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三百一十八章 湖面寻踪
    第318章湖面寻踪

    姑娘们冻的瑟瑟发抖,我让大家赶紧把衣服穿上,远处的天空已经成了发黑的深蓝色,山脉顶尖儿的边缘也泛起了一层层的乌青,一股股寒意直透人的灵魂。

    根据老乡们的提议,我们在进山之前就已经充分的饮水,因为过了山口儿,这边儿就没有液态水了,有的只是硬邦邦的冰坨子。

    这里不但冷,而且风很大,娟子尝试着用八咫镜催动火法给大家取暖,但是在强风的席卷下,火苗子很难控制,搞不好就会燎到人的身上,还是穿上棉衣棉裤保险一些。

    越往里走,温度越低,狗儿们呼出的气瞬间结成了冰雾,温度已经迅速的下降到了零下三四十度。

    梅姐说:“在这个时间和空间都扭曲的世界,我们不能拿常理来审视气候的情况,正常的温度和冰川期并存,温度说不定会在极短的时间内降低,娟子你要做好随时生火的准备!”

    梅姐的话,让我想起了以前看过的一个米国电影叫《后天》,当冰川期来临的时候,温度降低的速度曾经达到过每秒降低10度,幸存的人们争先恐后的往屋子里跑,跑的慢的,直接被冻成了工艺品。

    这老冰山后面儿的极寒冰带,说是冰带,却没有多少雪,都是坚硬的冻土,土壤在这里被冻的跟水泥一样硬,干冷干冷,我们体内的水分随着呼吸大量的挥发,一个个都口干舌燥,而且还极端的疲惫。

    冯可可说:“这冰带区域很诡异,不但气候寒冷,好像重力场也发生了变化,大家感觉到没有,我们越走越累了!”

    胖子早就气喘吁吁了,他摆着手说道:“我早就感觉到了,本来我的体重只有180,现在感觉却像是有200多斤一样,穿上这厚重的棉衣,脚步感觉更沉了。”

    这里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死亡之地,我现在都有点儿怀疑,阿旃是怎么穿过去的?冯可可咬定阿旃在东边儿的贝加尔湖里。

    好在有这些狗儿们托着行李,我们走累了可以搭起帐篷,坐在里面儿吃娟子用妖火灼烤的鹿肉,喝点儿水补充体力,在这种极寒的环境下吃东西都要赶紧吃,不然会瞬间冻成冰坨,还有尿尿也是,现在的温度已经降到了零下50多度,长时间把自己的丁丁暴露出来,真的有可能冻成冰棍儿。

    我们走了足足两天三夜,晚上都是娟子值班儿,倒不是担心野兽什么的,而是怕温度突然降低我们还没感觉到疼呢,就已经被冻死了。

    梅姐说:“在这个未知的世界,我们不要拿地球的极限温度来考量,地球上最寒冷的气温是在南极,曾经出现过零下83度的极限温度,然而这里,说不定会到零下100多度,那样的话,氮气都会液化了。”

    我记得以前林薇薇在实验室里做项目,我给她从奶牛育种中心买过液氮,6块钱一升,那温度是零下196度,人的手一放进去,立刻就被冻成石头了,然后轻轻一碰碎成残渣……所以梅姐一提起氮气液化,我还是一阵阵心有余悸。

    又走了整整一个半天,我们来到了一片冰湖之前,这个湖,也就是所谓的贝加尔湖了。

    贝加尔湖属于北亚较大的淡水湖,面积比国内的一个省还要大。我们现在只是走到了边缘地域,就算阿旃躲进了这个湖里,我们想找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整个湖面碧蓝一片,想来水都给冻实心儿了,狗儿们到了这里,才真正的发挥了作用拉着雪车速度也快了很多。

    我们一行人又在漫长的湖面上行走着,胖子没走一截儿都要费很大的力气,最后让他享受了特权,坐在狗拉的雪车上继续前行。

    倒是几个岛国姑娘非常能吃苦,一路走来一句怨言也没有,我们像是狗熊一样一点点的前行,在冰面上又走了整整两天,前方出现了一片黑压压的人。

    当我们看见前方出现的人群时,都给吓了一跳,我擦!然而仔细看时,这些人却又一个个像是雕像一样一动也不动。

    我们刚开始以为是阿旃调动的僵尸大军,然而仔细看时,却又不是,这些人一个个都低头猫腰,像是要往一个方向赶路,最后全部凝滞在了冰湖之上。

    梅姐说:“你们看到了吗?这些人应该是也要穿越贝加尔湖,但是走到一半儿瞬间降温,全都冻死在了湖面之上,所以我说的那种极端情况也很有可能会出现!”

    我们往前又走了一截儿,发现真的是,这些人一个个全都冻成了冰坨子,而且,都是一些俄罗斯老毛子。

    他们一个个破衣褴褛,像是逃难的人群,冻的是那样的结实,一丝腐烂的痕迹都没有,只是因为长期的冰吹生化,很多人已经枯槁成了干尸。

    最凄惨的,是我们看见一个女的正在生产,一群人围成了一圈儿为她防护保温,但是连着人墙和产妇婴儿,全都被冻成了冰雕!

    这些人大车小车的拉着,里面儿似乎装了很多东西,那些拉车的马匹和人一样,也都冻成了僵硬的干尸。

    冯可可盯着那一箱箱货物说道:“这里面儿全是金子!”

    “金子?”她此言一出,所有人都震惊了,这装箱的马车一辆一辆的,延绵好几里,里面儿装的竟然全是金子?

    说罢,冯可可掏出了弑神宝刀,抠住木板的缝隙,轻轻一别,木板散开,里面儿果真露出了黄橙橙的金子,看见那一块块儿啤酒瓶儿一般大的金砖,我们所有人惊的说不出话来。

    本来看见这群人破衣褴褛的,以为都是一群逃荒的人,那马车装的也应该是一些杂物粮食之类,没想到竟然全部都是金子,我靠!这帮家伙一点儿也不穷啊!

    梅姐若有所思的说道:“这让我想起了一件事儿,发生在191几年,具体时间我忘记了。”

    梅姐继承了林薇薇的记忆,所以知识相当的渊博,我们所有人都好奇的看着她。

    梅姐说:“新生的苏维埃政权推翻了沙皇的统治,把沙皇一家全部杀死,然后用硫酸化掉,剩下的那些忠于沙皇的贵族们,带着自己部众,穿越西伯利亚想要去远东,他们带走了沙皇的遗产,足足有500吨黄金!”

    “500吨黄金?”我们所有人的嘴巴都成了o型。

    梅姐点点头:“不错!这些逃难的人们一共有70多万人,最后逃到贝加尔湖的时候,已经冻死饿死只有25万人了,然而当他们准备穿越贝加尔湖的时候,突然一阵急速降温,所有人都被冻死在冰面上,到了第二年春天,气温上升,所有的人,马匹,还有装着黄金的车辆全都坠入了贝加尔湖之内,后来还有很多的人去寻宝,没有发现沙皇的宝藏。”

    “看来,这个世界虽然是扭曲的,但是一些事件的发生还是很雷同,只不过这里没有春天,这些人很可能在这里已经被冻了70多年了,我们现在依然可以看见当时的情景,相当于留下了化石!”梅姐补充道。

    看着那一块块儿黄橙橙的金子,说实话我心动了,这一根儿就能换套房啊!

    冯可可说:“我已经判定,阿旃躲藏的地方就在这附近的冰层之下,我们已经来到目的地了。”

    我好奇的问道:“嫂子,其实我一直不理解,阿旃是怎么钻下去的,这冰层已经冻的很结实了,还有,我们下去,能活吗?这下面儿全是冰啊!”

    冯可可说:“湖底是另一个虫洞的入口,不要被表面的场景所迷惑,我们只有一直追着阿旃的行踪,才能最后找到他!”

    接着,我们跟着冯可可在冰面上转悠好久,她找准了一个点,对我们说道:“阿旃钻进去的虫洞,就在这个点下面!”

    位置是找见了,但如何下去,成了一个让人头疼的问题,如果用娟子的火来烧,化成而来水,再冻成冰,往复循环,除非蒸发了,但是在这极寒的环境下,明显不现实。

    娟子说:“还是我用爪子刨吧,这冰层再结实,也比石头要松软的多!”

    说罢,娟子变成了原型,像是一个刨冰机一样,快速的在冰面上挖了起来。

    我们在进入庾滇古坟的入口时,面对那坚硬如铁的大石头,娟子刨坑都犹如抠豆腐一般,对这些冰渣子,自然也不在话下,她疯狂的刨着,无数的冰屑被倒抠出来,简直就像是喷泉一样。

    娟子钻了进入,湖面上被挖出了一个深深的冰坑,下面黑乎乎的,只能听见娟子刨坑的动静儿但确定不了她的具体位置,从声音上判断,娟子已经钻的很深了。

    看来这整个湖已经被冻实了,所谓的虫洞估计在湖底,正在我们琢磨的时候,娟子快速的爬了出来,她全身都是水,一股股蒸汽呼呼的从冰洞中呼呼的冒了出来。

    娟子身体剧烈的抖了抖,甩掉身上的水珠,变成了一片片冰屑,气喘吁吁的说道:“往下十米,就是水层,这个湖没有被冻实心儿,我没找见那个所谓的虫洞!”

    (本章完)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