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三百零四章 取痋血
    第304章取痋血

    梅姐不解的问道:“夫君,我有件事不明白,为什么那些痋师们找不见你,而阿蝶就能找见你,就算是有先知的指引,你不是也说,庾滇这里也有先知吗?而且,还知道你的样子,怎么就找不见你呢,阿蝶靠的是什么呢?我不理解。”

    我苦笑了一下:“先知只是知道我的样子,但也不知道我今生是谁?况且模样这个东西是很不靠谱的,天下长得很像的人太多了!”

    阿蝶则是皱眉道:“哥哥,确实是像嫂子所说,我是从先知那里知道你的具体位置的,先知早就预言到南黎将有一场劫难,而且告诉了我找到你的方法,我早就来到你们楼下了,一直盯着你,最后确定了你的住所之后才最后敲的门。”

    梅姐听罢后微微的点头沉吟:“如此这般说来,那西霍有没有先知,西霍的痋印传人是不是也能找见你,可他为什么?”

    梅姐还没说完,胖子打断了她的话:“那有可能西霍的人还没有自己的痋印戒指呢,之前庾滇没有痋印戒指不是在外面儿依旧很牛逼,现在不确定的因素太多,我们还是先用痋血激活了痋印戒指的属性,然后再有针对的解决。”

    来到了新的环境,梅姐表现的很淡定,娟子却兴奋不已,她冲我说道:“老公,你是国王了,那我岂不是王后了吗?你立两个王后,一个东宫的,一个西宫的,我跟姐姐一人一个人。”

    胖子听罢后哈哈大笑:“还东宫西宫,娟子你是要当老佛爷啊!”

    我看着娟子开心的样子,又想起她前世的那个阿秀,兴奋的表情一模一样,我唏嘘的长叹了一口气,这些庾滇的古民绝对是个祸害,秉承着魔鬼的风俗,手上沾满了鲜血,当我除掉西霍那帮渣子之后,一定将庾滇的出口儿一个个都给封住,不让他们继续为祸人间!

    这里没有黑夜之说,一直是白天,似乎时间在这里根本就没有概念,太阳悬在一个位置上一天也不动一下,唯一有点儿天时变化的就是每隔几个小时会下一场雨。

    长时间的光合作用让这里的植被疯长,有些奇怪的植物在外面儿根本就没有,比如牵牛花能长到跟洗脸盆一般大!

    我们休息了休息,吃了点儿东西后,直接去了宫殿后方的祭祀祖庙。

    这里修建的跟天坛似的,只是所用的材料不是汉白玉,而是一根根儿的竹子,这个岛屿上缺少石料,除了木头还是木头,要不是每天都会固定的下一场雨,还真的有随时失火的危险。

    祖庙周围有重兵把守,按照老祭司的说法,我取痋血,还要搞一个极为装逼的仪式,昭告天下,庾滇复国了,我则是嫌麻烦,直接走了进去,来到了祖庙内部。

    当我看见庾滇祖庙里供奉的三头大蜘蛛的时候,还是吓的我浑身一哆嗦,虽然在老祭司的记忆里我知道,庙里摆着个这东西,但是亲眼所见,那一幕幕恐怖的记忆还是让我心有余悸。

    我们之前,进入庾滇古坟王室墓地的时候,被一个大蜘蛛给堵住了入口,那家伙的体积简直就跟外星人的飞蝶差不多,然而,在这祖庙之内还有一只,和外面儿不同的是,它它是活的!

    八颗人头在蜘蛛的头部不停的转着,像是蜘蛛的八只眼睛,诡异阴森,蜘蛛完全处于悬挂正立的姿态,由一个巨大的蜘蛛网固定着,在蜘蛛网的上面儿,一个又一个丝包里,蜷缩着人的尸骨。

    这蜘蛛一天就要吃一个人,当然,这些人都是从外面儿给抓来的,作为祭品,祖庙蜘蛛的口粮比什么都重要。

    而我所要得到的痋血,就在蜘蛛后背上的一个红疙瘩里,拿刀子捅破红疙瘩,从里面儿流出来的就是痋血。

    这跟阿蝶跟我讲述的痋血供奉形式有点儿不一样,阿蝶的口中,痋血是放在一个精美瓶子中,而这里,却是长在蜘蛛的身上。

    我现在虽然为王,但是这里的风俗,还有各种可怕的仪式制度并不是我一句话就能改变的,更何况我现在刚刚登基,一些事情还要慢慢来。

    按照程序,要取痋血,必须我自己亲自上去,爬上蜘蛛丝,然后到大蜘蛛的后背上割痋血。

    之前也有几个痋师,在没有痋印戒指的前提下也要上去得瑟得瑟,最后成了大蜘蛛的食物,只有真正拥有痋印戒指的人,大蜘蛛才不会发起攻击!

    然而,说归说,谁他妈知道呢?

    这大蜘蛛悬挂的竖起来,简直比寺庙里的大佛要恢弘很多,我看家就望而生畏,那一颗颗人头就像是从胶水里浸泡过似的,扭动转的时候,还拉出道道黏黏的丝线。

    “老弟,上去爬吧,我们掩护你!”胖子在一旁给我打气道。

    梅姐和娟子的幻术在这里不能用了,她们尝试了一下,连冰火双法都失去了作用。冯可可说:“弟弟,你别怕,要是有突发情况,我能灭了这个蜘蛛!”

    众人纷纷打气,我的底气也足了很多,尝试性的握紧缆绳一般粗细的蜘蛛丝,开始一点点儿的往上爬。

    蜘蛛丝一抖动,那大蜘蛛明显有了反应,一条细长的蜘蛛腿立刻抬了起来,做出要攻击我的姿势,冯可可马上抬起了手。

    也不知道是因为惧怕冯可可的眼睛,还是因为我是痋印继承人,那如同巨大镰刀一般的蜘蛛腿儿悬在半空停滞了一会儿后,又缓缓的放了下来。

    军训过的朋友们都知道,那看似结实的缆绳儿,你要是上去一爬,笨拙之下,马上会剧烈的摇晃,我往那大蜘蛛跟前儿凑,蜘蛛网摇晃的愈发的厉害!

    此时我想起了动物世界里,那公蜘蛛要找母蜘蛛交配时的场景,跟我现在很像,公蜘蛛一点点的试探,向母蜘蛛靠近,一旦交配结束后,母蜘蛛会上去立刻吃掉公蜘蛛补充体力!但愿那样的悲剧不要发生在我的身上。

    我慢慢的靠近处于中心位置上的大蜘蛛,心里骂了庾滇先人一万遍,人家的祖庙祭祀,摆的都是一些牌位,这家可好,直接就是摆个大蜘蛛,还是最吓人的那一种!

    离的越近,那股股蜘蛛身上的臭虫味儿灌入鼻息,还有死人腐烂的味道,让人心里很是恶心,这家伙以后我也要想办法把它除掉,这是个吃人的魔王,留着绝对是个祸害!

    终于,我贴近了大蜘蛛的身体,然而要想割痋血,人必须要爬到它的后背上,这让我崩溃不已,看着那一个个像是干痂状,毛茸茸的,还一起一伏的蜘蛛后背,我真的碰一下就能恶心到死过去。

    娟子看出了我的心思,冲我大叫:“老公,要不,我和姐姐用尾巴扶着你去够!”

    阿蝶拦住了娟子说道:“不可!你们要是一靠近,那蜘蛛必然会对你们发起攻击,说不定连哥哥也伤了!”

    一切还是只能靠我自己,我忍住恶心,将手中的蜘蛛丝粘在这大蜘蛛的屁股上,尽量的避免跟它的皮肤直接接触,然后一点点的爬了上去。

    胖子看到这一幕,兴奋的大叫:“老弟你成功了,母蜘蛛让你上了!”

    擦!死胖子,你能再恶心点儿吗?我心里叫苦不迭。

    慢慢的我向蜘蛛头部的那个红疙瘩靠近,那个红疙瘩鲜红似血,圆润还有光泽,我心里琢磨着,这东西就像是妖精的内丹一样,里面儿酝酿了这大蜘蛛的毒素精华,我碰触到后,真的没事儿吗?

    手里拎着冯可可的弑神宝刃,我终于来到了近前,看准那颗红柱子,准备一刀扎下去。

    然而这个时候,那大蜘蛛似乎明白过来了什么,它知道我要割那红丸,身体开始迅速的抖动,颤的我控制不住平衡差点儿要掉下去。

    “哥哥小心!”阿蝶在下面儿惊恐的大叫。

    娟子和梅姐也紧张的叫了起来,我紧紧的粘住了蜘蛛的后背,又往前靠了靠!

    此时我发现,那原本圆润充盈的红珠子,突然变得干瘪了起来,然后迅速的往蜘蛛身体里缩,像是一个器官要隐藏起来一样!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我二话不说,直接抬起刀子猛的扎了下去!

    一股股极为腥臭的鲜血像是井喷一样的从大蜘蛛后背的疙瘩上喷了出来,狗血淋头喷了我一脸,呛得我几乎背过气去!令人惊愕的是,和股子血不但腥臭无比,而且还很烫,像是开水一般,疼的我嗷嗷惨叫了起来。

    之前阿蝶说,痋血不过是装在一个小瓶子里的存在,只要取出一些滴在痋印戒指上就可以了,现在可好,直接是把我拴在大蜘蛛后背上,给我洗了个血澡。

    “老弟!怎么了?”胖子在下面儿惊魂丧魄的大叫。

    我浑身剧烈的疼痛,感觉身体里起了一个个大水泡儿,像是被什么东西烧灼过一样,然后整个大蜘蛛直接翻滚了起来,扯动着蛛丝缠成了一团儿,把我紧紧的包裹在了里面儿。

    (本章完)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