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三百一十七章 扭曲的世界
    第317章扭曲的世界

    不知道走了多久,黑雾中渐渐有了光线,一股股清新的空气涌了进来,我们宛如进入了一片森林之中,耳边还听到鸟儿的啼鸣声。

    我知道,阿旃这个家伙把自己的禁地给改造成了旅游区,难道说,我们进入了他的老窝了?我擦!这可真是诡异的地方,我一定要好好看看!

    终于我们走出了浓雾,面前出现了一片片茂密的森林,令人奇怪的是,这些树木不是那种亚热带的阔叶林,而是只有在东北和内蒙看到的针叶林!

    我真的有点儿懵逼了,我们在庾滇的禁地,看到的都是西双版纳的热带雨林,这里却成了东北兴安岭的模样,难道说,虫洞带着我们直接来东北了?阿旃带我们来这里干毛?

    当我们彻底出来后,身后的虫洞暗门儿不见了,回头看去,只是一颗粗壮的大树,好几个人合抱才能抱住的那种……

    我们都懵逼了,痋血激活的痋印戒指一点儿信息也没有了,别说西霍的阿旃佛,就连我们庾滇自己的人都找不见了,仿佛瞬间失去了作用。

    “我擦!阿蝶,我的戒指失灵了!”我吃惊的大叫。

    阿蝶也是眉头紧皱,环视着四周的景象,喃喃的说道:“这里似乎也是一个禁地,我们被阿旃给带入了一片未知的空间内。”

    “!那他现在在哪儿?”胖子吃惊道。

    我苦逼的摇摇头:“现在谁也刺探不到,看到的只有我们自己。”

    冯可可摊开自己的手掌,用隔世之眼看了看周围,轻叹一口气:“这个小胖子好生的狡猾,我现在也找不到他的踪迹了,似乎他是有意要带我们进入这里的。”

    梅姐说:“我们低估阿旃的本事了,他不但改造了自己的禁地,还发现了无数个虫洞,已经摸清了虫洞的奥秘。”

    “这就像是一个紊乱的函数,阿旃可以把我们引入一个个扭曲的未知世界中,将我们永远的放逐,又或者伺机的杀掉……”梅姐又在谈她的高深理论了,我一听就脑袋疼。

    然而阿蝶却也轻声附和:“嫂子说的对,我们可能被他囚禁起来了。”

    一时间大家都没了主意,不知道该怎么办?冯可可沉吟了一下后说道:“大家不要慌乱,我想,我还是有办法的,容我沉思一会儿。”

    说罢,冯可可打坐在了地上,像是一尊观音像,她的前世那是真正的密宗活佛,而且套路和痋术完全不同,一定可以发现里面儿的蹊跷。

    冯可可抬起自己的手掌,举过头顶,做着类似于瑜伽的动作,但见掌心处的眼睛不停的转着,又像是雷达一样在搜索阿旃的信息。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总有两个小时,冯可可就是机械的重复着自己的动作,看得我们这些人一个劲儿着急,胖子的烟都抽了七八根儿了,有些不耐烦的问道:“媳妇儿,你发现什么了没有。”

    冯可可不理她,继续双手做着优雅的舞摆,刚开始看她的动作觉得挺新奇,现在看,就像是跳大神一般,我也渐渐的失去了耐心。

    这个时候,冯可可眉心处突然裂开了一道缝隙,一只竖着的眼睛睁开了,胖子吓了一大跳,惊呼道:“我靠!老婆,你怎么也跟灵儿一样了,有第三只眼?”

    冯可可低声沉吟道:“你们跟我走吧,我知道他在哪里?我们现在陷入了一个扭曲错乱的世界中,有很多事情不能拿常理来判断,所以见到了什么也别稀奇。”

    嫂子的话诡异的很,还见到啥不要稀奇,我他娘的什么古怪的东西没见过。

    我们沿着穿入到了丛林中,一步步的向前走着,这里很温暖,又不像是东北的那种针叶林气候,我们走着走着,前方出现了一个村落,一群群淳朴的人们在劳作着。

    仔细看去,这些人都是黄种人,穿着跟东北老乡一样,不过一看就是五六十年代的装束,有点儿像刚解放那会儿的。

    他们说的话也是浓重的东北话,让人听起来很亲切,我的心放进了肚子里,娘的,多少天了,终于听见人语了。

    冯可可说:“我们先过去,问问他们这里的情况。”

    我们走了过去,这些老乡看见了我们以后,一个个都吃惊的睁大眼,不过东北人浓厚人情味儿马上就体现了出来,胖子上前问了几句话后,他们一个个大大咧咧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还吵吵着让我们去他们家里吃饭。

    我们本来就是想问问路后就继续往前走,结果盛情难却,硬是被他们拉进屋子里,摆上了丰盛的饭菜。

    老乡们很热情,上来都是肉,炖的蘑菇,关键的问题是最起码话能听懂,不是东南亚那种吭哧瘪肚的鸟语。

    我们向老乡打听起了周围的情况,令人震惊的是,这个所谓的世界,比我们想象中要大的多!而且,现在的时间是1984年!

    庾滇的禁地,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孤岛,而这里,却像是另一个扭曲的世界!

    要说阿旃善于发现或者改造虫洞另一头的禁地,这我们都能理解,怎么,还出现了另一个扭曲的世界呢?这太夸张了!

    我们所处的位置,位于贝加尔湖畔以西,这里本来也是天朝的领土,但是后来被老毛子给抢走了,然而在这个世界中,贝加尔湖还是属于天朝的,天朝面积比之前大了很多。

    冯可可说道:“在我们现实生活的世界中,存在很多平行世界,差之毫厘谬以千里,阿旃很可能发现了进入平行世界的钥匙,所以带着我们到处乱跑,相当于放逐。”

    “他现在去的位置,就在东边儿的大湖里!”冯可可说道。

    一听说我们要去东边儿的大湖,老乡马上就紧张了,连连摆手:“诶呀我的妈呀,你们不能去哪里啊,哪里老冷了,能把人活活冻成冰渣子!”

    “怎么个冷法?”梅姐微微笑道,对于梅姐来说,寒冷根本就不是问题。

    老乡解释道:“别看我们这里暖和,往东走三十里,就到了老冰山了,翻过老冰山,那边儿的温度都不是人能待的,足足有零下六七十度!”

    我一听这话,倒抽一口凉气,感觉诡异的很,我们现在所处的环境,温度估计有二十度左右,怎么一翻过老冰山,那边儿的气温就能降低到零下六七十度,这太匪夷所思了。

    娟子也好奇的问道:“大叔,为什么那里的气温那么低啊,跟这里相差太大了吧?”

    老乡抽了两口旱烟解释道:“谁知道呢?据说是暖风都被老冰山给挡住了,而另一面儿全是冰雪的世界,娘的,那里还经常有老毛子出没,我给你们讲,老毛子老牲口了,连死人都吃!”

    基本上了解了一些信息,我们也吃饱喝足了,准备上路了,然而热情的老乡们一听说我们要翻过老冰山,立刻都动员了起来,给我们准备了大量的吃食,还有棉衣之类的。

    我们都被这里淳朴的民风搞的有点儿懵,可能以前在城市那种冷漠的环境下,早就已经忘记人味儿的感觉了。

    根据老乡们的说法,翻过老冰山,寻常食物带的多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多带一些动物油脂,那地方冷的出奇,一定要有充足的能量补充,另外还专门儿给我们配了十条狗拉的雪车,最后老乡叮嘱,虽然不知道我们去那个地方是干什么去了,但是差不多点儿就回来,那里不是人待的地方。

    他们盛情难却,我们不好意思不收,那里如果真的像老乡们说的那么冷的话,确实不能一直靠娟子透支自己的火法!零下六七十度,别说身体,就是呼吸一下,肺都疼!

    老乡的车子很有意思,下面儿是胶皮的轮子,可以折叠,翻过了山,到了平原的雪地,就可以让狗儿们拉着车继续往前走了。

    老乡们很富足,村子里的干货也不少,我们拉了整整一车的装备,能想到的东西都装备的齐全,食物,衣服,取暖点火用的燃料啥的一应俱全。

    唯一令人遗憾的是,这里无法提供武器,国家管制的很严像武器这种东西老百姓是不能随便拥有的。

    到了我们出发后狗儿们拉着车,我们几个坐在上面儿慢悠悠的往前走,这些狗也不是以前在国内经常可以见到的中华田园犬,而有点儿像阿拉斯加狗,毛很长个头儿很大,四蹄儿着地能到我的腰部。

    胖子和娟子最是喜欢这些狗,说是这些老百姓真是太败家了,这么好的狗放在咱们那个时代最起码能卖好几万块钱,都是当宠物来养,在这里只能当拉车的苦力。

    我们走了整整一个白天,终于来到了那个所谓的老冰山面前。

    山峰并不高,还有很多豁口儿可以绕过去,只是我不理解,为什么两边儿的温差竟然会这么大!

    绕过过山坳,就直接进入了冰带,令人感到惊愕的是,情况确实是像老乡们说的那样,一进入这里,温度迅速下降,从之前的二十来度,瞬间下降到了零下十度左右,梅姐提议,大家现在就赶紧把衣服给穿上,防止温度瞬间降低!

    (本章完)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