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三百一十五章 狡猾的阿旃
    第315章狡猾的阿旃

    跟随着这些虔诚的信徒,我们一路来到了寺庙的正殿之内。

    这寺庙的正殿和国内的很不相同,与其说是正殿,不如说是一个大的礼堂,面积总有上千平方,进去之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尊五六米高的金佛,闪烁着耀眼的光辉,不用说这尊金佛是用纯金打造的,阿旃佛早就富可敌国了,打造一个纯金的巨型佛像完全不在话下。

    佛像的面孔还是释迦摩尼佛,不过在他的怀里,有一朵莲花,端坐的是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儿,下面儿用梵文写着一溜字。

    这个场景,我不知道在哪里见过,虽然我不懂梵文,但是我知道,下面儿写的是天上天下唯我独尊!

    那小孩儿也被打扮成佛陀的形象,脸上粉嘟嘟的,但是他并不是一个活人,只是一个蜡身雕像,真正的阿旃佛,并不在现场。

    两个西霍痋师站在金佛身旁,装腔作势的双手合十,向来参加祭祀的人们行礼。

    这两痋师穿着袈裟,但给人的感觉却十分的庸俗,一点儿也没有中土高僧的那种神圣感,我隐隐的感觉到有点儿不对劲儿,今天这阿旃佛的本尊很有可能并不来,完全就是靠忽悠来完成这个祭祀。

    我担心的冲胖子说道:“大哥,这个王八蛋只是摆着个假身糊弄人,真身并没有到现场。”

    胖子沉吟道:“老弟先别着急,让子弹飞一会儿,我们就在这个寺庙中潜伏下来,直到他出现为止!”

    眼下也只能是这个办法,不过话说回来,阿旃佛确实也只在这个寺庙里活动,这里是他的道场,平时并不像名人政要一样到处乱窜,只要我们守住这个地方,一定可以逮住机会见到他。

    似乎阿旃佛有种预感,今天将会有不寻常的事情发生,所以有意的规避并不出现。

    在大厅之内,摆着一排排蒲团,这些惨败的人们都规规矩矩的坐在蒲团上,一脸笃信的闭上眼睛,嘴里似乎还念念有词,他们有男有女,都披着寺庙里特制的袈裟,统一着装,还真有点儿那么回事儿。

    阿蝶冲我说:“哥哥,你仔细看,这些袈裟上都蜈蚣痋的痕迹!”

    我仔细一瞅,但见那针线缝隙之间,似乎真的有什么东西在蠕动,就像是线头儿在颤抖,倒是看不出是蜈蚣来,只是可以确定的是,那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祭祀正式开始,在佛像的香案之前,摆着一个硕大的铜鼎,模样很奇怪,又有点儿像是和尚要饭的钵盂,接着,但见一个痋师抱来了一个只有几个月大的婴儿,把他静静的放进了铜鼎之中。

    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心说这怎么个意思,是要拿这个孩子……

    我刚有这个念头,但见另一个僧人,端着一个金色的盘子走了过来,盘子上有盖子,看不出里面儿是什么?

    痋师僧侣把盖子揭开,我的头皮瞬间就发麻了,但见那盖子之中,密密麻麻的全部是蜈蚣,完全就像是老房子里蚰蜒一般的那种蜈蚣,极为恶心麻应人!

    接着,他把这一盆子蜈蚣倒入了装着婴儿的铜鼎里!

    一声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传来,听的人浑身起鸡皮疙瘩,这些畜生,跟岛国鬼子一个德性,根本就不是人!

    大厅里盘腿儿坐着的信徒们,丝毫不为动容,都静静的等待着,完全就像是一群木头。

    让我想起了鲁迅先生笔下的那些看客,这些人已经没有灵魂了,完全成了阿旃的行尸走肉。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个所谓的阿旃,简直就是现代版的阿尸公主!

    蜈蚣在铜鼎了撕咬着,我甚至听见了它们锋利的肢腿儿摩擦铜鼎的声音,哗啦哗啦的,听的人头皮发麻,孩子极为凄惨的叫了几声儿之后就不再发出声音可见蜈蚣的毒性之猛!

    蜈蚣的毒属于腐蚀性毒液,和蜘蛛的类似,不像是蝎子的毒,蝎子的毒属于神经毒素,虽然咬了以后是最疼的,但是并一定致命,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还会治疗风湿病,但是蜈蚣毒纯粹就是破坏你的肌体组织,把你变成一滩消化液!

    那铜鼎之内哗啦哗啦的声音越来越激烈,似乎那些蜈蚣全部都长大了,力道格外的迅猛!

    这个时候,痋师们找来了一个鼎盖,将铜鼎给盖好,然后在鼎子下面儿架起了火,开始煨烤里面儿的蜈蚣。

    火焰一架起,铜鼎之内的抓挠撕扯声更加剧烈了,两个痋师双手合十,装逼的闭住眼睛,嘴里念念叨叨了起来。

    这两个魔鬼正在进行诡异的仪式,而大厅里的信徒们,嘴巴也不停的在念叨,令人惊奇的是,他们念叨的经文竟然出奇的一致!

    阿蝶说:“哥哥,你看见了没有,痋师们已经利用痋术带着这些遨游天国了,他们现在完全活在自己的意淫中!”

    我皱眉瞅着这些人,但见他们一个个都是一脸满足,甚至微笑的样子,就跟抽了大烟一样,只有旁边儿站立的僧人们,一个个面无表情,神色泰然。

    “现在先是带他们领略一下天国和来世的样子,然后有兴趣的人,可以直接穿过虫洞,亲自体验一下天堂的风采!”阿蝶说道。

    我抽了抽鼻息四下观望,我现在并不在乎这些人意淫什么,我焦心的是,为什么正的阿旃还不出现。事情怎么这么的不顺。

    这个时候,那个痋师突然大叫了一声,把我吓了一跳,接着嘴里就开始硁硁硁硁的说起泰语来,像是在念诵着诗篇。

    这东南亚的语言是全世界最难听的语言,就像是鼻腔里卡了一口痰怎么也吸不出来的感觉,骨子里透着一股贱气,而梅姐竟然略微听懂了一些,不由惊叹道:“这些人太畜生了!”

    “灵儿,到底怎么回事儿?”我皱眉问道。

    梅姐沉吟道:“林姐姐生前在泰国也有业务,和正大公司多有往来,所以懂一些泰语,他们是按照阿旃佛的指示,从民间找出一些恶魔转世的婴儿,带到祭祀仪式上让蜈蚣咬死,然后将蜈蚣的粉末赐给这些虔诚的信徒,可以包治百病!”

    我冷笑了一下:“全世界的邪教都是一个套路,以治病,世界末日为噱头,愚弄一些主观意识薄弱的人,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和其他的邪教头子不同,这个阿旃,是有真本事的,或者说,他本人都可以不出面,完全就是靠下面的马仔完成种种恐怖的行为。”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那铜鼎之内的抓挠声渐渐平息了,盖子打开后,痋师们开始取出里面儿的痋粉,一个个由香囊包好,赐给下面儿虔诚的信徒们。

    接着,就是所有的人在大厅里吟唱,乌拉乌拉声一片,听的人格外的心烦!

    就在我百无聊赖,等待着阿旃活佛出现的时候,突然,痋印戒指给我发来信息,脑子猛的嗡了一下,那个阿旃活佛,在寺庙后面儿似乎露了一下身,然后快速的就消失了。

    我猛的醒过神儿,拉了阿蝶一下,说道:“他出来了,他出来了!”

    “在哪儿?”

    “后院,他出现了一下,又消失不见了!”我皱眉道。

    阿蝶说:“那有可能是他在虫洞里穿梭,咱们耐心的等待,我估计他一会儿就会来到前厅!”

    我们静静的等着,那痋师们神色庄严的像是唐僧讲经一般的坐在神龛蒲团前,嘴里念叨一句,下面儿的信徒附和一句,一直叨了一个多小时,听的人浑身刺挠,然而那阿旃活佛再没出现过。

    直到两个小时后,阿旃佛的信息才又出现,然而不到一分钟就又消失不见了,我有点儿hold不住了,我准备不等他到前厅,直接去后院捉他去!

    我冲阿蝶说:“夜长梦多,我们要赶紧行动,我觉得他已经警惕起来了,再往下对我们没什么好处!”

    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梅姐和胖子,他俩也表示如果就是直接泼上痋血的话,那我们就不要拖延,趁着这家伙现在还能看得见摸得着,要是等到他警惕了起来,躲在虫洞之中一切靠手下的痋师代理,我们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于是我们众人又匆匆的退出了前厅,一路向后院儿走去。

    到了后院,我们都有点儿懵逼了。

    前院是一个气势磅礴颇具古韵的寺庙,而后院儿,居然也有一个类似的殿宇,不过破败很多,给人的感觉像是坟地一样,在殿宇的旁边儿,还有一个白色的宝塔,属于那种藏传佛教的舍利塔,那个阿旃佛就是在那个白塔中时不时的传出存在的信号儿。

    我们一路跑了过去,但见地面上到处都是枯草垃圾,缝隙间还游走着大小不一的蜈蚣,看到这些,那就再清楚不过了,阿旃佛必然躲在里面。

    这个时候,那家伙的又出现在白塔中了,而且这次十分的稳定,似乎没有再隐遁的意思。

    我冲阿蝶说:“我们现在就冲进去,不管三七二十一,泼他一逼脸再说!”

    (本章完)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