的诅咒转嫁到女尸上,自己脱离干系。”

    见我一脸懵逼,他摆摆手:“算了算了,凭你的智商我一时很难跟你解释,我们明天去娱乐城先找死人吧!”

    第二天,我们就包车南下,去那个坐落在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下辖县城里的走婚娱乐城。

    云南省很大,桑塔纳开了4个半小时,我们才到了目的地,醒目的“走婚娱乐城”大牌子出现在我们眼前。

    这个走婚娱乐城,集ktv,按摩,桑拿住宿于一体,我们办理了入住手续住了进去。

    一般这种地方,都是到了晚上才热闹,下午时间点儿上,只有几个无精打采的小姐打着扑克嗑着瓜子消磨时光。

    整个楼道大厅里充满了劣质香水、烟味儿、女人裤裆味儿交织在一起的奇怪味道,让人闻得脑袋疼,自然还有外卖的米线的油腥味儿,一进娱乐城,仿佛整个世界都堕落了!

    扫了几眼这些小姐的模样,长得真够堪忧的,谁说云南五朵金花,真心的不如中原的姑娘们漂亮!梅姐和娟子进来,简直就跟天人一样!引得丑货们纷纷侧目。

    我也真是纳闷儿,老刘身价过亿的人,居然会到这种地方寻开心。

    在房间里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终于等到了晚上九点多,娱乐城才热闹了起来。

    后院ktv包厢里歌声此起彼伏,客人们搂着心仪的姑娘在竹楼风格的包间儿里唱着酸溜溜的歌,手不老实的在她们身上摸来捏去。

    胖子一拍我的肩膀道:“兄弟,时间到了,我们该出去点货了。”

    我尴尬的看了眼梅姐和娟子,梅姐微微一笑:“没事,你去吧。”

    我和胖子点了一个大包间儿,胖子财大气粗,直接要最漂亮的姑娘出来作陪,服务生小哥很是殷勤,上了果盘儿酒水后,就赶紧出去叫小姐。

    不一会儿,两个细皮嫩肉的小姑娘被叫了进来,我定睛一看,嗯!还行,比下午见到的那些穿着拖鞋,脚跟尽皴的老娘们儿强太多!

    胖子盯着那俩姑娘看了一会儿后,不满意的摇摇头:“不行,太丑了,再给我换!”

    服务小哥十分礼貌的给胖子鞠了一躬,连忙带着那俩女孩儿离开了,小姑娘临走的时候,还甩下了一句:“神经病!”

    又是叫了几波,我发现越来越丑,还不如一开始的那几个女孩儿好看,最后那小哥儿都快哭出来了,哀求道:“老板,我们这里好看的姑娘都给你找来了,真的再没货了。”

    胖子气的大骂:“都他妈什么货色,长得还没我兄弟好看呢,你再去给我找!”

    胖子骂归骂,顺手往小哥手里塞了1000元钱,小哥儿胳膊一颤,看见红红的钞票咽下一口吐沫道:“大哥,我们倒是有一个头牌,不过正在陪客人,你要点她需要再等一个小时。”

    胖子说:“宁吃仙桃一口,不啃烂杏一筐,我就等她了!”

    服务小哥儿走后,胖子摇头长叹道:“这些都是活人,我们还要淘啊!”

    (本章完)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