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爹地宠上天 第四十五章 撞见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宁婉眼里,傅霆一直是个冷傲的,雷厉风行的人,忽然见到这样一个人坐在自己儿子床上睡着,心里有些怪怪的。要不要叫醒他?宁婉如此想着,伸出手戳了戳傅霆的手臂,傅霆身体晃了晃,倒在了宁修禹身边。

    “傅总?”宁婉小声叫着,再次戳了戳傅霆的胳膊。

    睡着了的傅霆少了冷硬和孤傲,多了几分温润,简直和漫画中的王子一般安静而美好。

    宁婉盯着傅霆的脸看了许久,突然伸出手拍打自己的脸颊,她这是怎么了?怎么可以对宁瑜的男人如此贪恋?

    “傅总?”

    睡梦中的傅霆根本没有听到,早已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安青和赵菲菲的话相继出现在宁婉脑海中,看着眼前几乎一模一样的俊脸,宁婉忽然失了神。

    宁修禹和傅霆长得这么像,真的是巧合吗?

    这般想着,宁婉的思绪越发混乱。她努力回想着四年前的事情,可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四年前那晚的男人真的是傅霆?

    回到房间后,宁婉没了睡意,直到天渐渐泛白才开始入睡。

    宁婉感觉刚刚入睡,门外就传来敲门声,她有些起床气,拉上被子把自己盖上。

    “宁婉,你在家吗?”

    迷迷糊糊听到安白的声音,宁婉头发乱糟糟的,穿着睡衣去开门,“一大早你怎么来了?”

    “给你送早饭。”安白扬起手里的袋子,“还睡醒?没睡醒的就去睡会,我把早饭放在微波炉里……”

    “怎么不说话了?”宁婉打着哈欠,抓了抓头发。

    安白的视线落在门口的男士鞋上,这双男士鞋虽然放在鞋柜的最下一层,还是很轻易被安白发现了。

    “看什么呢?”宁安看过去,忽然明白过来,糟糕,傅霆好像还在宁修禹的卧室里。

    “有客人在吗?”

    一大一小两人出现在卧室门口,两人均是睡眼朦胧,右手微微握拳揉着眼睛,身上的衣服虽然都穿着,但很显然两个人刚刚睡醒。

    “傅……傅总?”安白声音低落,内心早已百转千回。

    之前安青随口说傅霆好像对宁婉感兴趣,他始终不相信,如今看来对方已经登堂入室,这让他如何自处?

    傅霆早已回过味来,虽然被安白看到,他却没有一点后悔或者是尴尬的意思,大大方方的和安白打招呼,“安先生。”

    “傅总怎么在这里?”安白心里有无数个疑问。

    “昨晚和修禹玩游戏太晚,就在这里睡了一夜。”

    宁修禹哈欠连连,小脑袋靠在宁修禹的腰间,“安白叔叔,我好困啊,你随意吧,我继续去睡觉。”

    自从大学毕业以后,傅霆从未这么晚睡过觉,此时的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他更想和宁修禹一样去补觉,但很显然条件不允许。

    安白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好修养的他还是露出了淡淡的微笑,声音平稳,态度温和,“我给宁婉带了早饭,傅总一起吗?”

    傅霆心里的感觉有些奇怪,“公司还有事,我先走了。”

    大门关上的那一刻,安白脸上那丝似有若无的笑容也消失了,“宁婉,你别小心大意。”

    “怎么了?”宁婉困得很,半睁着眸子看着安白。

    “我知道我这样说可能有些唐突,但我还是想提醒你,傅霆是宁瑜的男朋友,如果宁瑜知道傅霆在你这里过夜,想必不会善罢甘休。”

    “昨晚是个意外。”如果可以选择,宁婉也不希望傅霆在这里过夜。

    安白收起刚刚的严肃表情,声音变得温柔,“好了,记住以后不要让他在这里留宿就好了。”

    “知道啦。”

    宁婉来到卫生间洗漱,安白不好跟着进去,站在门口问:“安青呢?不会还在睡觉吧?”

    “她有点事,昨晚没回来。”

    吃过早饭,宁婉收拾妥当准备去上班,看到傅霆的西装外套还放在沙发上,便拿起来挂在手臂上。

    安白送宁婉上班,来到傅氏楼底下对宁婉说:“你稍等我一会。”

    没一会,安白从后备箱找到一个袋子,把宁婉臂弯里的西装外套放进了袋子里,“这样不容易被人看到。”

    “安白,还是你心细。”宁婉笑着对安白挥挥手,“我先去上班了,再见。”

    “宁婉,这几天我要出国,恐怕没时间陪你了。”

    “你去忙你的就行,有安青在呢。时间快来不及了,我先走了。”

    安白叫住了宁婉,帮宁婉耳边的几缕头发别到耳后,笑眯眯道:“好了,等我回来给你和修禹带礼物。”

    “不用啦,你照顾好自己就行。”

    安白看着宁婉离开的方向,久久没能回神。

    车身后传来车子的鸣笛声,安白这次醒来,匆匆上了车,开车离开的时候,从后视镜里看到了傅霆的身影。

    傅霆吃了一份早餐过来,没想到刚到楼底下,就看到宁婉和安白你侬我侬。

    安白一边开车,一边拨通了安青的电话。安青还没起床,口气有些不好,“哥,大清早的干嘛啊?”

    “你在哪?”

    “我在酒店啊,昨晚同学聚会闹腾的太晚,不敢去打扰宁婉和大儿子。”

    “昨晚傅霆在那边过夜了。”

    安青似乎还没清醒,声音迷迷糊糊的,“傅霆在哪过夜啊?你怎么这么关心起傅霆来了?”

    “傅霆在宁婉那边过夜了。”

    “什么?!”

    ……

    宁婉提着傅霆的衣服,像个贼一般出现在顶楼门口。

    秘书看到宁婉过来,亲自过来帮宁婉开门,“宁小姐,什么事?”

    处于顶楼的人各个眼高于顶,宁婉没想到秘书这么和蔼,提着袋子要交给秘书,忽然一想,如果被秘书知道傅霆在她家里过夜的事情,难免惹出事端。

    “你好,我找傅总。”

    “傅总还没过来,如果……”秘书看向,微笑打招呼,“傅总,您来了。”

    傅霆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从宁婉身边走过,宁婉提着袋子,跟着傅霆往前走。

    来到办公室,宁婉把袋子放在桌上,“傅总,您的西装外套。”

    “拿去干洗。”

    “啊?”宁婉认为,给老板干洗衣服这种事不应该让她干,“傅总,你是说让我去干洗衣服?”

    傅霆摸不清自己心里的意思,只觉得心中有些烦闷,沉声道:“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