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二百六十八章 生死赌博
    第268章生死赌博

    我轻叹了一口气道:“这有点儿以偏概全,西方人确实也很优秀,特别是日耳曼人的基因,非常强大,身体素质和智商都很高,但跟o3还是没法比的,这个结论是通过解剖和基因标记认可的。”

    胖子笑道:“灵儿,你是被洋鬼子给忽悠了,天朝人主要吃亏在了汉朝,那个傻逼董仲舒,搞得装孙子文化祸害了两千年,要是一直按照韩非子的法家思想发展下去,天朝根本不可能到近现代吃亏,在墨子同时代的杨朱学术中,已经有了资产阶级民主化的萌芽,咳,而且天朝人一直领跑了世界几千年啊,一两次考试不及格,不能说明本质问题。”

    胖子说的有道理,我虽然不太懂林薇薇那些高大上的理论,但那几个被扒皮的西方专家脑子里却有几个很有趣的事情。

    比如说人的牙齿,也能反映出智商,黄种人的牙齿是26-28颗,白种人的牙齿,是28-30颗,黑种人的牙齿是30-32颗,智商低劣的澳大利亚土著,这群迁移最远的家伙们,牙齿达到了惊人的40颗!

    还有孕妇,黄种人妈妈怀孕39周,白种人37-38周,黑种人,36周就能抱宝宝了,其实细心一些就能发现,黑种人不是十月怀胎,而是九月怀胎……最后几周,是智商发育的关键时期!

    说了半天,我还是一阵阵的上火,苦逼着脸问盘子:“大哥啊,你拿个主意吧,我们怎么办?”

    胖子说:“解铃还须系铃人啊,我们也要潜入到那阿尸公主坟里,看看里面儿究竟有什么猫腻!”

    一听这话,娟子吓的魂不附体,喳喳的叫道:“胖哥哥,不行,我们会掉皮的!”

    梅姐也皱眉说:“这些盗墓贼活生生的例子摆在眼前,张哥,我们不能鲁莽行事啊!”

    胖子长叹一口气道:“自然不能鲁莽,不过我们不是那群盗墓贼,我们有老弟,他有小蜘蛛,可以进去一探究竟!”

    擦!胖子又把主意打在了我的身上,不过,他不说,我还差点儿忘了,确实是,我的痋印蜘蛛是最好的侦察连,可以起到一切内窥镜的作用,这虽然是暗黑猥琐流,但一次次的经验却证明,这确实很好用。

    然而这一次,梅姐却有点儿发愁,她替我担心了起来,说道:“张哥,这一次过于凶险,我们完全摸不清对方的套路,我怕夫君……”

    胖子也有点儿尴尬,的确是,这阿尸湖的诅咒,简直有点儿粘毛赖的意味,我们不知道因为进入了那喇嘛庙,给那傻逼烤肉巨人佛磕头的原因,还是因为娟子刨坑,我们钻进去后的结果,又或者是,那红墙后院里的尸酱潭,我不得而知。

    这派小蜘蛛进去,毕竟是我身体的一部分,万一出了点儿差池,最先死的人是我!

    梅姐说的胖子很尴尬,也不知道该如何应答,我长长出了一口气,说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们身后的眼睛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剥皮,说小事,别把我们退化成猩猩,那就操蛋了,我隐隐的感觉到,那眼珠似乎可以控制物种的进化进程!”

    “大哥啊,兄弟跟着你,出生入死这么多次了,你就是我的太阳!这一次,我们一定也能摆脱桎梏,你放心,我全力配合!”我拍着胖子的肩膀,一脸真诚的说道。

    见我放话了,两个媳妇也不好再说啥,与其苟延残喘窝囊的被作贱,还不如拼死一试!

    胖子感激的看着我,点点头:“好兄弟!我们这次一定没事的!伟大领袖教育我们,任何反动阶级都是纸老虎!”

    接着胖子又问我:“老弟,你的痋印蜘蛛最远控制距离是多远?”

    我茫然的挠挠头,这个问题,我之前确实没有研究过,上一次,我们在宾馆里,痋印蜘蛛去追那个噬脑蜘蛛,跑了大概有二十多公里远,再远我就不清楚了……

    在青木原树林里,追那个,也是跑了十来公里,确实没有专门儿的研究过痋印蜘蛛控制的极限距离!

    “大哥,这个我还真的不清楚,但五六十公里应该是没问题的。”我说道。

    胖子点点头:“那就好,我们不用靠近阿尸湖,远远的,你就把痋印蜘蛛给派出去!”

    当下计议已定,胖子天亮后找车,他想办法弄一辆中巴过来,把我们所有人都装进去。

    胖子走后,我们三个重新回床上睡觉,我心里着事儿,怎么也睡不着,梅姐和娟子的心理压力也很大,她们都担心我出事儿。

    说实话,牛逼我虽然跟胖子吹出去了,但不害怕那是假的,关键是死法太恶心了,想象那一些皮肤烂成黑泥的家伙,我就吓的一阵阵虚汗。

    “老公,我害怕,我不想你出事儿。”娟子含着眼泪说道。

    梅姐不吭声儿,也是一个劲儿掉眼泪。

    我咽了口吐沫,寻思着,现在姐妹俩人都很悲观,如果我再表现出胆怯低迷的话,那她们的情绪就更糟了……或许,好好的欢愉一下,是缓解压力最好的办法,可以暂时忘却即将面临的危险。

    看着梅姐娇美的面孔,我又想起了自己第一次去涞水,跟她共赴之欢时的场景,一切宛如就在昨日……

    我翻过身,把梅姐压在下面儿,拼命亲着她,我要跟她再来一次,很长时间没有跟梅姐亲热了。

    梅姐激情的回应着我,然而当我刚要进入她身体时,她却一下子挡住了我。

    我一惊,心说怎么个意思?梅姐拒绝我,这有点儿不可思议,平时她都是变着花样儿满足我的啊?

    “灵儿你?”我吃惊的看着她。

    梅姐表情很复杂,还露出了一丝委屈,低声喃喃道:“夫君,你这次轻点儿好吗,不要那么粗野……”

    我彻底懵了,不知道她啥意思?

    梅姐表情忐忑的说道:“我我怀孕了,你每次都那么粗野,我怕你伤了孩子。”“你怀孕了?”

    我吃惊的看着她,大脑飞快的运转了起来,我跟梅姐上一次上一次是在,还是在刚从噬脑蜘蛛的历山原始森林里出来,下阴间之前!

    梅姐眼神中闪过了一丝幸福和甜蜜,她激动的捧着我的脸说道:“夫君,我有了你骨肉,你不能死,你要是死了,我真的没勇气活下去了。”

    “老婆,我爱你,我要当爸爸了。”我激动的搂着梅姐使劲的亲。

    梅姐被我亲的呼吸困难,她气息微喘的说道:“夫君,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孩子,都是感谢林姐姐,要不是她的身体,我不可能怀孕的,我好激动,孩子意味着我生命的延续。”

    一时间,巨大的责任感在我心头升起,我从一个落魄的丝,没了工作,跟着胖子混吃混喝,又行走天涯,本来就是脑袋挂在裤腰带上的人,没想到自己竟然还会有孩子,有一天会当爸爸。

    “灵儿,我们必须除掉阿尸湖里的妖魔,我可不想让诅咒降临在孩子身上!”我握紧拳头信誓旦旦的说道。

    梅姐幸福的点点头,手指轻轻抚摸着我的脸,眼神中满是爱意,她说:“我信你,从一开始就信,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信。”

    娟子在一旁傻傻的看着我们,从她的眼神中,我瞥见了一丝失落和酸涩,纵然是姐妹两人骨肉至亲,但娟子要说没一点儿嫉妒,那是假的。

    “夫君,要不,你这段儿时间,还是跟娟子做吧,我知道,头三个月和最后三个月是危险期,不要轻易的动……”梅姐喃喃道。

    我心说,你这才想起来是危险期,娘的,之前掉进尸酱坑里,还有之前在青木原树林里的一番恶斗,还有在妖狱迷宫里,被那野猪精撞成了肉饼,我的天!早知道灵儿肚子里已经有孩子里,我岂不是要疯掉!

    “灵儿,那我们之前经历了那么多孩子没事吧。”我心有余悸的问道。

    梅姐沉思状的皱皱眉:“应该没事,我自己有感觉,每次遇见危险,都是护住小肚子,和你的。”

    不想起来还则罢了,一想起来,我一阵阵的担心和后怕。

    娟子轻轻的用手碰触了下我的肩膀,又胆怯的缩了回去,此时此刻,我和梅姐更像是一家人,而她,成了局外人,委屈的小家伙眼泪流了出来。

    “你去陪陪娟子吧。”梅姐微微冲我一笑。

    我也是很尴尬,笑着从梅姐身上下来,又抱住了娟子……

    这一晚,跟娟子折腾了好几次,精神确实舒缓了很多,不再像之前那么紧张焦虑了,我想起来《康熙王朝》里演的段子,康熙皇帝因为几个阿哥之间的内斗,还有蒙古格而丹造反,烦的心烦意乱,天天翻牌子,弄得太监都害怕了,连连说:皇上,奴才知道你压力大,但龙体要紧啊!

    看来人都一样,焦虑的时候喜欢用这种事情来排遣……

    第二天我才知道,几个女忍者上吐下泻直接都快崩盘了!小百合正好赶上例假,站都站不起来。

    本来我还以为,这阿尸湖的眼睛诅咒对东洋忍者不管用,然而哪里都一样!

    先是喇嘛庙,二皮脸,干尸佛,人皮,尸酱坑,剥皮迷雾,还有那在湖边儿散步拍tv的白衣女子,还有诡异的梦,这些事情都是割裂独立存在的,然而它们之间必然存在着相互牵连的因果关系,我们要想摆脱诅咒,必须弄清楚来龙去脉,然后再下手。

    这个世界,有钱就是爷,我是刚入行,胖子却早就是富翁了,别说租辆破逼车,买个车队都不要紧,他一上午鼓秋来了一辆中巴,然后我们所有人在车里开了会。

    我郑重宣布,从今天起,七个女忍者跟着胖子混,以后,他就是你们的主人!

    老铁!还在找&ot;梅花醉人&ot;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ot;易看小说&ot;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本章完)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