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一百二十八章 邪术之谜
    第128章邪术之谜

    “我们追上去!”胖子叫道。

    梅姐带着我们纵身一跃就跳到了房顶上。

    当我们的脚刚刚踏上房顶,瞬间就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只见那只巨大的花蜘蛛,正趴在小黑屋旁,用长长的蜘蛛腿儿将一个又一个白色的茧,背在在自己的身上。

    粗略数去,有二十来个,和那棺材池子里的行尸女的数量差不多,那人形模样的茧压的那花蜘蛛斑斓的肚囊子一鼓一鼓的。

    “的想逃跑!”我惊呼道。

    “跑?哪有那么容易。”梅姐也被惹的有点儿恼了。

    那大花蜘蛛此时果真是想逃跑,它将这些尸女形成的茧背在身上,束缚好后,就开始疯狂的向工厂房顶的另一头窜去。

    然而,和刚才王老板那伙人一样,它也在房顶上打开了转转。

    “灵儿,放它走,跟着它我们才能找到老蛊婆!”

    听胖子这么说,梅姐忙将幻术解除,这大蜘蛛又开始向原来的方向奔去。

    由于这二十几个茧的重量太大,它的速度算不上太快,加上它那一身花花绿绿的身子,和那些白色的茧囊形成鲜明的对比,在朦胧将晓的晨光下,显得极为乍眼。

    我们几个在后面紧紧的跟了上去,只见这大蜘蛛背着这群茧下了厂房,开始向不远处的一个荒芜的小山方向跑去。

    梅姐直接变成了狐狸的形态,缠住我们紧追不舍,那大蜘蛛的速度相对于梅姐来说简直不值得一提,我们在后面儿紧紧的跟着。

    那花蜘蛛疯狂的逃窜,在田野沟壑中游走穿行,一直跑了半个多小时,把我们引到了一个荒芜的小山前。

    接着,就开始拼命的往上爬,山腰上有一人多高的洞穴,它爬到洞口放下那些茧囊,跐溜一钻,就钻了进去。然后将那些茧囊一个一个的往洞里拖拽。

    “看来这洞穴就是那老蛊婆的藏身之所。”我小声说道。

    “灵儿,蜘蛛钻进洞穴里了,你还能使用幻术控制那蜘蛛不?”胖子小声问道。

    梅姐瞅着那一个一个被拖拽的茧囊说道:“能行,只要它能看见这些茧囊,我就能使用幻术,把这些茧囊变成其他的东西,引它出来!”

    梅姐的话音刚落,从那洞穴之中,立刻飞出了无数的蛾子来,它们扑闪着翅膀,撒下漫天的蛾子粉,那蛾子粉在清晨的阳光照射下闪着银光,瞬间就把洞口弄的乌烟瘴气。

    我妈以前就跟我讲过,蛾子粉,老牛耳蝉,都是极脏的东西,吃到嘴里是会变成哑巴的,所以我从小就最恶心这种东西,有时候手上不小心粘上了一丁点儿,也要拿肥皂洗了又洗,

    活这么大哪里见过这恶心玩意儿如此这般遮天蔽日的架势,我立刻浑身发起抖来,口中怒骂道:“他大爷的,我们快躲开,这玩意儿有毒!”

    胖子和梅姐还有娟子明显也对这漫天飘散的蛾子粉极其厌恶,都一个个捂住自己的口鼻,连忙向后退去,只见这洞穴里的蛾子往外越飞越多,越飞越多,似乎更本没有停下的意思。

    漫天的蛾子粉遮天蔽日,像是有一群人站在洞口儿抖面口袋!一时间天地变色,我们几个对这恶心的东西厌恶至极,连忙往山下跑,直到逃出粉尘的势力范围!

    直到此时,我才意识到这蛊术多可怕,这帮家伙把虫子的哲学都玩儿活了,一弄弄一片,沾上你就完蛋!

    老蛊婆的根据地已经发现,但这绝对不是唯一的入口,之前丹丹说过,每次她们出来都是有面包车接送的,这个入口儿十分的狭小,想来应该是花蜘蛛自己的专用通道。

    可惜我们之前答应过丹丹,要把她给救出来的,现在看来,情况要比想象中复杂的多!

    “姐姐,这蛊术到底是什么东西啊?和我们的妖法比哪个厉害?”娟子不解的眨着大眼睛。

    梅姐轻叹一口气:“这个没法比较,各有各的长出,总之这种东西我们不了解,还是小心为妙。”

    娟子沉吟了一会儿说:“姐姐,我吃了马交的内丹,现在的修为已经可以使出赤狐烈焰了,要不,我用火烧它们……”

    我一听娟子这话,心头一惊,赤狐烈焰,这是什么东西?

    “娟子,啥是赤狐烈焰啊?”我好奇的问道。

    娟子笑嘻嘻的说道:“姐姐的修为是玄冰之法,我的是离火之法,刚才见那老妖婆变成蛾子,我就可想用火燎它一下!”

    我一听娟子这话,心头一惊,我靠!这么猛!娟子居然能吐火!

    胖子摆摆手道:“娟儿啊,不敢乱用,你的根基太浅,修为还不稳,用马交的内力强行催动离火之术,我怕你走火入魔,还是等到修为完全驾驭了再说。”

    娘的!刚刚燃起的兴趣又被胖子给浇灭了!

    胖子点起一根儿烟,沉思了一会儿说道:“我觉得,这老蛊婆应该不是只会蛊术那么简单!”

    “大哥,此话怎讲?”我好奇的问道。

    胖子苦笑的摇摇头:“所谓的蛊术,不过是用虫子、烟粉、卵类、寄生虫之类的东西给人找别扭的手段,施蛊者还是个正常的人,该吃吃该喝喝,但我觉得事态的发展,已经远远超出了蛊术的范畴!”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你们不要以为我前些日子联系的高人都是棒槌,他们可都是研究蛊术的专家,有一些事他们也想不清楚,就说老刘中的这个尸女蛊吧,虽然可怖凶猛,但完全就是一个鸡肋,只能用死人下的蛊,谁傻逼了去中招儿,但是老蛊婆却能驱动活死人让人入套。”

    “这说明,这个蛊婆不简单啊,不但懂蛊术,还懂封魂驱尸法,对道门玄学很有研究,再说她变成蛾子飞走的事儿,这已经超出了蛊术和道法的范畴,她肯定还懂一门儿不为人知的邪术,然而最让我震惊的不是这些,他居然能将魂魄分解成无数的个体,我完全提不出来!”胖子郁闷的说道。

    我一想也是,这老将自己的三魂全都分解到无数的蛾子身上,当然胖子提不出来,这还是个人吗?完全就是蛾子精!

    “大哥,你说会不会是虫类成精了?”我好奇的问道。

    胖子摆摆手:“她不是虫子精,真正的虫子精,如妖蟑螂,稍微有点儿妖气。我和灵儿还有娟子早就觉察出来了,她作为一个整体的时候,还是一个正常的人。”

    胖子说罢郁闷的直咧嘴,以前和他在一起,无论多么棘手的问题,胖子都能云淡风轻,但是现在碰到了这西南邪术,也是手足无措。

    梅姐寻思了一下说:“张哥,既然你联系的那些高人,都是研究蛊术的行家,能不能帮着给刘老板看看……”

    梅姐还没说完,胖子就打断了她的话:“他们只是单纯的蛊师,并不懂道法,或是其他歪魔邪道的东西,而且这种尸女蛊,只有下蛊人能解,其他的人根本没咒念,可是我们要想找到下蛊人,就必须先控制了老蛊婆。”

    “另外,今天知道了这些尸女还有杀手的身份,鬼知道丹丹是嫖尸染上的,还是老蛊婆亲自下的,也有可能本来丹丹是要执行任务的,结果被傻逼老刘撞了个正着,害得只能在锁尸棺里待一个月,耽误了买卖,乱了计划!”胖子说道。

    梅姐说:“如果这些女孩儿一开始被用作嫖尸的话,那说明,这蛊婆还跟一群掌握邪法的人存在密切的联系,他们是集团性质的,可不仅仅一个走婚娱乐城那么简单。”

    眼下的情况有点儿操蛋了,这老妖婆打死不行,打死线索就断了,魂魄胖子又提不出来,梅姐的幻术局限性太大,我们根本就拿不住人家,又从何谈起逼她解蛊呢?

    胖子思索了一会儿说:“老妖婆和大蜘蛛一路逃回来,并不知道有人在追,她都弄不清对手是谁,这对我们很有利,我姑且不要打草惊蛇,待我弄清楚这老分身化蛾的本事后再做计较!”

    “道长哥哥,要不,我们到山前去看看,看看另一个大点儿的出口儿?”娟子眨眼问道。

    胖子点点头:“我正有这个打算。”

    说罢,我们一行人下了山,绕着这个山包儿走了一圈儿,然而令我们失望的是,并没有发现什么可以停小面包车的入口儿。

    云贵地区的卡斯特地貌,山形都是那种跟内地大坟类似的山,占地面积不大,很容易绕一圈儿,但是我们反复观察,似乎只有那个蜘蛛洞是唯一的入口儿。

    那群在山洞前作妖的成群蛾子们已经偃旗息鼓,地面上覆盖了厚厚一层灰粉,在阳光的照射下说不出的诡异,那一人多高的蜘蛛洞被蛾子粉堆积封死!只留下了拳头大小的一个窟窿眼儿,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透气儿用。

    看着那糊糊的蛾子粉堆积出的窟窿眼,我的密集恐惧症又犯了,这些蛾子粉出自蛊婆之手,算是防御性的武器,可不是吃进嘴里变哑巴那么简单,说不定皮肤沾染了一点儿就会起水泡,死相惨不堪言!

    胖子嘬着牙花子说道:“狡兔三巢啊,这老妖婆不一定在这里面儿,这里可能只是个藏尸洞,完全就是蜘蛛的家!”

    “大哥,你现在还能跟丹丹取得联系吗?”我皱眉问道。

    (本章完)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