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爹地宠上天 第二十章 并不陌生的酒店
    ,精彩无弹窗免费!

    车子在马路上行驶了一会,坐在后座里的宁婉频频看向傅霆,心想他肯定是为了宁瑜的事情。

    “看什么?”傅霆目视前方,冷硬发问。

    宁婉故作轻松的说:“傅总请放心,只要宁瑜不再追究设计稿的事情,我也不会追究。”

    傅霆嘴角一扬,不似刚刚那般严肃,“这么说来,你还真是宽容。”

    “可以这么说,说到底我不过是想顺利毕业罢了。”

    “你的要求还真不高。”

    宁婉听不出傅霆是认同还是讽刺,蓦然不做声看向窗外。

    “你就这么肯定是宁瑜陷害你?”

    “事实就摆在眼前,难道还有其他可能?”看到傅霆挑眉,宁婉展露出笑容,声音也柔软了许多,“我可以不管设计稿的事情,但请你提醒宁瑜,不要试着把我赶出傅氏。”

    傅霆只是笑。

    宁婉若无其事看向窗外,忽然看到车子不是朝自己家的方向开,立即转头问:“傅总要带我去哪?”

    “这个你不用管。”

    “傅总,我只是你的员工,不是你的女人,你不能……”

    “如果你是我的女人就可以了?”傅霆嘴角带着玩世不恭的笑,和在公司里冷若冰霜的样子截然不同。

    车子在一家酒店门口停下,立即有门童过来。

    宁婉紧紧抓着包袋,身体贴在车门前,“傅总,我本以为你是一个响当当的正人君子,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哦?我是怎么样的人?”傅霆那玩世不恭的笑容里,探寻味浓厚。

    “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人,不应该带着一个认识没多久的女人来这种地方!”宁婉义正言辞,看起来正义凛然。

    傅霆勾唇笑着,心情看起来不错,“你的意思是说,认识久了就可以了?”

    “简直是强词夺理!”

    “你不是私生活很混乱吗?和我这样的人来这里有什么不满足的?”傅霆也从车上下来,刻意看了一眼酒店名字,“豪威帝华酒店,这样的高级酒店你还不满意?”

    豪威帝华?宁婉的瞳孔发生地震,身体也跟着晃了一下。

    头顶处,“豪威帝华”四个字闪着红色亮光,熠熠生辉,闪耀夺目。

    四年来,每每夜半惊醒,宁婉都会想到自己抱紧胳膊,仓皇逃离豪威帝华酒店的场景。如今看到四个“豪威帝华”四个字,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傅霆把宁婉的一切看在眼里,“走,我带你进去。”

    “我不要进去!”

    “宁小姐这么反常,难道在这里有什么不好的记忆?”傅霆紧紧盯着宁婉,不放过她脸上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

    宁婉抓着包包的手指泛白,脸色也十分难看。

    夜晚的清风吹来,宁婉额前的碎发飘扬,划过眼帘。稍许,她仿若瞬间醒来,眼里是清澈的笑,“不知道傅总找我来这里干什么?”

    “你以为干什么?”

    “不知道,所以问。”宁婉直视着傅霆,脸上表情淡然。

    傅霆把车钥匙丢给等了半天的门童,“我知道你想多了,宁瑜是我的女朋友,如果我们两个人结婚了,我还要叫你一声姐姐呢。”

    “既然如此……”

    “苏主管在这里和人谈事,需要有人做记录。”

    宁婉明白过来,脸上浮现红晕,难道真的是自己想多了?

    傅霆带着宁婉来到房间门口,轻轻敲了敲门。

    “傅总,你们来了。”苏凝然请傅霆进去,来到沙发前,和一个金发碧眼的男人继续聊工作上的事情。

    刚刚上楼的时候,宁婉有些忐忑,担心傅霆会骗自己,没想到苏凝然真的在这里谈事。

    傅霆和男子打过招呼,坐在床上,旁若无人般点了一根烟。白

    色的烟雾中,他深邃的眸光看过来。

    宁婉没注意到傅霆的眼神,看过四周,脑里出现模模糊糊的景象。她甩了甩头,强迫自己淡定。既然是同一家酒店,房间一样也是可以理解的。

    拿出随身携带的小本,宁婉认真记录起来。

    一个小时,傅霆吸了七根烟,把烟盒里最后一支烟吸完,他站了起来,“走了。”

    宁婉还坐在沙发一角,正在奋笔疾书,好在她英语水平不错,不然真记不下来。两个人说的快,反应能力也快,她记得好辛苦。

    “宁婉,你可以走了。”苏凝然指向门口,“如果你不快点,可就要自己打车回家了。”

    再次坐上傅霆的车,宁婉依然坐在后座。

    “你不会真把我当司机了吧?”傅霆皱眉看过去,“坐前面。”

    “前面不应该是……是你女朋友坐的吗?”宁婉不想让宁瑜误会。

    傅霆似乎觉得有理,没再说话,开车离开了酒店。

    ……

    月色柔亮,从高空中投射下来,在树下留下斑驳的痕迹。

    宁修禹穿着黑裤白衣,托着腮坐在花坛边,黑曜石般的眸子里带着几分不耐和担忧,不是说去医院看外公吗?怎么这么晚不回来?难不成又被方云和宁瑜刁难了?

    宁婉从车上下来,“谢谢傅总。”

    脆生生的童声响起,“宁小婉,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宁婉眯着眼仔细看过去,顿时露出慈母般的笑容,“宝贝修,你在这里等妈妈吗?妈妈好感动啊。”

    “感动个毛线啊!”宁修禹板着一张帅气无比的脸走过来,看到坐在驾驶座上的傅霆,冰冷的瞳孔变得温暖,“帅哥哥?”

    每次看到宁修禹,傅霆总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从车上下来,弯腰与宁修禹对视,“小朋友,这么晚了在外面不安全。”

    宁修禹眉眼弯弯,像是天空的月亮一般,带着柔和的光芒,“我没问题的,倒是妈妈虽然是大人,可是有时候很粗心,多谢帅哥哥把妈妈送回来。”

    “傅总,我带孩子先上去了。”

    傅霆才见宁修禹不到两分钟,心里有些不舍。

    “修禹,和傅总再见。”宁婉又累又困,只想赶紧回去休息。

    宁修禹对傅霆露出依依不舍的表情,“帅哥哥,我先上楼,改天邀请你来我们家玩。”

    宁婉恼怒,“宁小修,你不许自作主张!”

    “我不过是邀请帅哥哥来家里喝茶,你这么激动干嘛?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对帅哥哥有什么想法呢?”

    “我……”

    傅霆握住了宁修禹的手,抬头对宁婉说:“你先上去,我和……修禹有话说。”

    “什么?”宁婉皱眉,傅霆和宁修禹有话说?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