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爹地宠上天 第三十七章 一起去坐牢
    ,精彩无弹窗免费!

    宁天昊不知道打了多少个电话,终于联系到警察局这边的人。因为人证物证俱在,方云被暂时关押起来。即便是要做工作,也只能耐心等待。

    从警察局出来后,宁瑜跟在宁天昊身后,紧张的问:“爸爸,妈妈不会坐牢吧?”

    宁天昊坐上车,神色十分严肃。

    “爸爸,你怎么不说话了?”一想到方云慌乱紧张的模样,宁瑜心里一阵害怕,“爸爸,你倒是说话啊!”

    “你给我闭嘴!”

    “爸爸,怎么了?”宁瑜面露怯色。

    “是不是你和你妈妈联合起来想要绑架宁修禹?”宁天昊心里又气又恨,语气也十分不好。

    宁瑜沉思了一会,“爸爸,你怎么可以这么说?”

    “你们要绑架的人是宁婉的孩子,也是我的外孙!”因为激动,宁天昊的脸色渐渐变得苍白,紧紧捂住了胸口。

    宁瑜没注意到宁天昊的情况,自顾自说着,“爸爸,你不是不要宁婉这个女儿了吗?现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好,就算我不要宁婉这样的女儿,那你们就应该干这种事?这是绑架,违法行为!”

    “妈妈也是被逼无奈啊。”

    宁天昊气不打一处来,冷哼道:“什么事让你们被逼无奈。”

    “你住院那阵子,宁婉经常来医院捣乱,后来你回到家里,她也来过几次,每次都言语不逊,让妈妈很是为难。”

    “就因为这个?”宁天昊半信半疑。

    “妈妈警告过宁婉多次,让她不要打扰你,可她就是不听,既然如此……”

    “既然如此你们就绑架了她的孩子?”宁天昊怎么也没想到,方云会干出这样的事。

    宁瑜沉吟了一会,“我们让她离开的,可她就是不肯,还说……还说……”

    “还说什么?”

    “还说她不仅要回来,还会抢走我的男朋友,”说到这里,宁瑜变得十分忧伤,酝酿了许久,终于挤出几滴眼泪,“爸爸,我好不容易才和傅霆在一起,她又来捣乱,这是做何居心?”

    “真的这样?”

    宁瑜十分肯定,重重点了点头,“当然是真的,我怎么敢骗爸爸?”

    “话虽如此,你们也不该绑架她的孩子。”

    “爸爸,我和妈妈真的是没有办法啊,而且我们也不是要绑架她的孩子,我们只是想吓唬她一下。没想到竟然……竟然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宁瑜似是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宁天昊最见不得女人流泪,心里的火气消了一大半,忙安慰宁瑜,“别哭了,快别哭了。”

    “爸爸,那妈妈怎么办?”宁瑜满眼是泪,委屈的不得了。

    “你放心,我会想办法。”

    ……

    安白有急诊被叫走了,安青跟着宁婉和宁修禹回去,三个人叫了披萨,围在茶几面前,一边吃一边聊天。

    对于今天发生的事情,安青似乎十分兴奋,“你说方云能会被判多久?”

    “谁知道呢。”一想到方云要绑架她的宝贝儿子,宁婉便十分生气,连吃饭的心情都没有了。

    “要不要我找我父母给警察局那边施压,”安青坏笑着,“让他们多判方云一阵子?”

    宁婉顾忌宁天昊的脸面,最终无法狠下心来,“还是算了吧。”

    “妈妈,你就是心太软。”宁修禹说着,泄愤似的咬了一口披萨。

    “有一个问题我很好奇,你当时为什么不直接举报方云?”

    宁修禹摇头晃脑的说:“直接拿着录音去报警的话,是作案未遂,想要一下子解决掉方云很不容易,所以……”

    “所以你们就故意让方云上当?”宁婉不知道应该夸奖宁修禹,还是应该批评他,“罢了,记得我说过的话,以后遇到这种事,必须第一个告诉我,绝对不可以擅自行动,听到了吗?”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你说什么?”宁婉面带愠怒,揪住了宁修禹的耳朵。

    宁修禹却说,“妈妈,我很不喜欢你动手动脚的样子,青青宝贝,这样的妈妈是不是特别不可爱?”

    安青看着一大一小两人打闹,没有想要插手的准备,“可不可爱都是你妈妈,哈哈……”

    三个人吃饱喝足,窝在沙发上纷纷闭上了眼。

    半睡半醒间,外面传来敲门声。

    “谁啊?”宁婉迷迷糊糊的走过去,打开门的瞬间呆了半秒,“你怎么来了?”

    “你就住在这种地方?”宁瑜不请自入,皱着眉看向四周,视线在沙发那边定了一会,回头看向宁婉,“呵呵,也是,这么小的地方,倒也符合你现在的状态。”

    “这是我家,你没有资格指手画脚!”宁婉蹙眉,很是厌恶这样的宁瑜,真是一点礼貌都没有。

    宁瑜咯咯笑着,或许是笑声太过尖锐,宁修禹和安青都缓缓睁开了眼。

    “宁婉,她是谁?”安青看过去,只第一眼,心里便有种厌恶感。。

    宁修禹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坐着,淡淡说道:“这个人就是宁瑜!”

    “我的天啊!”安青双手放在嘴边,做出一副十分吃惊的夸张模样,“你就是宁瑜?”

    “你认识我?”宁瑜不记得见过眼前这个人。

    安青从沙发起来,踱步围着宁瑜转了一圈,最终在宁瑜跟前停下,“你是宁瑜,我怎么会不认识你呢?”

    “你是谁?”

    “别管我是谁,我知道你是谁就行了。”宁瑜退后一步,从头到脚看了一遍宁瑜,“你说你多好一个姑娘啊,四年前怎么就非要抢别人男朋友?还给宁婉下.药让她和别的男人上床?好,这样就这样吧,四年后宁婉回来,没招你没惹你,你却还不消停,非要把宁婉赶走,你说世界上怎么就有你这种恶心巴拉的绿茶.婊?”

    宁瑜气得脸色泛白,怒声道:“你是谁?凭什么这么说我?”

    “就凭我是宁婉的好朋友——安青。我告诉你,如果你以后敢对付宁婉,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哼,就凭你?”

    宁婉走过来挡在安青和宁瑜之间,“宁瑜,你现在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那我应该出现在哪里?”宁瑜看起来怒不可遏。

    “坏阿姨,警察局很适合你!”宁修禹大喊道。

    安青十分认同宁修禹的话,“对,你应该和你妈妈一起去坐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