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爹地宠上天 第二十七章 真相大白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两名律师离开后,宁婉坐在沙发上,沉思许久。

    安白想了半天,小声问:“宁婉,你在华国真的没有其他朋友了?”

    宁婉很是肯定的点头,“自从四年前我出国,所有人亲戚朋友都断了联系,我真的想不到是谁想要帮我。”

    宁修禹坐在宁婉身边看手机,绷着脸没说话。

    “宝贝修,你有什么看法?”宁婉把所希望都寄托在宁修禹身上。

    宁修禹把手机放在一侧,摸着下巴说:“我刚刚调查过何律师和毕律师,两个人大学开始一直死对头,而且都是华国有名的律师,打过的官司无数,胜率也很高。只是两个人同时要帮你,我总觉得有蹊跷。既然如此……”

    “我们自己找律师!”安白道。

    “对,与其猜测对方的身份,不如自己找律师!”宁修禹对安白说,“安白叔叔,麻烦你帮帮妈妈找一个靠谱点的律师,我和妈妈去找那个司机。”

    “那个司机不是离开本市了吗?那我们去哪里找?”

    “我就不信他在这边没有一个亲戚。”

    ……

    几天后,宁婉和宁修禹找到了那名司机,然而车子却被人买走了,就连带着车上的行车记录仪也不知所踪。

    如此这般,宁婉很是沮丧,精致的小脸皱成一团,一双明媚的眸子全是忧伤之色,“修禹,现在怎么办?”

    宁修禹握着宁婉的手紧了紧,“现在我们去找王总。”

    王总和宁天昊住在一个医院,来到住院部门口,宁婉停下脚步,“一会要不要去见见你外公?”

    “他都不认你这个女儿了,还会认我这个外孙?”

    前几天宁婉从安白口里得知,宁天昊今天出院,“回头你外公回到家里,你见他的机会就更少了。”

    宁修禹颇为生气看着宁婉,“外公的事情我们回头再说,现在最重要的是你和王总的事情。而且,我不喜欢医院里的味道,一会忙完我们赶紧走。”

    “对哦。”

    “宁小婉,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宁修禹说着,大步走进了住院部。

    来到病房门口,宁婉敲了敲门进去,“王总?”

    王总左腿在床上,右腿吊起,身边有两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伺候着,此时其中一个长发美女正拿着刚刚削好的苹果往他嘴里放。

    “你……你怎么来了?”王总匆匆看了宁婉一眼,低声说:“把宁小姐请出去。”

    “王总,你怎么这么害怕我妈妈?”

    王总四处寻人,越过吊起的腿看过去,看到了宁修禹,“这个小家伙是谁?”

    “王总,这是我儿子。”宁婉和宁修禹一起来到王总身边。

    宁修禹像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孩童,走过去摸了摸王总那只正常的腿,“王总,你说如果我妈妈没拉你一把,你现在是不是已经是亡下魂了?”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宁修禹跳起来,坐在了病床旁边的椅子上,那双纯真的眸子里,出现一阵寒意,“既然我妈妈必然要坐牢,我们找人把你双腿都打残废了,你说这个主意怎么样?”

    长这么大,王总第一次被一个三四岁的孩子吓破了胆,双唇一哆嗦,“你们先出去,我和宁小姐有话说。”

    待两个美女离开,宁婉的手潜入包里,拨通了一个电话。

    宁修禹打了一个哈欠,看起来有些困意,“王总,我们就长话短说,其实证据我们已经拿到了。”

    “什么证据?我不知道。”王总脸色惨白,声音颤抖。

    “不知道啊,那我们就在法庭上见,”宁修禹笑得灿烂,似乎和小朋友讨论一件十分美好的事情,“到时候,大家就都知道王总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王总深深看着宁修禹,不过是一个这么小的孩子,怎么说起话来这么有气势?

    宁婉拍拍宁修禹的肩,“修禹,你别吓坏了王总,王总,届时整个华国的人都会知道你王总是一个知恩不图报,到时候我们再让报纸和网络肆意宣传一下,你说王氏的股票会不会跌到停?”

    “这……”王总紧紧看着宁婉,眼里全是恐慌之色。

    “当晚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是我拉了你一把才让你保住了另外一条腿,如果你还要告我蓄意谋杀,那我们就只能那么办了。”宁婉俯身看着王总,眼里充满了恨意,“王总,这几天晚上你有没有做噩梦?你要害你的救命恩人,这样有悖道德的事情,肯定会让你坐立不安吧?”

    “我……我……”

    宁修禹笑了起来,“我听说你家老太太信佛,特别善良,如果她知道你这个儿子干出这样的事来,她会怎么办?”

    王总倏地看向你宁修禹,“你别动我家老太太!”

    这几天宁修禹调查过,这个王总虽然名声不好,做生意也爱投机取巧,但却是一个孝顺的主。

    “宁小姐,你别让你儿子说了。”

    宁婉耸耸肩,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我儿子的意思是说,只要不让我坐牢,他会用各种办法对付你……”

    “我知道是你救了我,但我告你这件事,也是被逼无奈啊。”

    病房的门从门外打开,一个身穿警察服的男子走了进来,此人正是那日审问宁婉的人。

    “警……警察?”王总身体动了动,似是带动了受伤的腿,疼得嗷嗷直叫。

    宁婉对警察说:“警察同志,王总自己道出了实情,那我是不是不用坐牢了?”

    宁修禹从椅子跳下来,“妈妈,我想你不仅不会坐牢,还会得到‘助人为乐’荣誉奖。”

    那名警察往前走了几步,“我已经听到你们的谈话,王总你应该做好故意欺骗执法人员的准备。”

    王总早已吓得魂飞魄散,又不敢说出背后指使人,只能结结巴巴说着,“这事是我不对,是我色迷心窍,见宁小姐长得漂亮又不从我,所以才想出了这招。”

    “不是如此吧?”想到宁瑜那张嘴脸,宁婉依然气的很,“王总其实只是一个傀儡,你背后那个幕后之人才是罪魁祸首,那人给我下了迷.药,又让你纠缠我,是不是?”

    “不是的,不是的,”王总连连摇头,“是我一个人的问题,真的是我一个人的问题。”

    “王总,你还不说出幕后的人?你……”

    宁修禹握住了宁婉的手,轻轻拉了拉,“妈妈,只要能洗刷你的冤屈,其他事情暂且不要提了。”

    “可是……”

    宁修禹对警察说:“警察叔叔,这里的事情交给你,没什么我们就先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