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二百九十五章 渡痋河
    第295章渡痋河

    “老弟,你快看啊,那里的虫都造反了!”胖子惊愕道。

    我仔细一瞅,果不其然,之前从那和尚石皮雕像里钻出的虫,密密麻麻的爬满了石庙下的山壁,它们缓缓蠕动着,像是两栖动物一样上窜下钻令人不寒而栗!

    这东西的原理跟刚才的跳蚤炸弹差不多,一旦钻进人的身体,迅速分泌出白色的粘稠物,然后氧化成痂片儿,让人变成石头人,里面儿则是孕育繁殖子孙后代的污秽所在。

    “这些蟑螂的粪便好恶心!世间怎么会有这种生物,边吃边拉!”娟子抱怨道。

    青木说:“恶心是一方面,现在最重要的是,确定粪便里有没有毒,或者说虫卵之类的东西,还要考虑到腐蚀性!”

    她俩说的我好恶心,我问阿蝶,了解不了解这蟑螂女粪便中的门道儿,阿蝶说:“青木姐姐的说法是对的,这蟑螂女的粪便中很可能有卵痋,我们要小心,嗯这样吧,咱俩配合一下。”

    “怎么配合?”我诧异的问道。

    阿蝶说:“你用蜘蛛丝在头顶的岩壁上栓几根儿缆绳,然后大家拎着缆绳往前移动,我往下撒蛾子粉,给这些粪便消消毒!”

    阿蝶说的我很懵逼,这样真的可以吗?蜘蛛丝能经受的住这么多人的体重吗?

    “阿蝶,能行吗?”我有点儿怀疑她的方案。

    阿蝶说:“没问题,你的蜘蛛丝很结实的,你多喷几根儿!我撒蛾子粉正是为了以防万一有人掉下去!”

    我咽了口吐沫,尝试性的往头顶的岩壁上喷出了一道道蜘蛛丝,有手指头粗细,它们在空气中遇见氧气迅速的膨胀,变成了一根根儿跟手腕一般粗的缆绳儿。

    这种蜘蛛丝,像是那种橡胶质地的,韧性极好,而且结实,我最担心的是那跟接触岩体的部分粘性够不够,别我们走到一半儿突然掉下去。

    阿蝶很信任我,我刚把蛛丝布置好,她直接拎起了一根儿就着腾跃了上去,然后像是猿猴一样,从一根儿拽向另一根儿往前移动。

    青木和几个女忍者一看阿蝶动作十分的轻松,也纷纷效仿,而娟子则是一脸请示的看着我。

    梅姐说:“咱们也过去吧,应该没问题!”说罢,她就卷着冯可可拎拽到了蛛丝上。

    因为是两个人的体重,那蛛丝瞬间就被拉长了很多,梅姐的身子往下一沉,着实吓了我一大跳!不过离那粪便还有很长的一段儿距离。

    胖子瞅见这形式,对娟子说:“弟妹我自己来吧,不用你背我了。”

    说罢,他自己拽上了一根儿,晃悠了过去,胖子的体重相当于梅姐加冯可可的总和,蛛丝猛的往下一沉,吓的他魂不附体。

    我们一个个的往前移动着,阿蝶往下撒了一片片白灰似的蛾子粉,这些蛾子粉接触到蟑螂女的粪便,油乎乎的粪便表面瞬间就冒出了无数细密的气泡,像是硫酸腐蚀了一样,可以想象那里面儿有多少痋卵!

    要说起来,这蛾子粉确实是个好东西,不但可以消灭跳蚤痋虫,还能清除痋卵隐患,然而这也是为我们所用,要是换做敌对方有这东西,那可就糟心透了!

    我不断的喷出蜘蛛丝,让大家移动的更加方便,慢慢的,我们都凑到了对面“v”字型山崖前,也终于看见了那所谓的痋河!

    河水呈现污浊的褐色,里面不知道什么东西游来钻去,像是鱼一样,有些还是人形儿。

    看到这儿,我不禁有些发愁,这,这条河至少有1-200米宽,我们可怎么到河对岸啊!

    似乎那以前沟底的匪夷所思的脏东西全都活了,一个个潜伏在河水里,时刻等待着有人跌入进入成为盘中餐!

    更令人恶心的是,对面儿的河堤上除了那些白哗哗的虫以外,有些已经长成了奇怪的变态过渡形态,出现了蛆一样的长尾巴,还有四肢,像是壁虎,又像是小蜥蜴,可以看出它们是虫的成虫,密密麻麻的占领了河对岸,完全没有下脚的地方。

    在我们这边儿河堤上,情形更加的恐怖!

    之前我们进入了石庙,在石庙下第一层地宫里碰见了那种把人脑埋入大蛤蟆背部的怪物,就是那老太太蛤蟆。逼脸皱皱巴巴,上面儿全是疙瘩。

    现在在我们所处的河堤上,爬满了这种两栖怪物,大小不一,形态各异,颜色迥然,有灰有绿,甚至我看见了一个青蛙状的怪物,后背是红绿斑斓的条纹,凸现了一张女人的脸打着哈欠……

    我真的太佩服这古庾颠痋国人们的想象力了,他们是怎么琢磨的,居然把人的大脑给埋进两栖动物的身体里,然后通过痋术结合在一起,形成了刑天一样的怪物!

    梅姐用幻术屏蔽了大家的身影,这些家伙发现不了我们,一个个懒洋洋的爬在山崖上,有些还和跳水运动员一样跳入了滚滚的痋河之中。

    我心中不禁好奇,这痋河的源头自然是地下水了,可是……我靠!它们流向哪儿呢?不会也流向黄果树瀑布下的大河吧,这些怪物要是跳出去,那后果……我不敢想了。

    “我擦!老弟,这没发过河啊……你的那个什么蜘蛛丝,能不能编一个小船儿出来……”胖子问道。

    我摆摆手:“大哥,你别扯,我的蜘蛛丝只能做攀爬用,用的也都是我自己的血肉,就算我有本事弄出一条小船儿,你干脆把我杀了得了。”

    冯可可盯着这些奇怪的生物皱起了眉:“这西南的蛊痋之法好生的诡异,竟然能制造出这些怪物来。”

    “诶?对了,嫂子,你不是能让生物进化或者退化吗?你把它们给退化一下,说不定就没有杀伤力了。”梅姐好奇的问道。

    冯可可沉吟了许久,点点头,抬起自己的手掌,但见在掌心的位置上裂开了一道儿缝,一只眼睛露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我又是吓的一身冷汗,这眼睛带给我太多恐怖的记忆,我们这一伙儿人,除了胖子是正常的人类外,其他的都他妈是怪物!

    冯可可手中的眼睛直直的对准一个趴在河堤上的大蛤蟆,后背上微凸褶皱的脸好像在睡觉,被冯可可这么一照,瞬间像是触了电,不停的狂抖,想往河里跳,但身子却像是胶水被粘在河堤上一样,一动不能动,只能抽搐。

    那后背的一层层疙瘩,开始迅速的憋了下去,冒出了朵朵恶心的黄油,皮肤干瘪成壳。完全成了一个标本的样子。

    看到这儿,阿蝶吃惊的张大嘴:“这个姐姐,你好厉害,莫非你也是痋族!”

    胖子笑了笑:“你嫂子不是啊,她的法术比痋术更邪性!”

    胖子话一说完,但见从那成壳儿的蛤蟆后背裂开了一道儿缝,然后一条条长着后肢的怪鱼跳了出来,纷纷的落进了河里。

    冯可可轻轻叹了一口气:“它们退化了,也不过是群鱼……”

    这个时候,但见那落入怪鱼的水面突然翻滚沸腾了起来,一条条巴掌大的小鱼乱翻,场面极为激烈凶猛,似乎里面儿有无数条食人鱼,群起而攻之,分食了这外来的生物。

    “擦!这这河里都是食人鱼啊!”胖子吃惊道。

    阿蝶冲我说:“哥哥,现在我们要想过去,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搭建一个缆桥,我先变成蛾子飞过,消灭了那河堤上的白蠕虫,然后扯一根儿蛛丝过去,大家握紧蛛丝,一点点的往河对岸移动!”

    我一听阿蝶这话,心突突狂跳,又是靠蛛丝,阿蝶玩儿的都是心跳的手段。说实话,我对这蛛丝的承受能力心里真没底,生怕我们移动到了一半儿突然断裂,然后大家都掉下去。

    阿蝶说干就干,抬起胳膊,做出了一个奇怪的姿势,瞬间她全身都开始起了一层白霜,原本秀美的脸蛋儿变的像是雪人一样,极为骇人,接着,无数的蛾子从她身上飞了出来,就剩下了自己原来穿的衣服……

    看见妹妹的遁痋之法,我也是菊花一紧,擦!果然是蛾痋的传人,连痋卵都不用吞,这他妈太邪性了!

    阿蝶变成了无数细小的蛾子,呼啦呼啦的飞过了痋河,到了河对岸,接着,她就开始拼命的扬撒蛾子粉,无数白哗哗的蛾子粉喷洒到那些白色蠕虫的身上,它们迅速就像是碰到了咸盐一样疯狂的攒动,然后噼里啪啦的往河里掉。

    河里早就有无数的食人痋鱼等着,啖食这些可怕的白色蠕虫,我发现这些白色蠕虫之所以从石庙里钻出来爬的到处都是,主要是因为河堤上长了很多绿色的苔藓,它们吃这东西。

    阿蝶的痋粉可以有效的杀死庾滇古坟里的痋物,这让我自信了很多,如此这般杀下去,我们也并非没有一点儿胜算没有。

    阿蝶在古庙的台阶儿还有附近河堤沿岸上给我们腾出了一片不小的地方,然后大量的蛾子又呼啦呼啦的飞了回来,直直的冲向我。

    (本章完)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