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爹地宠上天 第四十章 缘由
    ,精彩无弹窗免费!

    “傅总,张主管让我来送设计稿。”

    傅霆背对着宁婉,站在超大落地窗前,手里端着一杯咖啡,“放桌上。”

    宁婉来到桌前放文件,忽然在一份文件的一角看到了自己的名字,“这是什么?”

    傅霆回头看到宁婉盯着桌上的文件看,来到桌前把咖啡放下,从容把一份文件压在名字下面,“每个月我们傅氏都会向学校递交当月考评。”

    宁婉笑了笑,这种事不应该是下属去做吗?傅霆怎么会亲自去做?还有,他这么急着解释干什么?

    “方云绑架宁修禹的事情我听说了。”

    宁婉恍然大悟,怪不得傅霆让自己进来,原来是在这等着自己呢。

    “嗯,没什么我先走了。”

    “关于修禹被绑架的事情……”傅霆话里有话,却并没有说出自己的意思,一双寒眸看着宁婉。

    宁婉撇撇嘴,“想必傅总是为未来的岳母求情吧?不好意思啊,警察那边已经在调查,我也无能为力。”

    明知道宁婉会意错了,傅霆并没有纠正,而是说出了另外一句话,“方云为什么要绑架修禹?”

    “傅总想说什么?”

    “我发现宁瑜一直都不想你留在公司,方云又想绑架你的孩子,这其中难道没有原因?”

    宁婉猜测宁瑜肯定把当年的事情添油加醋告诉了傅霆,盯着傅霆的眼睛一字字慢慢说:“傅总,你相信宁瑜的话?”

    傅霆也看向宁婉,并未说话。

    宁婉忽然笑了,嘴角带着几分讥.讽之意,“嗯,也是啊,宁瑜是你的女朋友,你怎么会不相信自己的女朋友呢?”

    通过之前的种种观察,傅霆已经对宁瑜有所了解,“宁瑜的事情另当别论,我只回答我刚刚的问题就好。”

    “要一个原因是吧?”宁婉想了想,“后妈看我不顺眼,这个理由怎么样?”

    “只是这个原因?”

    “你想问什么?”傅霆不维护自己的女朋友,也不维护自己未来的岳母,反而问自己这个问题,简直是奇怪到不能再奇怪。

    傅霆转身背对着宁婉,当宁婉以为傅霆不想和自己说话的时候,听到他又开口说话,“你仔细想想,有没有别的理由?”

    “可能是因为四年前的事吧。”除了这个,宁婉想不出别的。

    傅霆缓缓转身,目光灼灼,“四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想到宁瑜在很多次都提到四年前的事情,宁婉道:“宁瑜应该和你说过很多遍了吧?刚刚我问你相不相信宁瑜,就是想要和你说,如果你相信宁瑜,那我一句话也不说,如果你不相信,我会把四年前的事情告诉你,这样你就能看清宁瑜的真面目了。”

    傅霆斟酌半天,依然没有定论。

    一个是相处好几年的女朋友,一个刚认识没多久的女人,他应该相信谁显而易见。

    内心深处的声音让他相信宁瑜,然而又有一个声音提醒着他,宁婉看起来不像是会撒谎的人。

    外面忽然传来敲门声。

    宁婉刚好不想和傅霆继续聊下去,而且她已经过来很久了,“傅总,那我先走了。”

    宁婉刚来到门口,大门被打开,宁瑜从门外进来。看到宁婉,她神色大变,“你怎么在这里?”

    这几天忙着处于方云的事情,宁瑜已经好几天没来这里了,没想到一过来就看到了宁婉。

    宁婉没打算搭理宁瑜,闪身来到一边,打算从宁瑜身边离开。

    “你别走!”

    “你找我什么事?”宁婉蹙眉看着宁瑜。

    门外工作的秘书和助理等人看过来,又纷纷低下头。

    想到宁瑜口无遮拦,颠倒是非的能力,宁婉道:“我是来送文件的。”

    宁婉离开,宁瑜走到傅霆跟前,很是担忧,“霆,她真得是来送文件的?”

    傅霆坐在椅子上,沉声道:“对。”

    “哦哦,原来是这样。”宁瑜绕过桌子,坐在傅霆的椅子扶手上,想要去抱他,被傅霆不着痕迹的躲开。

    她的手尴尬的放下,“霆,我妈妈的事情你应该知道了吧?”

    “嗯。”

    “是宁婉和你说的?”宁瑜面带慌乱,急切的解释,“她是不是说我妈妈绑架她儿子?是不是说了我和妈妈的很多坏话?”

    傅霆淡淡瞅了宁瑜一眼,看不出喜怒。

    宁瑜立即有种心慌的感觉,依偎在傅霆身边说:“妈妈不过是和宁修禹闹着玩的,怎么会真的绑架他?”

    “我听说对方有录音。”

    “这个……”宁瑜想了半天,勉强笑着说:“哎呀,肯定是误会。对了霆,录音的事情你是听谁说的?”她记得爸爸已经让人压下来了,除了部分人口口相传,媒体上没有报道任何与此相关的事情。

    “听闻。”

    宁瑜大舒了口气,“这其中肯定有误会。”

    “希望如此。”

    “霆,那妈妈的事情……”宁瑜心中犹豫,一方面想找傅霆帮忙,一方面又担心他牵扯进来会知道一些蛛丝马迹。

    “嗯?你想说什么?”傅霆埋头看着文件,好像很忙的样子。

    宁瑜思忖再三,“没……没什么事。”

    待宁瑜离开后,傅霆开始翻看桌上的设计稿,看了几眼,都觉得没有新意,正准备放下手的时候,被最后一张设计稿所吸引。

    洁白的画纸上有一款白色女式单肩连衣裙,雪白的裙摆配上粉色的若有若无的泼墨图案,在一张张沉重的画稿中显得清丽脱俗,让人眼前一亮。

    傅霆瞟到画稿上的名字,不由得面带疑惑。是张俊伟画的?无论如何他都无法将这份画稿与他联系起来。

    门外传来敲门声,得到回应后,秘书从门外进来,“傅总,这是所有参赛的作品。”

    秘书把一大摞设计稿放在傅霆面前,“按照您的吩咐,已经把我们傅氏设计部的参赛作品随机放在所有设计稿中,并将设计稿的作者做了隐藏处理,一切等傅总定夺。”

    在傅霆看来,设计部除了苏凝然以外,其他设计师的设计作品大都大同小异,多年来没有创新和进步,此次举办服装设计大赛,就是想要挖掘新的设计师出来。

    “你去联系这些人,周五对设计稿比赛进行点评。”傅霆把一份名单递推过去,“剩下的事情下午开会讨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