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三百一十章 死人降
    第310章死人降

    阿蝶的话音刚落,但见从草屋的后门儿里钻出来一个皮肤黝黑,形容枯槁如干尸般的侏儒小老太太,模样实在是丑恶,要不是那两个眼珠子贼溜溜的还会动,我非把她也当成是个干尸不可。

    她有着东南亚小黑矮人特有的dz序列基因,其劣等似猴程度不言自明,穿着一身儿诡异的民族服饰,浑身都带着银饰,说不出的诡异和邪性,娘的,我是第一次看见比老痋婆儿还恶心的人。

    她走到了炉子上架的铁锅前,打开了锅盖儿,然后用水瓢舀了舀,但见那锅里黄橙橙的像是黄油一般的东西,搞不清到底是什么?

    一股股奇怪的油腥味儿飘了过来,让人闻见以后说不出的难受,像是吃了一大口猪油的感觉一样!

    似乎那黄橙橙的东西并不是我想象中的人的尸油,里面儿还有一股子强烈的草药味儿,不知道是什么鬼?

    “阿蝶,那锅里是啥?”我小声儿问道。

    阿蝶竖起食指做出了嘘声的手势,示意我不要说话,她现在也很紧张,都忘记了梅姐的幻术是可以屏蔽声音的了。

    老太婆用不锈钢水瓢翻滚了一会儿,舀出了一瓢黄色的液体,走到一个蜷缩着死尸的水缸前,把瓢里的东西都倾倒了下去,但听见一声油爆炝锅般的脆响,“哗啦”一声儿,那蜷缩一堆的干尸,瞬间就像是碰到硫酸了一样,迅速的干瘪融化下去,很快就从缸口儿看不见了他们的肢体。

    我倒抽一口凉气,这什么鬼?油爆干尸?我擦!我只听说过上海的有名小吃油爆虾,还没听说过油爆干尸!

    这老逼养的说要干啥?面对这诡异的行为,我惊诧的看了看阿蝶,又瞅瞅冯可可。

    娟子和梅姐,胖子虽然见多识广,但是对于这东南亚的诡异仪式也是说不出个所以然,冯可可和阿蝶也是一脸懵逼,眼睛死死盯着那个老变态。

    七个岛国女忍者就不用说,我现在就是等着阿蝶看完以后能有个啥说法,其实我是想让自己的蜘蛛给这唯一一个活人读痋的,但是瞅见她这诡异的做法让人不禁有点儿发憷,生怕痋虫过去后再给我带来啥不好的影响。

    老太婆一瓢一瓢的舀着,一个缸一瓢,别说,还正好刚刚好,所有的缸都被灌入了黄汤子,她灌入之后用一个盖子给盖好封住,然后熄了火,重新回到屋子里。

    我咽了口吐沫问阿蝶:“妹妹,我们是给这个老家伙读痋,还是少管闲事赶紧走我们的。”

    阿蝶皱眉沉吟了一会儿后说:“先别急,我们看看再说。”

    山坡之后,是茫茫的热带原始雨林,里面儿毒虫更多,其实我是希望给这个老家伙读痋的,读完以后直接控痋了,她也不会害我们,只是这个家伙像个妖怪一样,完全生活在无人绿色丛林里,我都怀疑她跟外界有联系没有。

    看来阿蝶的意思,还是要以她喂突破口,我们这样一直走下去,不被蚊子蛰死也要活活渴死累死!

    这个时候,我们听见了屋子里传来一阵阵咕咕捣捣的声音,还有那种憋气儿的动静儿,像是什么人拉不出屎来便秘的那种感觉。

    与此同时,后院的一口口水缸竟然全都是晃动了起来,像是里面儿的死人极为痛苦的承受着某种折磨。

    这让我有点儿想不通了,按理说,人死之后,灵魂就会离体,就算尸体没有腐烂,灵魄依然存在,但……僵尸是没有痛感的,怎么这里面儿的尸体一个个都像是受刑一般。

    此时,从水缸的缝隙处,还微微的渗透出一些气若游丝的白烟,像是鞭炮芯子微微点燃的感觉一样,让我不禁有些害怕,心说这些水缸别一会儿爆炸了的。

    胖子说:“老弟啊,我觉得和是一种邪性的降头术,都说东南亚人善于炼化小鬼儿,这可能是炼化成年人也是作为小鬼儿一般的存在。”

    阿蝶否定了胖子的说法,她说:“大哥,你对炼化小鬼儿有误解,炼化小鬼儿不是虽然找一个小孩儿就可以炼的,必须是自己的亲生骨肉,扔进装满血的坛子里,把小孩儿活活浸死,七七四十九天后才会成为小鬼儿。”

    “所谓的炼小鬼儿,其实,是利用孩子的天真无知,对自己父母的依恋,所以你可以驱使他,但是他死于非命,心里也是怨气极重,巧妙的施展一些法术,转移孩子的注意力,让他保留对你的感情,而把怨念发挥到别人身上!”阿蝶解释道。

    我擦!听完阿蝶的解释我后背一阵阵冒冷汗,我之前只是知道炼小鬼儿是为了聚财害人,但是不知道还有这个讲究,还必须要用亲生骨肉来练,这些人真畜生!

    这个时候,水缸里发出了一声声奇怪的嘶吼声,像是一群人在呻吟怪叫,那动静儿仿佛是从地狱里传来的,我现在怀疑,这老婆子是不是打开了人间通往地狱的通道,而通道,就是这一口口诡异的水缸。

    过了十来分钟后,水缸里奇怪的动静儿没有了,屋子里的老太婆也停止了念叨,她走了出来,打开水缸的盖子,一股浓烈的恶臭从里面儿冒了出来,熏得我们连连往后退。那股子气味像极了臭鸡蛋伴着臭豆腐的气味儿。

    她伸手在里面儿捞着,因为缸本身就不大,即使她是个侏儒依然不费劲,然而当她把里面儿的东西捞出来后,则是令我们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但见她从里面儿取出了一个个类似于鸵鸟蛋般大小的琥珀状物,半透明儿,上面儿湿漉漉的,诡异的是,那一个个琥珀里面儿蜷缩着一个婴儿,体积比正常的婴儿小很多。只有手掌般大小!

    看到这儿,我的头发都快竖起来了,好邪性啊!之前见过很多邪性的事情,比如痋术把人和牲口儿拼接在一起,阿尸公主坟里给人批上鬼皮,但是这种把干尸变成琥珀小孩儿的手段我还是第一次看见。

    那一具具干尸是如何变成小孩儿的我不得而知,仿佛这些死尸们一个个全都轮回转世了一般,而那水瓢里的黄油子,就是暗黑版的孟婆汤!

    我擦!这太恐怖了,老太婆捧起了那鸵鸟蛋一般大的琥珀卵,嘿嘿嘿的发出了一声声类似于猫头鹰叫的声音。

    她一个个收集着,将这些琥珀卵摆成了一片,里面儿的胎儿姿势各异,似乎发育程度也不尽相同,有些已经成了人形,你可以看见细长的脐带,有些还是两三个月的那种鱼状结构,黑黑的眼珠子像是蛾子的眼睛一样,说不出的恶心。

    此情此景,把我们所有人都看懵了,正待我问阿蝶,可不可以派痋虫的时候,阿蝶突然扬手一会,一群蛾子卵就像是天女散花一般的砸向了老太婆。

    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擦!阿蝶要先出手给这个老家伙读痋……

    那老太婆感觉到了什么东西砸到了自己身上,诧异的扭回头看了看,然后又抬头看了看天。

    不到三秒钟的功夫,她立刻倒在地上,开始痛苦的打起滚儿来,嘴里不停的往外吐着绿色浆子。

    我大吃一惊,连忙问阿蝶:“妹妹,你这是干什么?我们读完痋就可以了,不要多管闲事!”

    阿蝶不说话,眼睛死死的闭住,额头上一滴滴的冷汗流了下来,看样子十分的进展。

    那老太婆在地上疼的死去活来,身上开始迅速的溃烂,令人恶心的是,她的皮肤上开始鼓起了一个个水泡儿。

    一般而言,中了毒,比如,像是被胡蜂咬过的皮肤,会鼓起一个个像是燎伤一样的黄色水泡儿,那就已经够骇人的了,但是阿蝶给她施展的,比那个还要恐怖的多,但见那老太婆几乎浑身每一个毛孔上,都像是吹泡泡糖一样,鼓起了一个个质地松脆,韧性很强,皮层很薄的水泡儿,一个接着一个鼓,然后破裂,里面儿也没有液体,完全就像是吹泡泡!

    我们都看懵了,我没想到这蛾痋杀人竟然会是这么的恐怖,不到几秒钟的时间对方已经死无全尸了,可是……你搞的这么恶心,我都没法读痋了。

    阿蝶缓缓的睁开眼睛,那深邃的眸子告诉我,她已经知道一切了。

    阿蝶说:“这个家伙,说个降头师,这些死人降,都是用来害人的。”

    她说这些我都知道,可是,我们现在最关心的问题不是研究这东南亚的邪法,而是如何找到有人烟的地方,赶紧驱车去泰国!

    阿蝶摆摆手,示意我们跟着她进屋子,我和胖子和梅姐娟子面面相觑,只得跟着阿蝶往屋子里走。

    但见小草房内,除了一些瓶瓶罐罐儿,还有奇怪的器具外,摆着一些生活用品,说明这个老怪物是个正常的活人,并不是猫头鹰成精之类的东西。

    我看见一个个像是糖水罐头一般的玻璃瓶子里,装着人的脑袋,那人的脑袋已经彻底压缩形变成了圆柱的罐头瓶儿状,两颗黄黄的大板儿牙清晰可见,说不出的恶心和恐怖。

    但见那肮脏的床上,摆着一个个小坛子,样子跟后院的死人坛差不多,只是每个小坛子上都插着一个白色的小野花儿。

    (本章完)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