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一百二十九章 可怕的痋术
    第129章可怕的痋术

    胖子摇头叹气道:“不行了,丹丹现在完全是死尸的状态!”

    这可真有点儿让人犯愁了,本来以为找到了蛊婆的老巢,结果只是个宠物的巢穴!

    不过想想也对,那蜘蛛疯狂的逃跑,太过招摇过市,只能就近找一个地方当成巢穴作为周转之用,而真正的炼尸山洞,并不在这里。

    胖子说:“一切都是我想的太简单,以为只有收了的魂,战斗就结束了,看来我们还是要再找高人!”

    “高人在哪里?”梅姐问道。

    胖子没说话,直接掏出了手机,拨通了电话,跟电话里的人一番沟通后,他挂了电话说道:“朋友们给我联系的高人在昆明,我们到昆明见到了人家面谈!”

    我们几个下了山,回到了那个破败的厂区旁,老蛊婆容身的这个据点儿被我们捣毁了,其实也有点儿打草惊蛇,再想找她,就难了!

    我们回到了镇子里,吃过了饭,打了辆车,直接去了昆明,今天的交通有点儿拥堵,我们到了昆明市那个高人家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

    我和梅姐还有胖子都心事重重,娟子却丝毫没把蛊婆的事儿放在心上,她似乎十分享受坐车的感觉,车窗摇下来,一边欣赏着风景一边唱歌。

    今天的交通有些拥堵,我们到了昆明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约出了那个高人,我们一家豪华的饭店共进晚餐!

    那个所谓的高人姓冯,是昆明一所大学的副教授,三十多岁,年纪估计比胖子小点儿。

    虽然是朋友介绍的,但老冯很热情,一点儿也没有高级知识分子的清高和孤傲。

    饭桌上,几杯茅台下肚,大家已经聊的很开了!上次在运城老村长家,我心里都是林薇薇的事儿,一口酒没有喝,胖子还以为我不会喝酒,真是藐视我的专业性了。

    一番交谈后,我们了解到,老冯的父亲,原是下乡插队到云南的帝都知青,在这边儿跟一个生苗妹子勾搭上了,把人家肚子搞大了,就准备结婚,但是生苗对汉人,那是百般的忌惮,更有一点憷头的是,老冯的母亲,还是生苗寨子里大巫医的女儿。

    在生苗寨子中,只有寨主,和大巫医的地位最高,他们拥有蛊术中最高级的技能,一般而言,担任寨主和大巫医的人,都是上届老寨主的嫡系儿女,有点儿像是中原王朝,哥哥当皇帝,弟弟当藩王的意思。

    老冯的母亲,就是大巫医的女儿,知道了未婚先孕的丑事后,他老娘差点儿被活活烧死,最后老冯的爹,想尽了一切办法,又是血祭,又是下情蛊的,又是找公社领导出面的,乱七八糟一个劲儿折腾,总之最后吧,有情人算是终成眷属了。

    但是付出的代价也是极为高昂的,首先老冯的母亲被逐出苗寨,永远不能回来,第二,老冯不能离开苗地,只能就近安家,让生苗寨子的人什么时候想找他,还能找的到,总之各种奇葩的规矩,不管怎么说吧,总算把老冯给生了下来。

    后来老冯就潜心研究蛊术,在帝都读完大学后,直接回了云南,在一所大学里研究巫蛊文化和少数民族历史,算是国内这方面儿顶尖儿的专家,硕士生导师。

    汉苗混血的老冯,说话很敞亮,也很大气,有啥说啥,有股子帝都老爷们儿的豪爽和豁达,当他听完我们的描述后,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嘬着牙花子说道:“我的天!还真有这东西!啧啧啧!”

    一听老冯的口吻,我们就知道他应该了解点儿内情,胖子追问道:“冯导,您就卖关子了,快告诉我们到底咋回事儿?这活人怎么能变成蛾子呢?”

    老冯嗞喽一口酒,点起了黄鹤楼1916,吧嗒着嘴说道:“我说,胖爷,你们有大麻烦了!”

    一听这话,胖子脸上的肥肉颤了颤,说道:“此话怎讲?”

    老冯咧嘴嘴说道:“这老的用的很可能是痋术!”

    “痋术?”

    老冯此言一出,我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这痋术到底是什么滴噶活!

    “老冯,啥叫痋术,这个字儿怎么写?”胖子好奇的问道。

    老冯嘬着牙,用食指沾了沾酒,在饭桌上写出了一个“痋”字,但见这个字,病字旁里面儿有一个虫字,看得就邪性,读teng,音,跟疼一个发音。

    我一看这个字的字形,望文生义,我就知道是邪性的东西,不知道是个什么讲究儿。

    “蛊术,是虫子下面儿有个皿,陶瓷盆儿里斗蛐蛐儿的小把戏,但是跟这个痋术比起来,它简直就是过家家的小孩子玩意儿,根本不值得一提!”老冯意味深长的说道。

    “您快给我们说说。”胖子显得愈发好奇。

    老冯说:“小孩儿没娘,说来话长啊,我还是先给你们普及一下这苗族的历史吧。”

    这当老师的,就是有一点招人烦,事无巨细,啥也喜欢说的从里到外明明白白,就算你急死,也要先听他讲完。

    “事情啊,要从楚国征服苗疆开始说起,内时候啊……”

    老冯絮絮叨叨的说了半个多小时,我们终于了解了痋术的起源。

    公元前两百七十九年,楚顷襄王熊横派大将庄硚率军拓土西南,庄硚由黔中向西南进发,攻至滇池,平定古滇族,为楚国开拓疆域千余里。

    但是在庄硚准备引军回归楚地的时候,秦国夺取了楚巴、黔中郡,断了庄硚的归路,庄硚回不去,自己占领的地盘儿成了飞地。

    老庄最后一琢磨,去!回不去就回不去吧,不如在这里开宗建国,自己当老大,于是索性就留在了滇地,移风易俗,自称滇王,建立滇国。

    滇国从战国一直绵延至东汉时期,前后有五百余年,其疆域大部分就在今天的云贵两省。

    由于庄硚带来的楚军是外来族,所以滇国建立初期,当地土著居民并不完全真心臣服,反抗时有发生,而且古滇族族人也懂得众多巫术,并时常以此来残害滇国政权,庄硚的统治并不稳固。

    于是庄硚便命随军的大巫师收徒传道,专门以楚地巫术对抗古滇族巫术,两相较量中,楚巫占据上风,古滇族巫术渐渐衰败,但是楚巫也吸收了古滇族巫术的精华,并由此独创了一门新的巫术,这种新巫术,专门儿在死人身上养虫子,然后祸害活人。

    这种虫被滇国巫师命名为“痋虫”,其术也被称作“痋术”,而且又被算作是诅咒术的一种,人称虫咒,或尸咒。

    自庄硚以下,历代滇王便是以痋术控制臣民,但凡有不服从统治者,必受痋术之苦,轻则一人独死,重则举族灭绝!滇国由此绵延五百余年!

    到后来,滇国臣服于东汉王朝,政权覆灭,但是那些掌握痋术的巫师们并没有死绝,只是在中原王朝儒释道并行的正统术界人士眼中,痋术是害人的邪术,是恶毒的诅咒,是旁门左道,绝不可以再行流传,以免贻害世间,因此这些巫师们为了明哲自保,便纷纷选择了隐匿沉默,痋术也很少再出现在世上了。

    千百年后的明、清时期,云贵之地的华人陆陆续续下南洋,其中便有一部分人是滇国时期巫师的后裔,他们掌握着众多痋术的秘密,并且将这些秘密带到了南洋,那里没有名门正派的约束,没有道统,只是以术为尊,痋术便再次抬头,并跻身于南洋三大邪术之列,甚至是三大邪术中最为神秘,最为厉害的一种!

    “啪!”老冯又点着一根儿香烟说道:“蛊术是在虫子直接争狠缠斗,最后提炼出牛逼之所在,用以害人,痋术是死人身上做文章,提炼出尸虫,用尸虫害人,所以,痋术更不好对付。”

    老冯讲的挺好,但是我们还是听的一脑袋的懵,还是不知道老蛊婆为啥会变成蛾子。

    “冯先生,您倒是赶紧说说,为啥活人能变蛾子呢?”我着急都快放屁了!

    老冯笑了笑:“这位小同志!你不要着急嘛!听我慢慢给你说。”

    原来,这痋术,作为一种控制老百姓的邪术,可远远要比什么天山童姥的生死符牛逼,生死符是不听话我就让你疼,至于你心里怎么想的我不管,你骂我八辈儿祖宗跟我没关系,但是痋术不然,它完全控制你的思想和灵魂。

    痋术包括六大技能,第一个技能是读痋,让小虫子偷偷儿的,钻进你的耳朵眼儿啊,脚心啊,其他有窟窿的地方就不说了,寄养在你的身体里,读取你的魄念。

    魄念一旦被读取了,记忆和心思就全都暴露了,你敢偷偷骂我,不行!我要收拾你!

    第二个技能,是驱痋,驱痋一般儿言,是控制死人的,让死人活动,有点儿像是赶尸。

    第三个技能,很操蛋,是化痋,利用寄存在你身体里的小蜘蛛啊,小蜈蚣啊,小蚂蚁啊之类的小东西,在你的灵魄里捣乱,灵魄主导人的和情绪,你的情绪一旦被控制了,那不只有耍的份儿吗?

    老铁!还在找&ot;梅花醉人&ot;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ot;易看小说&ot;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本章完)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