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爹地宠上天 第二十一章 试探
    ,精彩无弹窗免费!

    等到宁婉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宁修禹歪着头看傅霆,“帅哥哥,你要和我说什么?是不是贪恋我可爱的模样,想和我多待一会。”

    傅霆忍不住弯起嘴角,这个样子的小家伙和自己可不一样。

    宁修禹双手一撑,自己坐在驾驶座上,晃荡着两只小腿,“帅哥哥,你怎么只笑不说话?”

    傅霆半蹲在车前,眼里满是宠溺,“你难道比帅哥哥还要帅?”

    “这个……”宁修禹难得没很快回嘴,支支吾吾了半天,“我们两个算是平分秋色吧。”

    “平分秋色?哈哈……”不知为何,傅霆只要和宁修禹在一起,总是很容易高兴。

    “帅哥哥,你到底想和我说什么啊?虽然我也想和你多待一会,但是我那个不省心的妈妈还需要我为她答疑解惑呢。”

    傅霆惊讶,“你妈妈还需要你为她答疑解惑?莫不是你妈妈这里——”傅霆指指自己的脑袋,憋着即将出口的笑,“有问题?”

    “如果是别人这么说妈妈,本少爷可是要生气了,不过……谁让你帅呢。”宁修禹笑着,露出两颗小虎牙。

    “那我先谢谢修禹了。”傅霆环顾四周,确保周围没人,压低声音问,“你一出生就在m国吗?”

    宁修禹警觉性很高,面带狐疑之色,“帅哥哥为什么这么问?难道是看上我妈妈不成?”

    “不是,我就是想……”傅霆编起瞎话来也是信手拈来,“想化解你妈妈和宁瑜的怨恨,所以想多了解一下你和你妈妈。”

    宁修禹依然是半信半疑的模样,眼珠子转来转去,就是不说话。

    “修禹,你对叔叔的防备心好大啊,叔叔好伤心……”傅霆做出可怜兮兮的模样,好一会都不见宁修禹上当,又改口说,“你难道想让你外公一直不见你妈妈?”

    “自然不想!”宁修禹抱胸,以一种睥睨天下的眼神看过去,“你有什么好法子?”

    “好法子自然是让我了解你妈妈了。”

    宁修禹沉思半晌,“ok,你说吧。”

    ……

    把宁修禹送到家门口,傅霆才转身离开。

    来到车上,他望着亮灯的一处窗口失神。

    如宁修禹所说,他从小到大未见过自己的爸爸。宁婉身边除了安家兄妹,没有别的朋友。关于四年前的事情,宁修禹一无所知。

    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原点。

    傅霆百思不得其解,宁婉为什么独自抚养孩子,从未找过孩子的父亲?她是在刻意回避,还是有别的想法?

    手机铃声传来,打断了傅霆的思绪。

    电话接通后,宁瑜的温柔的声音传来,“霆,你到家了吗?”

    和宁瑜相处这么久,傅霆第一次对她撒谎,“对。你身体怎么样了?如果还是不舒服的话,明天就在家里休息吧。”

    “不用,我休息一晚上就好了。”

    “不要太逞强。”

    宁瑜的声音娇滴滴的,“人家没有逞强啦,是真的没事。关于设计稿的事情,你……调查清楚了吗?”

    “这件事我已经交给苏主管了,你不用管了。”

    “为什么?”宁瑜的声音高了几分,“霆,我觉得你变了……你怎么处处维护宁婉,反而不顾我的感受?”

    傅霆沉默不语,自己何尝变过?

    自从宁婉出现,倒是宁瑜变得和以前不一样,让他有种不认识宁瑜的恍惚感。

    “宁瑜,你冷静一点。”

    “我们相处这么长时间,从未红过脸,现在为了宁婉,你……你竟然这么凶对我?呜呜……”

    细数和宁瑜在一起的时间,傅霆的确从未和宁瑜吵过架。两个人在一起太过平淡,平淡到像是老夫老妻。

    宁瑜抽噎着,质问道:“霆,你怎么不说话了?”

    “你真想调查设计稿的事情?”傅霆发动车子,戴上耳机和宁瑜说话。

    “我……”

    电话那边沉默不语,傅霆望着夜路,声音低沉冰冷,“我已经让人找到了删除的视频,如果你要看的话,我可以发给你。”

    “不,不用了,我身体又有些不舒服,我先睡了,霆,晚安。”

    电话传来嘟嘟声,傅霆眸光深沉,心里已经猜到大概,正要摘下耳机,又有电话进来,“什么事?”

    “傅总,视频找到了。”

    “删掉吧。”

    ……

    宁瑜睡不着觉,跑到医院里找方云。

    方云蹑手蹑脚出来,和宁瑜坐在房门外的椅子上说话。

    “这么晚了什么事?”

    宁瑜神色慌乱,语无伦次,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方云。方云沉思了好一会,“傅霆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我上次找你商量的时候就怀疑了,傅霆肯定是猜到了什么,今天他还维护那个宁婉那个贱女人呢!”

    “据你所说,也不算是维护吧?最后他不是不让你插.手设计稿的事情吗?这说明他不忍心伤害你。”

    这话让宁瑜宽心了不少,想到电话里傅霆的冷言冷语,她又伤心起来,“虽然他不想伤害我,可是他也没按照我的意思做啊。”

    “追根究底,是你办事不利,不然怎么没把宁婉赶出去傅氏?”

    “妈,这下怎么办啊?”

    ……

    第二天,宁瑜像是没事人似的出现在公司。

    有了昨天的事,宁婉对宁瑜更没有一丝好感。工作的时候,时时避着她。

    宁瑜把宁婉视为眼中钉,处处找宁婉的麻烦。在傅氏工作一上午,宁婉觉得比在m国干一个通宵的工作都累。

    更让宁婉烦心的是——晚上要跟着苏凝然去见一个客户。她又不是业务部的,去见什么客户?

    下班以后,宁婉在一楼大厅等了半天,始终不见苏凝然下来。想到还没和宁修禹报备,赶忙拿出手机,“宝贝修,妈妈今晚有应酬,你一个人吃饭哦。”

    “不用担心我,今晚有人请我吃饭。”

    “谁?”宁婉想了一遍自己的朋友,最后锁定一个人,“安白这么不讲义气,竟然挑我不在的时候请你吃饭,回头我见了他……”

    宁瑜不知何时来到宁婉跟前,“你就穿这身过去?呵呵……”

    宁婉压下要怼过去的冲动,小声对电话那头说:“妈妈忙了,回头说。”她往宁瑜身后看去,“我穿什么样都和你没关系吧?苏主管呢?”

    “呵——也是呢。”宁瑜撇了撇嘴,“苏主管今晚有事,我们两个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