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二百九十章 痋血之谜
    第290章痋血之谜

    这细微的神态变化让我觉得里面儿有问题,阿蝶的回答也跟没回答一样,谁不知道在一个大山里。

    梅姐轻轻的拉住阿蝶的手,温柔的说道:“好妹妹,你别紧张,咱们都是自家人,娟子就是随口一说,又不去你们南黎古坟。”

    阿蝶皱紧眉头说道:“各个古坟,之所以被称为禁地,不仅仅是因为墓葬那么简单,里面儿极为危险,都是历代痋师炼化出的痋人,还有各种失败品,在其中繁衍生息,没有痋印戒指,进去是找死!”

    我感觉阿蝶似乎隐藏着什么秘密,但她不愿意说,我们也不便于继续追问。

    “那小姑子,你能带我们去西霍古坟吗?”娟子好奇的问道。

    阿蝶思考了一下,说道:“可以是可以,但,需要先去一下哥哥的庾滇古坟!”

    我一听这话,心里咯噔了一下,庾滇古坟,去哪里干什么?

    “为什么要去庾滇古坟呢?”我好奇的问阿蝶。

    阿蝶说:“哥哥,庾滇是滇国的正宗,正如庾滇二字,带个滇字,庾滇也是历代滇王的旧坟,在墓穴的深处,除了痋印戒指以外,还有一种东西叫做痋血,痋血滴在庾滇戒指上,不要说西霍古坟,就是西霍痋印在哪里,我们也能一目了然!”

    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感觉好诡异,连忙问道:“妹妹,痋血是什么东西?”

    阿蝶说:“在庾滇古坟的最深处,有一个祭坛,祭坛上玉痋盘里盛放着历代古滇王的血,这些血一脉相承,可以彼此融合,任何一个滇王想埋入庾滇古坟,必须先验血,只有血液融合了才有资格跟历代滇王埋在一起。”

    她顿了顿继续说:“滇王血一旦滴在庾滇痋印戒指上,庾滇的君王就会知道其他痋印戒指在哪里,血脉的关系会指引他找到叛徒,然后重新铸造完整痋印。”

    “那小姑子,痋血要是滴在你的戒指上呢?”娟子眨着眼好奇的问道。

    阿蝶说:“滴在我的戒指上,我的痋印戒指就会从手上脱落,去找庾滇戒指,跟它融合,而我……作为叛徒的后代,也会立死当场。”

    “所以,找到庾滇痋血,不但可以确定西霍古坟的位置,还能最后消灭他们,这是消灭西霍痋传人的唯一办法!”阿蝶说道。

    听阿蝶说到立死当场,我心里咯噔了一下,这对于她本人来说,算是最要紧的机密,她却愿意当着我们面儿说出来,看来我们之前真的是小人之心了。

    我沉吟了一下说:“妹妹,那内个痋血,岂不是你们其他三个痋国传人的眼中钉?”

    阿蝶点点头:“不错!想拼凑完整痋印,有两个方法,第一杀掉其他三个痋印传人,得到戒指,然后取痋血融合,最后带上完整痋印,第二,就是庾滇国主,在三个痋印上滴山痋血,三家叛徒自然覆灭,然后庾滇正主登基!所以,不管怎么说,古庾颠的痋血,是最重要的东西,得到了我哥才能成为真正的滇王!”

    听阿蝶讲完,我唏嘘不已,没想到还有这么深层次的道道儿。不过我对当什么滇王不感兴趣,我只想做个普通人,然后跟梅姐和娟子过小日子。

    “哥哥,我一定帮助你重新执掌滇国,恢复以前王族的荣光!”阿蝶拉住我的手,一脸深情的说道,她的眸子里似乎还晃动着波光。

    我苦笑的摆摆手:“阿蝶,你别胡说,我可不想当什么滇王,我就想本本分分的当个小老百姓,现在的社会,是人民当家做主,跟以前不一样了,再说,我当了滇王,你不是也会死?”

    阿蝶毫不在意的微微一笑:“那有什么的?我是你妹妹,只要你能重振滇国,牺牲我自己不算什么,再说,我可以永远活在你身体里。”

    我擦!她这话说的我好紧张,连忙把手松开,我发现娟子的表情里也有了怨怒的意味。

    最后我们确定了方案,先去庾滇古坟找痋血,然后再寻找西霍古坟的位置,虽然阿蝶的话里有一些我还不明白的地方,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儿,但也不重要了,眼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没有了交通工具没有了家,然而这些对于梅姐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没钱可以变,没有身份证也可以变,外表也变了,除非是我们被那西霍的人读痋,寻常人根本就发现不了我们。

    我们现在唯一优越于西霍痋的地方是梅姐和娟子都是妖精,幻术可不是痋术能够替代的。

    我们一路向南走一直逃到了运城,找了一家酒店住了下来。

    西霍的人之所以能够发现我们,并不是因为痋术还有远程追踪的能力,而是人家一直就跟着阿蝶呢,只是阿蝶傻乎乎的心里不明白,他们这么做的最终目的,也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知道阿蝶来找哥哥了。

    直到梅姐用幻术带我们逃了出来,这才算彻底摆脱了尾巴。

    折腾了一天,我们人困马乏,躺在床上还一阵阵隐隐的担心,生怕那些蜈蚣小虫子从一些缝隙角落里钻出来祸害我们。

    被窝里,梅姐跟我说:“夫君,阿蝶说的庾滇古滇王埋骨之地,会不会就是那被地下水冲走的墓穴?”

    我坐靠在枕头上也是疑云重重,点起一根烟,娟子乖巧的把烟灰缸托在手里接上。

    “这个真不好说,如果那里是古滇王的坟茔的话,那岂不是大水把什么乱七八糟的痋血之类的东西都冲走了吗?”我担心的说道。

    娟子眨眨眼,说道:“那里面儿的场景我们都见过了,跟本就没有什么祭坛,全是珠宝,还有一口口破棺材,我怀疑啊,有两个墓穴,咱们钻进去的那个是后世庾滇国王的,而那个什么d什么na结构的最底层,才是真正的滇王坟墓。”

    擦!娟子一提那最底层,我后背一阵阵冒冷汗,那地方可真是三界内最恐怖的存在,说实话,我们去过的地方也不少了,我感觉那痋国地宫,比岛国富士山妖宫还要可怕!

    “不可能,那下面儿是个虚塚,完全是个陷阱,就算你有天大的本事,到了最下面儿,坟墓依然会坍塌,但时候就被埋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中!”我冲娟子说道。

    我轻轻叹了口气继续说:“说心里话,我对这个额所谓的妹妹,心里也是没有底的,想跟她交底儿,又怕她别有用心,毕竟我在阿尸公主坟里,前世的记忆告诉我,阿蝶是个很危险的人。”

    我前世里看到的一切都跟娟子和梅姐说过,娟子撅着嘴,委屈的说:“老公,你还说,我前世是个祸国殃民的妖妃,可是,今生,我一点害你的心也没有啊,你不要冤枉我。”

    接着,她狐媚的眼睛微微一转,说道:“要不,老公,你爬一个小蜘蛛过去,给她读读痋,看看她是不是像自己说的那么老实。”

    我一皱眉:“你别胡闹,读痋那是对敌人的,我给阿蝶读痋,阿蝶岂能不知道,现在大敌当前,我们自己人别乱了阵脚。”

    梅姐这次却突反常态的支持了娟子的说法,她沉吟道:“那小妮子连命都愿意给你,你读读痋,想来她也不会太在意,再说,即使阿蝶生气,那也是一时半会儿,不会影响大局,要是我们身边儿有一个居心叵测的人,那后果就麻烦了,别到了庾滇痋宫里再搞鬼,我们哭都来不及!”

    梅姐说的很有道理,现在最主要的是抓主要矛盾,看阿蝶那水汪汪的大眼睛挺单纯的,然而我们不知根知底,实在难以下结论,凭空冒出来一个妹妹,这本身就让人怀疑。

    最后我心一横,派出了一个小蜘蛛,悄悄的爬下床,出了门,进了阿蝶的房间。

    说实话,现在除了梅姐娟子还有胖子一家之外,我是真的谁也信不过,而且梅姐肚子里还有孩子,我很快就要当爸爸了,我可不想全家都折进去。

    痋印蜘蛛钻进了阿蝶的房间,她已经睡去了,丫头累坏了,还微微的打着呼噜。

    小蜘蛛缓缓的在地毯上爬着向阿蝶靠近,我琢磨着从哪个地方进去敏感最低,不至于让阿蝶疼醒。

    阿蝶跟我说,其实我的一开始的读痋方法很粗暴,完全是物理性的撕裂进入身体组织,其实根本没必要这样,痋印蜘蛛很小,嘴巴里可以分泌出一些起到麻痹作用的液体,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进入人的身体,读完痋后出来,顶多是留一个类似于蚊子咬过的包。

    痋印蜘蛛爬到了桌子上,我看了下阿蝶的脸,说心里话,阿蝶真的挺美的,月光洒在脸蛋儿上,甚至有种惊艳的感觉,真的难以想象,跟我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人,竟然长得跟我这么像……

    我考虑了再三,决定在她的手臂上扎一针,然后给她读痋。

    痋印蜘蛛悄悄的靠近,上了床单,一点点的执行着自己的任务。

    真的如同阿蝶所说的那样,伤口极小,估计连一平方毫米都不到,连血都没有渗出来,小蜘蛛贼溜溜的钻了进去。

    老铁!还在找&ot;梅花醉人&ot;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ot;易看小说&ot;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本章完)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