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三百零五章 破茧出关
    第305章破茧出关

    我被蜘蛛丝缠的死紧,浑身一个个脓包鼓胀着,皮开肉绽,像是撒了盐巴一样,!这哪里是痋血,分明就是硫酸,我用刀子直接扎进硫酸包里了!

    我浑身没有一个地方不烧灼,疼的一声声惨叫,娟子梅姐还有胖子他们要救我,这个时候大祭司喊道:“都不要乱动,国王正在脱胎换骨,你们现在打开痋茧,他就死了!”

    这一嗓子直接把所有人都吓坏了,众人纷纷停在了原地,而我就像是被蜘蛛腐蚀液给灌入的苍蝇一样,我感觉不到自己的四肢,仿佛全身都融化翻滚在一片粘稠的虚无中。

    渐渐的,我失去了意识,不知道自己躺了多长时间,当我有知觉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不是被挂在蜘蛛丝上,而是好像躺在一个大盆子里。

    我慢慢的挣扎,身体一点点的有些开裂的感觉,就像是伤口新长好的嘎巴,在慢慢的揭开,幅度不能太大,不然就有撕裂的疼。

    我鼓秋了好一会儿,浑身一阵奇痒,接着就又是疼痛,我心里很害怕,那大祭司的话现在还在我脑子里回荡着,国王在脱胎换骨,我现在是什么?会不会从茧子里出来以后变成一个怪物,或者是蜘蛛,再或者,是那种三头大蜘蛛!

    手脚也不能动,我也感知不到自己现在是一个造型儿。

    这种被动的局面不知道持续了多长时间,茧子渐渐的裂开了一道儿缝隙,我看见了外面儿的光线射了进来。

    周围死一般的寂静,但是我感觉到无数的人的气息在我身边儿,我的五官开始出奇的敏锐,听见,嗅觉,甚至是微风吹过之时,人们身上的汗味儿,衣服上的药草味儿我都闻的格外清晰!

    我又动了动,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我听见了一声声开裂的声音,我看见了自己的身体,完全光溜溜的,还是之前人的形态,但是皮肤变得很白,简直就像是个女人的皮肤,我懵逼了,赶紧撑开点儿空间去摸自己下面儿,还好,还好,那东西还在。

    当我彻底撕开茧子皮,把洞口儿扩大之后,彻底懵逼了,但见祖庙台阶儿下面儿,呼啦呼啦的跪下了一大片儿,祭桌上摆了两个大坛子,上面儿用绳子捆好了两个女孩儿,嘴里塞着布条做着拼命挣扎的样子。

    我倒抽一口凉气,这他妈什么意思?那女孩儿见茧子破了,吓的呜呜的哭着,嘴里堵住东西发不出声音来。然而我看得出,她们已经惊恐已极!

    令人惊诧的是,当我看见这两个献祭的女孩儿后,肚子里竟然无比的饥渴,我想喝她们的血,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渴求,简直就像是沙漠里行走的人,突然见到两瓶子水一样!

    胖子和梅姐娟子,还有其他的人站在大祭司的旁边儿,那老逼头子神神叨叨的的,闭住眼睛在哪里三拜九叩,做着各种奇怪的动作,身后无数的臣民在跪着,谁也不敢发出一点儿声音。

    他装神弄鬼的叫唤了一会儿,我饶有兴趣的看着,不知道他要干啥?这个时候,这突然拿起了祭桌儿上的一把刀子,猛的向一个女孩儿的脖子插了过去,那动作太快,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女孩儿的血就像是井喷一样涌了出来。

    女孩儿抽搐着拼命挣扎,就像是杀猪时候被刀子捅的猪一样,旁边儿两个侍从拼命的按住她。

    我再也看不下去了,猛的撕开茧子从里面儿钻了出来,腿部和下身还有一些地方跟茧子是粘连的,一撕扯,火辣辣的疼!

    我大吼一声:“放开那个女孩儿!”

    老祭司吓坏了,连忙把手里的刀子给扔掉,扑通的给我跪下。

    女孩儿吓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鲜血依旧狂喷,她拼命的呼吸着,眼看生命就要香消玉殒!

    我用手里的蜘蛛丝喷了出去,直接堵住了女孩儿的伤口儿,然后想派痋印蜘蛛爬过去救她,但是不知道咋么回事儿,手里的痋印戒指半天不听使唤,蜘蛛就是不出来!

    我看家了阿蝶,冲她大叫:“妹妹,快救她!”

    阿蝶愣了一下,赶紧来到近前,用手一抹,蛾子粉直接涂抹到了那女孩儿的伤口处,瞬间就结着了血痂,然而,她是被那老逼头子直接扎破了动脉和胸腔,里面儿受了内伤,根本就不是止住血那么简单。

    阿蝶又扶起她,往她的嘴巴里灌入了一大把蛾子卵。

    女孩儿抽搐的挣扎了一会儿,终于不动了,身体一抽一抽的,最后眼睛闭上也不知道死活。

    我知道,这一定是老祭司从外面儿抓来的花姑娘,用来搞什么封建迷信的活动,气的我嗷嗷乱骂,他吓的跪在地上动也不敢动。

    娘的,这两女孩儿长的挺漂亮的,差点死于这个个老王八蛋的手里,真是辣手摧花啊!

    “你个王八蛋,从今天开始,再从外面儿抓一个女孩儿回来,我就直接炮烙了你!”我真的气坏了,老头吓的魂不附体,动也不敢动了。

    阿蝶说:“这俩女孩儿不是从外面儿抓来的,是老祭司的两个女儿,为了恭迎你的出关,特地献祭的……”

    我一听这话,脑子嗡了一下,老祭司的两个女儿,我的天,这家伙好禽兽啊,竟然拿自己女儿的命来给我献祭?

    他手里捧着的那个破盆子早就扔在地上了,整个祭桌上污血喷染了一大片。

    不知道为什么,我一闻见这女孩儿鲜血的血腥味儿,浑身说不出的渴望,简直就像是闻到了荔枝花香一样!

    我咽了口吐沫,大叫道:“谁的女儿也不行,这魔鬼的风俗早该废除了!”

    “老臣对陛下忠心耿耿,只有奉献爱女才能以表我的忠心!”老祭司满脸是泪的抬起头,冲我哽咽的哭泣道。

    我鄙视的看了他一眼,少跟我来这套,我虽然读的书少,但是易牙烹了自己的儿子给齐桓公当下酒菜的事情我还是听说过的,连自己的孩子都不爱,你还能爱我,哄你大爷鬼去吧,这家伙心好狠,以后一定不能重用!

    然而,我不能当面发作,那样太不给他脸了。

    我顿了顿说道:“从今天开始,任何生祭都必须我批准,没有我的允许,不许任何人搞,不然直接杀头,不管是岛内的人,还是岛外的人。”

    “陛下!祖宗的成法不能变啊!”老祭司一脸惶恐的看着我说道。

    “去你的!”我白了他一眼,从茧包儿里钻了出来。本来我想说去你大爷的,但是琢磨了一下,还是给他留点面子。

    虽然光溜溜的,周围的娟子和梅姐是我的妻子,阿蝶是我妹妹,我也没啥不好意思的,只是见到冯可可还有那俩个老祭司的女儿,我下意识的挡了挡,叫唤道:“赶紧给我拿衣服啊,还愣着干什么?”

    几个侍女赶紧把痋国那华贵雍容的服饰给我端了过来,我一看,擦!跟前世梦境中见到的那行头还差不多!

    这衣服穿起来老他妈费劲了,我皱皱眉,冲胖子说:“大哥啊,你赶紧把你换洗的那套给我,我不穿他们这衣服!”

    胖子裂开嘴笑了:“我擦!这是皇袍啊,你还不愿意穿。”

    “快快快,别扯没用的,赶紧让嫂子给我。”我发愁的直嘬牙花子。

    穿上了胖子的衣服,那宽松的简直就跟道袍差不多,但是也比那苗服舒服很多,我轻咳了两下,冲老祭司说道:“你这个老同志!就是思想太顽固了,我说的话,就是祖宗说的话,你说他们听我的还是听你的,所以不要跟我扯淡狡辩了,就这么办!”

    “把这个排场给我撤了,寡人饿了,要吃饭。”我直起身装逼一番的说道。

    众人听完我的命令,纷纷的撤出了祖庙,一起本来十分神圣的开关祭祀活动,让我跟打发网吧通宵的小流氓一样全都给清理出去了。

    在后殿摆上酒宴,我和胖子他们各坐位置上开始吃饭,不知道为什么,我饿的出奇,但是这些所谓的山珍海味,我吃到嘴里一点儿味儿都没有,我就是想吃人,吃人肉,尤其是那沾着血的红色肉。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古怪的想法,但是我明白一定要克制,不然自己真成怪物了。

    出关之后,我发现自己的力气变得出奇的大,轻轻一捏,没轻没重的,竟然把那金属碗都给掰裂开了,吃惊的我拉着胖子大叫。

    “诶呦,!你轻点,弄疼我了!”胖子杀猪似的想挣脱我的手,我更加懵逼了,我没用多大的力气啊。

    “大哥,我不知道怎么了?我现在好想喝血,喝人的血!”我苦逼的冲胖子说道。

    胖子吃惊的看着我,半晌没说话,冯可可也是一脸惊愕的瞅着我,娟子和梅姐更是震惊,没想到我会提出那样的要求。

    “嫂子,你用你的眼睛看看,我现在还是人吗?怎么?我会想喝血呢?”我看着冯可可带着哭腔问道。

    (本章完)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