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梅花醉人 第三百二十一章 斩草除根
    第321章斩草除根

    阿旃逃跑的样子,完全就是一个稚嫩的小破孩儿,然而正是这么小的一个孩子,竟然祸害了整个国家,让一群丧失理智的家伙奉若神明。

    我不管他玩儿的有多嗨,居然能研究透虫洞里的奥妙,今天必须整死他!

    冯可可说:“他是痋印的传人,所以刚才逃过一死,不过现在痋术已经无效了,身体里的痋虫已经不能转化,如果再敢用痋术,就会跟刚才那几个痋师一个下场!”

    我一听冯可可这么说,不禁倒抽一口凉气,阿尸公主的法门完全碾压痋术啊,如果那眼睛小虫子钻进痋人的皮肤之下,顷刻间就会让痋虫退化,从而丧失原来应该有的功能,冯可可才是最邪性的高手。

    几个女忍者一听这话,二话不说直接冲了过去,七个大姐姐三下五除二就把这个小胖子给抓住了,他还想装腔作势的吓唬这几个岛国姑娘,然而直接被酒井抽了几个大嘴巴子。

    神乎其神的阿旃,就这样被活捉了,我长长出了一口气,仔细看他的模样,我靠!我发现,除了跟印象中的一样以外,竟然还真的有点儿像我,和阿蝶的套路差不多。

    我真的难以想象,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对儿跟我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亲兄妹!

    阿旃虽然被抓住了,但是气焰依然嚣张,他不屑的冷哼了一声说道:“算我大意了,没摸清你们的底细,原来你们有尸魔相助。”

    一听这家伙骂冯可可是尸魔,胖子不愿意了,上去又是一个大嘴巴,骂道:“你个兔崽子,逼嘴放干净点儿,你才是尸魔。”

    阿旃冷笑的瞥了我一眼:“行了,算我倒霉,哥哥,弟弟等着你来杀了!”

    我擦!这家伙居然这个时候跟我还哥啊弟啊的,我认你个茄子?

    梅姐沉吟道:“这个阿旃,善于凿穿虫洞去世界任何地方作怪,必须除掉,不然兴风作浪后果不堪设想。”

    娟子看着那个小胖子的脸,表情有点儿复杂,然后又偷偷的看了看我,我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轻咳了一下说道:“娟子,这不是我弟弟,你别胡思乱想。”

    我掏出了痋血,正准备狗血淋透的泼他的一脸,阿旃却紧张的叫道:“等等!”

    要是换我以前的脾气,肯定直接泼上去了,但是现在我们占据绝对的主动,我饶有兴趣的把痋血又放了下来,想听听他临死前要说点儿什么?

    “哥哥,不管你认不认我,我们前世确实是亲兄弟,你可不可以放我一条生路,我找个虫洞钻进去,以后再也不出来,行不行?”阿旃苦苦哀求道。

    我一听这话,倒抽一口凉气,犹豫了起来,其实不光是阿旃,就连庾滇的那些人,我也想把他们召集在一起,然后封住出口儿,让他们再也不能出去。毕竟痋术是一个邪性的法门,放出去后只能贻害千里。

    梅姐说道:“可以,不过……你先把西霍所有的痋师,全都给我召集起来,就在你布置轮回之眼的那个白塔里!”

    一听梅姐这么说,阿旃兴奋的连连点头,然而还没等他说下一句话,一条洁白的尾巴已经缠住了他的脖子。

    “你要是敢耍花招的话,我顷刻之间让你尸首分离!”梅姐经过道。

    看来梅姐是计划把西霍一族全都封印起来,可……可我心里还是有点儿担心,这个阿旃钻洞的本事可了得,就算我们封住了虫洞,他也是有可能回到现在的世界的,把他流放到其他的世界,让他再祸害人?可刚才冯可可说,这小子的痋印戒指已经报废他妈比的了。

    阿旃跪在地上连连点头,梅姐又凑到冯可可的耳朵旁,小声低语了一会儿,两个大姐级的人物对视一眼,微微的点点头。

    我们驱赶着阿旃往前走,这个所谓的硫磺岛,里面儿的洞可多,当年岛国鬼子为了躲避米国炮舰的攻击,在这里深挖浅埋,地下要塞,地下飞机场,一层套一层。简直就是个地下迷宫。

    四通八达,简直就是一个虫洞的周转站,我们赶着阿旃穿过了一一个个黑洞,最后回到了泰国的那个古寺后院之中,又重新的进入了白塔之内。

    我们在其他的虫洞秘境之中,穿梭了好几天,然而这里,明显祭祀仪式还没有结束,看情况依旧是下午三四点钟的光景。

    梅姐让阿旃把所有的痋师全都召集过来,在后院的白塔中开一个会,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但见二十多个奇装异服,各种肤色的人都来了。

    毕竟阿旃是他们的教主,他的话就是圣旨,那执行力是相当的强,这些家伙来了之后,纷纷跪倒在地等待阿旃的安排。

    这个时候,阿蝶也醒了,她缓了好一会儿,睁开眼看见面前景象大吃一惊,刚要说话,梅姐一把捂住了她的嘴。

    这个时候,我突然听见一阵阵哗啦哗啦的动静儿传来,但见地面上无数的小眼睛虫子,从四面八方包围了过来,阿旃大惊抬脸看向我问道:“哥哥,你还是要杀我?”

    还没等我说话,梅姐直接把痋血泼到了他的脸上,一瞬间,阿旃倒地乱滚,那痋血就像是红色的硫酸一样,瞬间把阿旃腐蚀的骸骨都露了出来,我大惊失色,我的天,我记得我第一次接触痋血的时候,也感觉像是硫酸在烧,然后直接被蜘蛛丝给绑住成了茧子,阿旃这次就没有我那么幸运了。

    其他跪着的痋师们一看主人死在梅姐的手里,一个个也都群起反抗,然而他们刚刚要站起来的时候,突然一个个惨叫的满地打滚儿,身体七窍之内,无数的小虫子,像是黑色的铁线虫从鼻孔缝隙钻了出来,场面无比骇人惊悚!

    我吃惊的看了梅姐一眼,但见她的目光有些凶狠,嘴唇儿微微抬起的部分,獠牙露了出来,梅姐平时都是以温柔的形象示人,今天,我看见了她狠毒的一面。

    “夫君,我们没时间陪他们扯淡了,我们要赶紧回家好好过日子,我的时间不多了。”说罢,她一只手轻轻的摸了下自己的肚子。

    阿蝶也被眼前的场景刺激的不轻,吓得浑身发抖,眼睛惊恐的看着梅姐手中的那瓶儿痋血。

    冯可可也说道:“斩草要除根,不然留下这些家伙后患无穷,好平,痋祸难除,只要痋师们都死了,那这个组织也就是不攻自破了!”

    梅姐见我还发呆没有缓过神儿来,冲我说道:“当断不断,必备其乱,此时此刻千万不敢有妇人之仁!”

    阿旃化作了一团污血,其他的西霍痋师们也都成了被千百只虫子钻进钻出的筛子,这些已经退化的蜈蚣虫子,又被那些眼睛虫疯狂的啃噬着,眼睛虫吃了那些黑线虫之后,体积也开始变大,场面十分的恶心……

    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自己的手指头奇痒无比,抬起一看,但见自己痋印戒指旁,另外另个手指头上起了两个黑包,像是痂片儿一般,越来越大,越来越有规则,到了最后,竟然成了蜈蚣和蝎子的形状……

    我大吃一惊,这岂不是说,我兼具了三个痋国的痋印戒指,我的天,这可我成了怪物中的怪物了。

    我吃惊的看了阿蝶一眼,她有些害怕,身子微微的发抖,少时,深呼吸了一口气,情绪也稳定了一些,她闭住眼睛,那意思是,最后轮到她了……

    看着阿蝶那乖乖等死的样子,我心中一阵好笑,这傻丫头,想什么呢?我怎么会杀了她?

    我冲冯可可说道:“嫂子,这痋印戒指是害人的东西,我现在有了三个,已经感觉是逆天的存在了,如果凑齐了一个滇王戒指,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我想把这三个戒指毁了,不知道你的眼睛虫能不能做到?”

    冯可可一皱眉,微微的摇摇头:“不行,虽然我能限制住阿旃的痋印戒指,让他变出来的蜈蚣都统统退化,但是我还做不到让痋印戒指毁灭,这里的具体方法我不清楚。”

    四个戒指凑齐了,但还是割裂的状态,只要痋血再激活蛾子痋,那神秘的滇王之门就会打开,然而,我对里面儿的金银珠宝并不感兴趣,所谓的长生之法对我来说也没什么用。

    本来我还说,只要阿旃一死,把痋印戒指一除,自然就会一切灾祸都平息,四个凑不成一个整体,就不会有人再争夺这无畏的东西,然而我没想到,阿旃刚死,我们还没来得及找蜈蚣戒指,它就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钻进我身体里了。

    阿蝶说:“哥哥,你才是这些戒指真正的主人,所以,当这些篡权的人一死,痋印戒指自然就会回来,我要是一死,蛾痋戒指也会去找你……”

    胖子点着一根烟儿,狠抽了一口说道:“内个,行了行了,既然毁不掉痋印戒指,那就不要毁了,戴着不用不是一样吗?小阿妹,我有个好主意,你愿不愿意听?”

    阿蝶好奇的看着胖子,说:“大哥哥,你说吧。”

    (本章完)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