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三百一十三章 野小鬼儿
    第313章野小鬼儿

    阿蝶说:“它们怕冷,都躲在树叶下面,现在不是那么猖獗了,我们加快速度赶路!”

    我们走着走着,突然看见前面儿的树木似乎都蒙上了一层白纱,在月光下映着微微的荧光,还有一些类似于门帘儿的东西,从树枝上像是柳枝一般的垂了下来。

    虽然是垂了下来,但是比柳枝要细的多,感觉更像是蜘蛛丝,却没有蜘蛛丝那般的轻盈,竖直的垂下,样子很整齐,上面儿还有一颗颗的类似于珍珠的东西。

    并不是一颗植物上有这些,几乎所有的树上都挂上了这些霓裳水晶,朦胧的月夜下,竟有一种说不出的凄美……

    胖子感慨道:“没想到在这绿色地狱的丛林深处,还有这么美的夜景,诶?小阿妹啊,这是什么东西啊?”

    阿蝶却没有我们这么好的心情欣赏这份诗情画意,她轻咳了一下说:“我们遇见麻烦了,要想继续往前走,必须用二嫂子的火法开路了!”

    “怎么回事儿?”梅姐皱眉问道。

    阿蝶说:“这是一种菌,是废弃的降料里生长出来的,降头术使用过程中会产生很多的垃圾,这些垃圾被当地的土著们随意的抛洒进树林里,一来施肥,二来可以生长出很多的菌类相当于篱笆,保护部落的范围不受外人干扰。”

    “你们仔细看那细线上的珠子,是会慢慢移动的,它们都是一些可怕的毛毛虫!”阿蝶说道。

    一听她这么说,我们所有人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胖子连声说:“我靠!我还以为是奠柏吃人树呢,这比吃人树还恐怖!”

    阿蝶说:“奠柏只是一个物种,你看前方基本上全都是这种菌丝,这些毛毛虫是吃降头废料生出的菌丝长成的,里面儿指不定混杂了那些可怕的东西,我们必须用火开道儿继续往前走,我们也是倒霉,拐来拐去,竟然拐进垃圾堆里来了。”

    这个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阵阵沙沙的动静儿,还有厚重的喘息声儿,众人一惊,纷纷的回头看,但见后面儿的一颗大树下的阴暗处,两个绿色的小眼睛死死的盯着我们。

    一开始,我们还以为是野兽,然而再仔细看时,那根本就不是什么野兽,只是一个像是两三岁大的小孩儿,皮肤铁青,眼珠子很大,似乎没有眼皮,那微微转动的小眼睛里充满了狠毒,他没有头发,但是一看就是那种东南亚的人种。

    声音不是从小孩儿的位置传出来的,似乎是在他身后十米左右的位置,我还在惊愕,但见又是两三个小孩儿从大树后面儿闪身出来,也全都是那种年龄极小的幼儿,他们形态诡异,身上似乎都有一些疤痕,一道道的结着血痂。

    我还在愣神儿,阿蝶马上用胳膊挡住大家说道:“我们快往一旁躲!”

    众人纷纷的往旁边儿闪身,但见那三四个孩子,其中一个较大的鬼鬼祟祟的向我们靠近,而其他的几个,则是就着爬到了树上。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我们能躲闪的空间很有限,再往一旁靠,说不定就会碰触到那些毛毛虫水晶丝,然而从那小孩儿的眼睛视角来看,他又好像是看不见我们。

    “大家都不要动,不要发出声音,站好!”阿蝶小声儿说道。

    众人会意,全部都僵直的站在一旁,给这个孩子让出了一条道来。

    这小孩儿不用说,肯定不是活人,但是他的肢体动作协调,有着儿童的那般灵动,他一边走一边后头看,一点点儿的从我们身边儿擦身而过。

    他从离我不到半米的距离走了过去,人刚一靠近,一股股极为难闻的恶臭钻入了鼻息,这股子气味儿我从来没有闻过,像是虾酱坏了的种呛人味儿,和臭鸡蛋味儿混杂在一起,小孩儿走到了前面儿,用手轻轻的撩开了那些毛毛虫蛛丝,然后站在原地不动,回头看身后看。

    他的目光锁定在刚才出现的大树旁,这个时候,那阵阵厚重的喘息声儿靠近了,我们仔细一看,竟然是一头大野猪!

    这野猪的块头儿很大,至少也有千斤,正在追逐着躲在水晶帘儿后面儿的绿眼小孩儿。

    它似乎意识到对方躲无可躲,前蹄开始不停的刨着土,气势汹汹的做好了冲刺的准备。

    野猪也家猪不同,充满了野性,此时的它像是饿狼一样眼珠子通红,鼻息喘出的恶臭真切的刺激着我们的嗅觉神经。

    接着,它发疯一般的冲了过去,直直灌入那水晶帘之中,而那个小孩儿,像是猿猴一样纵身一跃跳上了树,立刻消失在茫茫的黑夜中。

    我很吃惊,这孩子的速度快极了,简直就像是瞬间移动一样,那野猪钻进去以后直接懵逼,还抬头四处打量那小孩儿躲哪里去了。

    我见那毛毛虫水晶窗帘蒙在野猪的针刺般的后背上,似乎也没什么危害,野猪悻悻的直哼哼,四下转着圈圈似乎不甘心离开,不想放走刚才的猎物。

    此时,但见那如白纱一般的水晶帘儿上,一颗颗珍珠般的毛毛虫像是一道道电流一样,缓缓的沿着晶丝移动着,宛如灌入野猪的身体,就在野猪寻找无果,准备离开之时,突然嘶声力竭的惨叫了起来,然后就是满地打滚儿,扬的泥土枯叶到处都是。

    那一声声惨叫极为骇人,根本不是什么好声儿,若不是极大的痛苦根本发不出来,像是被人拿烙铁烙了一般。

    泥点子崩的我们身上到处都是,我想往后躲一躲,阿蝶一把抓住了我示意我不要乱动。

    野猪疼的发了疯,开始用头撞大树,那大礼堂柱子般粗大树被野猪撞的剧烈的摇晃了起来,枝叶挂着水晶丝悠悠的舞动,像是一个得意的魔鬼一般。

    野猪开始四处乱跑,见树就撞,似乎只有用另一种痛苦来代替眼下的伤害才能使其好受点儿,我很担心,担心这个败家玩意儿把我们头顶上的枝叶窗帘儿给抖下来。

    它折腾了不到十几秒,就躺在地上站都站不起来了,接着浑身开始溃烂,那原本厚实坚硬的猪皮,像是腐烂的糟糠一般,从身体上慢慢的融化了下去,整体速度极快,仿佛整个猪就是用黑蜡塑成的,现在碰见了火,开始融化了。

    这个时候,我听见了旁边儿的大树上传来了嘻嘻的笑声,几个小孩儿从树上蹦了下来,然后猫着腰快速的向那恶心的野猪尸体跑了过去,之前当诱饵的那个小男孩儿也出现了,他从树梢后面儿钻了出来,一跃而下,如同一只夜枭一般蹦到了死尸的近前。

    接着,这些孩子们就开始吃起来那些如同沥青一般的野猪尸体,黏糊糊的像是糯米糕,看得人只反胃。

    我很惊诧,这些孩子到底是人是鬼,好像也不是僵尸,难道是核辐射后的变异品种儿,我不得而知。

    我们不说话,像是木头一样静静的等着他们吃完,几个孩子吃完以后,还在那野猪的身上尿了尿,然后蹦蹦跳跳的离开了现场。

    他们吃不了多少,那野猪估计能管他们一个星期的口粮,见他们走了,我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问阿蝶:“妹妹,那些孩子是什么鬼?”

    阿蝶说:“那些小孩儿可不得了,都是一些被丢弃的小鬼,害死自己主人后三五结伴,游荡在这原始森林里。”

    “害死自己的主人?”娟子好奇的看着阿蝶。

    阿蝶点点头:“养小鬼儿很麻烦的,稍微一不注意,怠慢了,就会让它们把怨气转化到自己身上,而且小鬼儿长到一定的年龄,必须给除掉,因为随着长大,它们会明白一些事情,到时候直接反噬你!”

    我唏嘘道:“那怪我看它们一个个非人非鬼,又不像僵尸,诶?这帮家伙倒是不怕毛毛虫水晶丝。”

    阿蝶点点头:“不错,它们本身就是降头的产物,这里的垃圾对于它们来说完全是乐园,而它们也喜欢吃那些被降头祸害死的食物在这个森林里游荡,看来我们面临的麻烦还不止这些水晶丝。”

    胖子皱眉问道:“那……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克制这些野孩子的?”

    阿蝶摇摇头:“没有办法,说心里,僵尸,鬼,蛊痋等等,这些都是咱们对邪物的一些命名,而真正邪祟的存在,分类要远远比这些复杂的多,小鬼儿之术在天朝没人研究,也不好说分为哪一类,所以我们还是小心为好。”

    梅姐发愁道:“那可怎么办?本来还说一路烧过去,现在又多了这么一种野小鬼!”

    阿蝶说:“不打紧,这些小鬼儿畏惧火光,趁着夜色更能起到震慑的作用,我们赶紧上路吧。”

    娟子的火法开道,那些水晶丝纷纷焦黑打卷儿成了一团儿,说也奇怪,这些东西烧焦后所散发出的,不是那种蛋白质燃烧后的臭毛子味儿,反而有种医院里消毒液和厕所里穿堂风儿混杂的那股子气息。

    梅姐和娟子两个人搭配好,当火势大一点的时候,梅姐就用冰法控制住,避免引起火灾,我们且停且进,终于在凌晨拂晓的时候,看见了那外围的所谓国道。

    老铁!还在找&ot;梅花醉人&ot;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ot;易看小说&ot;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本章完)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