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三百一十一章 艰难的行军
    第311章艰难的行军

    阿蝶说:“你们看,这个床上就是一个降阵,这边儿代表着死者的坟墓,而这里,则是用来炼死人降的降坛,只要把这些野花插在死者的坟墓上,里面儿的死尸就会爬出来,自行走到将坛里进行炼化。”

    “而这些死人降卵,相当于一个个恶灵,只要把要害人的头发,指甲,还有纸条儿写好的姓名贴在上面,死降就会一点点的吸附被害人的精髓,用他的生命来滋养这降胎里的厉鬼,最后永世不得翻身,这是非常狠的一种降术!”阿蝶解释道。

    我听完以后浑身发抖,如果说,痋术还需要痋虫跟受体之间相互接触的话,这降头术纯粹就是一种诅咒,只要有你的东西,远隔千山万水也能杀人与无形,然而这些对我们并没有什么卵用,当务之急是要赶紧离开这可怕的绿色地狱。

    “妹儿啊,咱们别整这些没用的,你读出来点儿啥没有啊,这老糟婆子跟外界有接触吗?她总要买点儿的东西啥的吧?”胖子发愁的问道。

    阿蝶说:“我从这个老太婆的记忆里了解了周围的情况,她跟外界接触并不多,完全处于自给自足的状态,柬埔寨和天朝不同,这里有很多未开化的类似于生苗寨子一般的部落,我们进入的这一片丛林范围很大,里面儿隐藏着一些极为野蛮的土著民族,如果不采取一些保护措施,我们很难从这里走出去!”

    “此话怎讲?”梅姐好奇的问道。

    阿蝶顿了顿说:“此处山中毒虫毒瘴很多,我们纵然有些本领,也难免中招儿,现在正处于未开化的野蛮区域的中心地带。”

    娟子皱眉说:“我不理解,小姑子,这些死人不都是从坟墓里刨出来的吗?还穿着新的衣服,证明有人来上坟,既然来上坟的话,那应该和外界是相同的啊,怎么又……是处于野蛮区域的中心地带。”

    梅姐说:“要我看,不用这么麻烦,我能日行千里,我先在周围的区域勘察一番,找到最近的出口儿然后再回来跟大家回合。”

    阿蝶说:“嫂子不可,正如我所言,这里危机四伏,虽然你是妖精,但毕竟是肉身,有些危害是防不胜防的。”

    她顿了顿接着说:“二嫂子的话说的不错,但是从坟场到这里,死人可以走,我们却不行,我们要是凭空过去的话,那非中招儿不可!”

    我发愁问道:“妹妹,那你说怎么办?”

    阿蝶说:“这老太婆的尸兰花可以驱散一些毒虫和瘴气,我们装一些在身上,可以免除毒灾。”

    “你说的,是这些装小坛子里的碎野花吗?”我吃惊的问道。

    阿蝶点一点头:“不错,这是这些野花,别说我们,就是老降婆想出山,身上也要装着这些东西,我们刚才完全的暴露在这片丛林里,能走到这儿,已经是万幸了,所以,外界的区域虽然距离我们不是太远,但是想出去,却没那么容易!”

    胖子说:“既然如此,我们就沿着这些尸体开始来时候的道路反着走回去,然后直接就出去了,哪里有这么麻烦!”

    阿蝶摇摇头:“大哥,不能走那条路,那条路不是给活人走的。”

    她沉思了一下继续说:“虽然,坟场距离这里不远,而且也能最快到达开化的人类聚居地,但沿途多有一些降头陷阱,还被野蛮的食人部落包围,就连这个降婆自己出去,也要格外的小心,我们只能选择另一条路,远是远了点儿,但是少了人为的降术,只有毒虫和毒瘴之类的东西。”

    阿蝶讲着讲着,我们也明白了她的意思,这些野蛮的未开化土著占据着这些被外界称为无人区的地方,会偷一些尸体回来进行恐怖的邪术,但他们并不骚扰正常的人类,就跟在云贵一些地方,虽然我们知道山那边儿有一些没有开化的生苗,但从来没人过去,也没有沟通交流。

    每个土著部落都占据着一片地盘儿,这个降婆相当于从死人坟场里往外偷尸体,干的也是极为隐蔽的行当,部落之间纠斗纷争很多,彼此在交界区域多有一些防护的降头,越是靠近坟场的地方,这些土著民族争夺的就愈发激烈,我们过去,相当于没事儿找事儿。

    老降婆不能靠近优势区域,只能用控尸术偷偷摸摸的从坟场往外偷尸体,看似遮天蔽日的热带原始森林,里面儿隐藏的矛盾和纠纷,原比我们想象的复杂的多,所以阿蝶最后宁愿舍近求远,走一条隐蔽的小路。

    阿蝶说:“国外根本没有国内安全,这些无政府土著占据的地方,连官家都没办法拾掇,有些误入其中的游客失踪了也就失踪了,所以我们少趟这片浑水,给这个老太婆读痋,第一,我们找到了防护措施,第二,找到了相对安全的出去的路,大家跟着我走,最后我们可以直接到了国道上!”

    一听阿蝶这么说,所有人心里也都有了底,可是一想到那邪性的尸兰花,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儿膈应。

    阿蝶在老降婆的屋子里翻了起来,说实话,这里面儿的一切在我们看来都格外的恐怖,生怕跟粘毛赖一样碰触到一点儿就倒霉,阿蝶因为心里有底所以不在乎,她找出了一个罐头瓶子,里面儿装的像是绿泥一样的东西,让我们往自己身上抹一些。

    那东西有股奇怪的草药味儿,闻得人脑子生疼,阿蝶说:“虽然尸兰花可以驱散一些毒虫,但是对于东南亚花斑蚊子没有用,这种花斑蚊子的毒素对于当地人不要紧,因为他们长期生活在这里,身体里已经有了抗体,但是咬我们一下,说不定能要了我们的命!”

    众人一听这话,都纷纷的从那瓶子里抠出来一些往自己身上抹着,当然都是皮肤暴露的地方,这种绿泥一接触皮肤,先是火辣辣的刺激感,然后就是强烈的冰凉,像是超级风油精一样,想来这也是这老降婆驱除蚊子的东西,被我们照单全收了。

    我有点儿担心的问阿蝶:“妹妹,我刚才被那牛蝇子给咬了一下,不要紧吧……”

    阿蝶说:“咱们是痋人,应该问题不大,但是其他的伙伴们被咬了,那就不好说了,我们现在赶紧上路,趁着天黑早早离开这个恐怖的区域。”

    全队所有人都能夜视,这是我们的又一巨大优势,虽然这些野蛮的土著们够畜生,但他们本质上毕竟是普通人,晚上还是要睡觉的,我正好利用夜晚的天时逃出去!

    离开了老降婆的茅草屋,我们一路向西北方向走去,阿蝶在前面儿引着路,众人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儿。

    说来真是奇了,之前我们在丛林里行走,身上总是会有一些莫名的小虫子叮上来,误打误撞也好,总之大家都是不停的挥舞驱赶,但是抹上了这柬埔寨超级风油精以后,再也没有虫子赶靠近我们。

    现在是晚上六七点的光景儿,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丛林里的温度终于不是那么炙热了,我们的脚步也渐渐加快。

    这个时候,青木突然叫道:“你们快看啊!乌云!要下雨了!”

    众人抬头看去,但见原本还通透黑蓝的天空,一下子乌云滚滚简直就像是放烟雾弹一样呼呼的遮天蔽日的涌了过来,那势头简直就像是在一盆清水里倒上一瓶墨汁!

    我也倒抽一口凉气,这东南亚的气候好古怪,就连乌云居然也是那种翻滚的出现,在天朝,天上的云彩虽然也会动,但却是整体移动,这种翻滚的样子,可是从来没见过。

    阿蝶却突然显得很紧张,冲大家说道:“这不是乌云,这是蚊子!”

    一听阿蝶这话,我们都懵逼了,我擦!蚊子,蚊子构成的乌云,我的天!

    之前,我一直以为在723地下工程里的蟑螂乌云算是有生之年见过的最有气势的存在,但是跟这蚊子乌云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根本不值得一提!

    眼看乌云杀了过来,娟子有些害怕了,哆嗦着说道:“姐姐,要不,要不我们用妖法……”

    阿蝶说:“嫂子不要怕,它们应该是去找有水的地方,我们沿着地势高的地方走,尽量不要碰触周围的枝叶,应该不会……”

    我一听她说应该,还支支吾吾的样子,心里就没底了,还是胖子反应快,他冲梅姐说道:“灵儿,赶紧,用八咫镜催动冰法,把我们周围的温度给降低,这种低级的生物对温度很敏感,只要温度一低,它们自然会回避!”

    梅姐会意,掏出了八咫镜,将我们十几个人周围护上了一层冰圈儿,温度瞬间就降低了,周围的枝叶上还附上了一层冰霜。

    然而梅姐的冰法刚刚施展完,那片黑云直接压了下来,周围瞬间生成了一团团的黑雾,一阵阵蚊子“嗡嗡儿”的动静简直要把人的头皮给撕破!

    原本翠绿的树叶,瞬间就变得乌黑一片,就像是前几年环保措施没有推行的临汾一样,楼房墙壁上都是煤炭面子,现在的情形跟那个很像……我们宛如又回到了地下煤城之中。

    直接上堆满了黑蚊子,然而黑色,只是集中簇拥的表象,仔细观察,这些蚊子翅膀下的肚囊子,全都是花花绿绿的存在,让人看一眼就感觉身上不知道哪个地方被咬了一包一样。

    现在不要说走慢点,只要我们往前走一步,都会不自然的碰触到这些祖宗!

    (本章完)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