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爹地宠上天 第二十四章 谋杀案
    ,精彩无弹窗免费!

    庞然大物在宁婉身前闪过,让她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停止运转。瞬间的惊醒过后,头晕的感觉更甚。

    宁婉走在街道上,周围除了雾气没有一个人,她茫然走着,眼前忽然出现一大一小两个身影。

    前面的两人回头,露出几乎一模一样的脸。

    “妈妈,原来这就是我爸爸,怪不得我长得这么帅……”

    宁婉惊出了一身冷汗,迅速睁开了眼。

    此时她躺在自家卧室里,窗帘半关着,外面黑漆漆一片。抬头看向闹钟,原来已经是后半夜。

    宁修禹紧紧握着宁婉的手,埋怨中带着关切,“宁小婉,你是不要命了不成?竟然大义凛然到去救人!”

    宁婉正要回话,安白放大的俊脸出现,“你总算是醒来了,可把我和修禹急坏了。”刚刚若不是他恰巧给宁婉打电话,估计都不知道宁婉差点被人撞了。

    “宁小婉,你倒是说话啊。”

    宁婉看着宁修禹若有所思,睡梦中高大俊朗的面容与眼前的笑容重叠,她的脑海里浮现出傅霆的冷脸,拼命的摇头赶走脑海中的画面。

    “宁婉,你是不是做恶梦了?”安白说着,拿出纸巾帮宁婉擦拭额头。

    宁婉拿走安白手里的纸巾,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没有啦,我昏迷之前发生了什么事?”

    “你救的那个人废了一条腿……”

    “你是说王总?”

    安白曾经在宴会上见过王总几次,点点头,“对,就是那个人。”

    宁修禹把脸一横,阴阳怪气的说,“宁小婉,长这么大我都不知道你这么舍己为人,我看你真是活雷锋!”

    “我哪里想救他啊,当时只不过是脑子一热罢了。”

    “原来如此!”宁修禹从窗前起来,“安白叔叔,既然妈妈醒了,你就先回去休息吧。”

    安白看了看时间,只好离开,走到门口忽然想起什么,忙说:“你知道自己被下了药吗?”

    “下.药?”想到之前头晕脑胀的样子,宁婉立即明白过来。

    “以后一个人参加这种宴会小心点,最好……不要穿那么贴身的衣服。”说到最后安白红了脸,匆忙走了出去。

    宁婉愣了几秒钟,看到自己身上穿上的衣服,顿时明白。

    “明明知道自己长得美,身材好,还穿这种衣服,你这是要引人犯罪吗?”

    宁婉失笑,宁修禹这番话不像是儿子对妈妈说的,倒像是男朋友对女朋友说的。

    “你还笑!孺子不可教也!”宁修禹连连叹息。

    “好啦,妈妈知道了,”宁婉摸了摸宁修禹的头,“今晚你和安白吃了什么好吃的?”

    “我没和安白叔叔出去吃饭。”

    “怎么可能?你之前不是和我打电话说出去吃饭吗?再说了,如果你们没有一起吃饭,怎么会在一起?”

    “是帅哥哥带我吃的好好,吃完就送我回来了,说是还有个宴会要参加。安白叔叔是刚好过来的,还带来了你喜欢吃的蛋糕,左等右等不见你回来,这才给你打电话……”

    “傅霆?”

    宁修禹道:“对啊,帅哥哥。”

    宁修禹离开后,宁婉辗转反侧。傅霆一个公司老总,怎么会约一个小孩子吃饭?

    宁修禹和傅霆在山花茶那边的景象浮现,她捏了捏眉心,两个人只是长得像罢了,应该没有什么关系……

    ……

    第二天上班,宁婉刚刚坐定,有两个穿警察衣服的男子走了进来。

    所有人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纷纷看过来。公司里有谁犯事了?

    一个男子亮出自己的警察证,板着脸问众人,“哪位是宁婉?”

    所有人都看向宁婉,宁婉心里紧张,“警察同志你好,我是宁婉。”她没记得犯什么事吧?

    “因你涉嫌一起故意谋杀罪,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设计部的人纷纷露出惊讶的目光,更是迅速低语。

    “宁婉杀.人了?”

    赵菲菲看起来比宁婉还要慌乱,结结巴巴说:“不……不会的,你们别乱说。”

    “警察同志,你们是不是搞错了?”宁婉心中疑惑重重。

    “怎么会搞错呢?”宁瑜穿着红色连衣裙出现,脸上的笑容很是扎眼,“昨天晚上你和王总没谈好价钱,所以想要置他于死地。”

    “宁瑜,你又想怎么样?”

    宁瑜笑嘻嘻来到宁婉跟前,趴在她耳边低声说:“我警告过你让你离开,你怎么就不听呢?”

    “宁瑜,你别太过分来了!”

    “呵呵……”宁瑜脸上是小人得志的笑,“警察同志,你们怎么还不把宁婉带走?”

    宁婉对不远处的赵菲菲说:“菲菲,去安氏医院找安白。”

    “你还想要找人帮忙?”宁瑜眼里是轻蔑的笑,转头看向赵菲菲,“赵菲菲,公司让你现在出发去a市出差!”

    ……

    长这么大,宁婉第一次来警察局。

    小桌前,宁婉和一名警察分别坐在桌子两侧,警察身后还站着两名警察,均是看向宁婉。

    “我不是要杀王总,是为了救他,如果不是我,他可能连整条命都没了。”

    “口述无凭,宁瑜小姐说昨天晚上亲眼看到你推了王总一把。”

    宁婉尽量平复自己的情绪,思忖着昨晚发生的事情,好一会才说:“昨晚我和王总说话的时候,周围没有一个人,宁瑜是怎么看到的?”

    “事发当时她在酒店门口。”

    “哦?是吗?”宁婉发出冷笑,恐怕是昨晚宁瑜和王总商量好想对自己不利,后来见事情不成功,釜底抽薪又来了这么一招。

    “你笑什么?”

    宁婉敛起笑容,一字字慢慢说:“请你们调出昨晚监控,自然会明白一切。”

    站着的一个警察道:“那边没有监控!”

    “不可能,酒店门口怎么会没有监控?”

    坐着的警察说:“酒店监控昨天刚好坏了,目前只有宁瑜看到你推人。”

    “我记得酒店门口有好几个保安,希望你们仔细调查昨晚参加宴会的人。”宁婉想到出租车,立即又说,“王总发生意外的时候,有一辆出租车在,你们可以找到出租车司机问问。”

    “我们办案,不需要你给我们指手画脚。”站着的那个警察冷着脸说话。

    宁婉放低姿态,声音温顺,“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让你们看到事情的真相。”

    “出租车牌照。”

    “这个……”宁婉一愣,她哪里记得住这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