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二百九十一章 旧滇王坟
    第291章旧滇王坟

    一进入阿蝶的身体,无数的记忆还有各种光怪陆离匪夷所思的事情源源不断的进入了我的大脑。

    此时的阿蝶正在做梦,她在梦境中,我背着她在那长满鲜花的山上跑来跑去,她开心的笑着,嘴里不停的叫着我阿哥。

    前面儿就是一个竹楼房子的寨子,房屋鳞次栉比,一群身着苗族服饰的人们在劳碌着,我还看见了阿蝶的爸爸妈妈,他们长得跟我父母完全不一样,孩子居然跟我这么像。

    我完全像是看电影儿一样处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这一切!我摇晃了一下脑子,赶紧干正经事儿,我可没时间扯淡!

    读痋读到一切,真的像是阿蝶所说的那样,我也知道了南黎古坟具体在哪里?她在云南遮龙山深处的一个胡蜂窝附近,南黎古坟的入口更是令人惊奇,完全就是一个兵乓球大小的窟窿,要想进入其中,必须变成蛾子才能进去。

    那附近全是致命的胡蜂窝,密密麻麻的,胡蜂至少上百万只,活人要是进去,非给蜇成筛子不可,我现在也明白为啥娟子一问阿蝶南黎古坟在哪里,她会有些紧张的神色,因为那里实在是太可怕了!

    世间的毒千千万,小到蜜蜂之毒,大到澳大利亚太攀蛇的毒,其中只有两种毒不能解,一个是蟾蜍的毒,另一个是胡蜂的毒,这两种毒是没有抗病毒血清的,人要是中了,只能送到医院进行肾透析,没有其他的办法。

    这两种毒虽然不像蛇毒那样迅速致命,但如果不排,也只有死路一条,蟾蜍的还好说,胡蜂的就比较猛了,一只胡蜂完全可以杀死一个人。被咬的地方会肿起鸡蛋那么大的黄色水泡,火烧火燎的疼,如果不及时治疗,会死于肾衰竭。

    阿蝶所说的,痋血的事情,也是在南黎古坟里,先知留下的书卷中获知的,包括我本人在内。阿蝶没有骗我们,一丝一毫也没有,我读到除了自己想知道的事情外,这丫头从小到大的生平我全看到了,她是一个善良的姑娘,很单纯,也很孝顺。

    甚至于,我看到了她的最终目的,当我消灭了西霍外,自己偷偷的将痋血涂抹在蛾痋戒指上,牺牲了自己,最后成全了我……

    看到这儿,我心里很难过,难得世界上还有这么爱我的亲人,她是完全把我当自己的亲哥哥来看待的,而且,阿蝶心中还有个想法,就是替自己的族人赎罪,赎当年背叛庾滇的罪孽,牺牲了自己,结束这场灾难,她并不像她的祖先那样充满了野心。

    痋印蜘蛛爬了回来,我把看到的一切告诉了梅姐和娟子,一时间,姐妹俩都沉吟不语了,看来果真是我们太小心眼儿了,把阿蝶往坏处想,她真的只是个单纯的女孩儿。

    “咳!我没想到,自己真的有个亲妹妹,这种感觉好奇怪,我以后要对她好!”我感慨的说道。

    娟子眨眨眼撅着嘴:“看来是我们冤枉她了,其实,我们也没有坏心思的,只是不想被人骗了而已。”

    梅姐轻叹一口气:“这样也是我们最想看到的结果,阿蝶不是坏人,这下我们就放心了,其实,夫君,当我看到她的时候,就能想起你,你们俩的相貌太像了,简直就是龙凤胎,我也在想,如果我们有个女儿的话,会不会很像她。”

    梅姐想远了,我把被子往上一拽,说道:“行了行了,改扯的淡也都扯完了,我们赶紧睡觉吧。”

    这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中午,胖子包了一辆中巴,直接把我们往西安送,到了龙门收费站的时候,一排排警察站在关口儿,一看就是来堵截我们的。

    然而我们都用障眼法把自己的外表变了,要身份证有身份证,他们也没说什么,直到我们出了龙门,进入陕西,看到陕西人民欢迎你的时候,这才长长出了一口气。

    在西安停留一天,我们坐上了去贵州的火车,我心里最困惑的事情是,当初大水冲走的墓穴,到底是不是滇王的古坟,那痋血祭坛说不定被埋在金银珠宝里,只是我们当时没发现。

    要想阿蝶所说,庾滇是痋国的正宗,痋王的后代都有血亲关系,那庾滇国王也有资格埋在古滇国的坟穴里,不过冲走了也好,没了痋血,这痋印就不可能完整,西霍的计划注定要失败的!

    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阿蝶,阿蝶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她沉吟道:“哥哥,我们必须找到痋血,因为不除掉西霍的话,你们永远不见天日,难道,你跟嫂子们跟你受那般委屈吗?”

    “还有,你说的那个情况不可能,庾滇虽然是正宗,但没有完整痋印的情况下,庾滇国王是不能葬进古滇国的王坟里的,因为不能收复失地,庾滇国王无脸面对先人!”阿蝶说道。

    我微微一笑:“你怎么知道的?你又不是庾滇国王。”

    阿蝶说:“没有完整痋印,就不是滇王,不能葬进滇王坟,这是祖宗的规定!”

    阿蝶说的很认真,一副不容置疑的样子。

    “那你的意思,那古滇国的王坟一定是最危险的庾滇地宫底部了?”娟子好奇的问道。

    阿蝶点点头:“应该是这样的,庾滇国王愧对列祖列宗,把自己的埋骨之地在蜘蛛宫里挖了个洞穴填充进去,真正的古滇王坟,肯定在最底部!”

    “可是,妹妹,痋印戒指记忆里告诉我的,那是个陷阱,进去后会天崩地陷的!”我皱眉说道。

    阿蝶说:“你动了古滇王的尸体,自然会出现那种情况,你要是不动,一点儿事儿没有,我们去的是找痋血,又不是亵渎先人的遗骸!”

    胖子听我们说的起劲儿,好奇的问道:“小阿妹,你跟哥哥我说说,这有个旧滇王坟,是不是也有个新滇王坟,而那所谓的蜕痋之法,在新滇王坟里。”

    阿蝶点点头:“不错,庾滇的古坟是最早滇王的墓穴,已经废弃了,后来的几代滇王都把坟墓葬在新滇王坟里,直到滇国分裂,庾滇才退回到旧都,继续使用老滇王坟,恩怎么说呢,有点儿像是清东陵和清西陵的区别……”

    冯可可好奇的看着阿蝶一语不发,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看见冯可可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心里就害怕,她继承了阿尸公主的能力,希望这一次可以保护我们,发挥一定的作用。

    阿蝶最担心的事情是,怕我一个人完成不了取痋血的任务,因为庾滇的古坟是最古老的王坟,里面儿机关重重,虽然我有痋印戒指,但内部的门道儿太多,她怕我走不到最深处就已经丧命了,因此一路上给我讲着遇见了什么东西应该如何对待之类的话。

    胖子安慰阿蝶说:“小阿妹啊,你不要担心,我们十三人一起进去!”

    一听胖子说要一起进去,阿蝶的脸一下子就吓绿了,连忙说道:“不可以,那庾滇古坟十分的危险,比南黎古坟都恐怖,你们千万不敢进去!”

    我笑着安慰阿蝶:“没事儿的,傻妹妹,不要说我现在有痋印戒指,当初我没有它的时候,不也是进去了吗?你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你也不想想,我这痋印戒指从哪里来的?”

    阿蝶听了我的话后不再说什么,只是略显忧虑的低下了头。

    到了贵阳以后,我们开始倒车去安顺,来到了黄果树瀑布,重新回到了旅游区。

    一切都很顺利,躲避开了熙熙攘攘的人群,我们反而觉得安全了很多!

    娟子带着我们找到了当初的入口儿,令我们吃惊的是,这庾滇古坟的入口儿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被填充住了!

    我们当初从黄果树瀑布水帘洞穴中跳出来后,没有再去关注这古坟的入口儿,没想到竟然恢复成原来的样子,娟子当初刨出来的洞,全都被土石给封死了!

    阿蝶凑到跟前儿看了看,又捏起一些泥土闻了闻,说道:“这是痋人干的,他们不会让王坟一直处于开启状态,你们看,这些泥土中,还有韧性极好的蜘蛛丝!”

    胖子拿短刀挑了挑,果不其然,上层的泥土下,像是纤维组织一般全部都是细细的蜘蛛丝,让我想起了以前在历山原始森立里,那噬脑蜘蛛的陷阱!

    娟子看着自己以前刨出的洞不禁也皱眉,说道:“我再重新挖一个,你们往后面儿躲躲!”

    接着,她就奋力的挖了起来,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一个崭新的u形地洞被挖了出来,娟子蹦出了洞穴拼命的抖着身上的土。

    “老公!里面儿出事情了!”娟子出来后一脸惊骇的看着我说道。

    “怎么了?”我疑惑的看向她。

    娟子说:“里面儿的蜘蛛娃娃,全都成干儿了!”

    老铁!还在找&ot;梅花醉人&ot;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ot;易看小说&ot;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本章完)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