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爹地宠上天 第十八章 窃取计稿的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瞬间,宁婉懵了。看宁婉这架势,似乎料定自己是罪魁祸首……

    大家全部聚到宁瑜跟前,抬起脚尖往里面看。

    “宁小姐,你说的是真的?”张俊伟说完,刻意看了宁婉一眼。

    其他人也跟着问:“我们的保密工作一直做得很好,怎么会泄露出去?”

    “对啊,到底怎么回事啊?”

    一个女人捂住了,惊呼道,“难不成宁婉是泄露设计稿的人?”

    “宁婉,你怎么可以做这种事?你是要害死大家吗?这些设计稿是大家忙了大半月才设计出来的!”

    ……

    听着大家说了半天,宁婉放下心里的气恼,努力让自己冷静。

    等到吊足了大家的胃口,宁瑜才慢悠悠看过去,“宁婉,你解释一下吧?”

    所有人都看向宁婉,大都露出怀疑的眼神。

    宁婉环顾四周,泰然自若坐在位置上,一脸的无辜,“请问你让我解释什么?”

    宁瑜笑的十分得意,话语更是轻松,“上周一直都是你最晚离开,不是你是谁?”

    “我最晚离开就是我?你这是什么逻辑?”

    被挤到后面的赵菲菲不相信是宁婉所为,小声为宁婉辩解,“宁婉说得对,这的确毫无逻辑。”

    在整个设计部,宁瑜不认为有人会和自己对着干,冷眼看过去,“你和宁婉关系好,替她辩护,我能理解。”

    “你要诬.陷我,最起码要有证据吧?”宁婉就不想宁瑜能把黑的说成白的。

    “呵呵,事到如今你还死不认账对吗?”

    “不是我做过的事情,为什么要认账?”

    宁瑜把宁婉从椅子上拉开,“好,既然你死不认账,那就让你看看证据。”

    “好啊,看就看。”

    宁瑜低头,打开了宁婉的工作邮箱,“大家看收件箱!”

    在宁婉的邮箱已发邮件里,有宁婉发给余欢设计公司的设计稿。

    众人一看,矛头立即指向宁婉。

    “我的天,没想到真的是宁婉干的!”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宁婉本来就是那种不三不四的人,为了利益做这种事,岂不是十分了然?”

    ……

    众人七嘴八舌,把宁婉说得十分不堪。

    宁婉做了几个深呼吸,“宁瑜,为了把我赶走,你可真是费尽心机。”

    “你说什么?谁要把你赶走了?”

    宁婉冷漠看着宁瑜的嘴脸,脑中已经有了盘算,“你说这个邮件是我发的?”

    “对!不是你还有谁?”

    “上面的时间是周五晚上八点多,那个时候我已经从公司离开。”

    宁瑜立即开口,“不对!那个时候你明明在公司。”

    众人齐刷刷看过来,纷纷等待着宁婉回话。

    宁婉在心里冷哼,面色如常,缓缓开口,“既然你说我在公司,那么我们调出公司监控,看看我什么时候离开,对一下时间就可以了。”

    “监控?好啊,那就去看监控。”

    “你们在干什么?”傅霆磁性的声音传来,众人立即看过去。

    宁瑜眸光一闪,傅霆下午不是去别的公司开会吗?怎么忽然回来了?

    张俊伟从人群中钻出来,跑到傅霆跟前,“顾总,宁婉偷偷把我们的设计稿发给了余欢设计公司,宁小姐正在盘问她呢。”

    傅霆迈开步子,众人赶忙给他让出一条路。

    “霆,宁婉这个小偷,偷了公司的设计稿还不承认,我们正打算去看监控指证她呢。”

    “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请宁小姐注意自己的措辞!”

    “哼,到现在还嘴硬,我倒要看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宁瑜对傅霆说,“霆,我可以把监控调出来吗?”

    傅霆思忖了一会才说:“可以。”

    一干人等跟着傅霆去了一楼监控室,很多人显得十分兴奋,等着看热闹。

    有人调出了那晚的监控,奇怪的是,八点钟到九点钟的监控不见了。

    “怎么回事?”傅霆沉声问。

    监控员接触到傅霆冰冷的目光,吓得一哆嗦,“我们也不知道啊。”

    另外一个监控员低着头小声说,“傅总,我们监控室的电脑最近一直不好用,总是丢数据,或许又是电脑出了事。”

    “电脑?我看不是电脑的问题,是你们的问题!”傅霆睨着眼前的监控员,冷然一笑,“从今天开始,你们被辞退了。”

    所有看热闹的人面面相觑,宁瑜是傅霆的未婚妻,傅霆跟着宁瑜一起指证宁婉,为何会如此做?

    刚刚低头说话的监控员顿时战战兢兢,瞥了宁瑜那边一眼。

    宁瑜把背脊挺得笔直,“霆,或许真的是电脑的事情,和他们两个人没关系呢?”

    “如果真的没关系,那就把视频资料找出来。”

    找出来?宁婉想到了什么,忽然说,“我们可以找电脑高手恢复删除的监控视频,这样就可以看看周五晚上谁去了设计部……”

    “不行!”宁瑜脸色煞白。

    所有人都看向宁瑜,她为什么会如此紧张?

    宁瑜笑的很难看,声音有几分颤抖,“我的意思是说,即便电脑高手过来,也不一定找得到视频。”

    不知情的吃瓜群众说了句,“那这事就这么算了?岂不是便宜了宁婉?”

    宁婉觉得可笑,“宁瑜毫无缘由的忽然指证是我的偷了公司的设计稿,又带着大家来看视频,事到如今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是窃取设计稿的人,你怎么就觉得便宜了我?”

    “不是你还有谁?”

    宁瑜此话一出,众人再次窃窃私语。

    “对,恐怕只有劣迹斑斑的宁婉有嫌疑了。”

    “也是,上周的确是宁婉最后一个人离开公司的。”

    ……

    宁婉听的差不多了,一一怼过去,“首先,还未对外公开的设计稿怎么会在我手里?我一直在公司里负责打杂的工作,从未接触到这些设计稿。其次,为什么监控室的视频会忽然被删除?我相信只要好好审问一下监控室的工作人员,肯定能知道一些蛛丝马迹。”

    “哦,我知道了,”宁瑜恍然大悟,大声说,“宁婉,是你让他们删了视频!”

    “宁瑜,总是血口喷人不好!”

    宁瑜怒指着宁婉,好似和宁婉有多大仇恨一般,“你这个人人品极差,诡计多端,肯定是你偷到设计稿以后,又买通了监控室的人,让他们帮你删了视频。”

    “之前我只认为你演技一流适合当演员,现在看来,你不仅适合当演员,还适合当编剧!”宁婉冷眼看着众人,一字字慢慢说,“现在去找电脑高手恢复视频,一切就可以迎刃而解,傅总,你说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