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爹地宠上天 第四十八章 双重剽窃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众人的注视下,张俊伟再次指向了宁婉,“她不仅抄袭了我的作品,还抄袭了她朋友的作品。”

    很多人发出惊呼。

    “什么?”

    “好朋友?宁婉刚来公司,好朋友似乎只有一个……”

    “难道是赵菲菲的作品?”

    大家七嘴八舌理论着,宁瑜坐在一侧,以看好戏的状态看着眼前的一切,心里早已乐开了花。宁婉,我让你得意!

    张俊伟瞬间成了全场的中心。他抬起双手示意大家不要说话,从身边的文件袋里拿出一张设计稿,“这张是我的设计原稿,大家可以对比看看。”

    记者们听闻,纷纷举着相机拍照,有记者更是把话筒举向宁婉,“宁小姐,这位先生说的可是真的?”

    宁婉心中乱作一团,不停的告诫自己一定要冷静。

    傅霆站在高处,一双冷眸像是镭射灯,紧紧盯着宁瑜。宁瑜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丝毫没有注意。

    “当然是真的,这位先生是傅氏设计部的副主管,怎么会冤枉一个小小的实习生?”

    宁瑜一说话,很快有人看过来,有记者问:“这位小姐似乎知道很多,可以和我们说更多内幕吗?”

    “当然可以,”宁瑜对记者说完又看向宁婉,“你应该不会介意吧?毕竟这些都是事实。”

    宁婉的一张小脸白如死灰,眼里一片死寂。

    很多人指指点点看着宁婉,说着十分难听的话。

    此时此刻,宁婉觉得脑袋发懵,身体僵硬,一时半会不知道应该如何证明自己的清白。

    “各位,宁婉其实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姐,四年前……”

    就在这时,一声惊呼声传来,“傅总,您怎么了?”

    如果没有贺特助扶着傅霆,傅霆早就倒下了。

    所有记者的视线迅速转移到傅霆身上,有人嘀咕,“傅总这是怎么了?不会是被气到了吧?”

    也有人说:“那是,发生这种事,让我也受不了。”

    刚刚对傅霆提问的短头发女子站出来,“傅总,今日……”

    宁瑜从人群中走来,匆匆跑上台子,一脸的关切之情,“霆,是不是你的胃病又犯了?”

    这几年傅霆十分注重一日三餐,胃病已经许久未犯,他轻轻摇头,“我没事。”

    站在傅霆另外一侧的贺特助发出了清冷而阴柔的声音,“各位,今天的设计比赛到此为止,至于剽窃一事,我们傅氏会彻查清楚。”

    楼外的大街小巷,到处都在传傅氏比赛的抄袭案件。

    宁婉浑浑噩噩走在路上,思绪飘出去好远。

    在宁婉身后,走来两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热切的讨论着。

    “听说了吗?傅氏举办的那个设计比赛有内情。”

    “你是说那个叫宁婉的女人吧?真是太可恶了,不仅抄袭自己主管的设计稿,还抄袭自己朋友的,像这种人就应该永远封杀。”

    宁婉前方的一个男子正在打电话,“傅氏这一招真绝,可谓是赚足了眼球,我看我们余欢设计公司就被打压下去了。”

    宁婉自顾自的往前走,根本没注意前面的绿灯已经变成了红灯。

    一辆面包车疾驰而来,差点撞到宁婉身上,男子打开窗户大骂,“年纪轻轻,走路不长眼啊?”

    宁婉如行尸走肉,走过一条街,又穿过另外一条街。

    另一边,安青在和朋友喝下午茶,没想到被朋友圈里的视频刷屏。得知消息后,她立即拨打宁婉的电话。

    “怎么打不通啊?”安青和朋友分开,一边开车一边给安白打电话。

    安白的电话也是没人接通,安青扔下手机,加大油门到处去找宁婉。

    宁婉走在街道上,没注意身后跟了一辆黑色轿车。

    贺特助坐在副驾驶座上,对身后的傅霆说:“我说我的傅大总裁,你真的不去医院,要一直跟着这个女人?”

    傅霆冷眸扫过来,“要你多话。”

    贺特助名叫贺少林,和傅霆是大学同学,家里人都在国外。因家里人逼婚,遂逃到华国帮傅霆的忙。

    一直以来,两人关系极其要好,没外人的时候他说话十分随意,“哎哟,这下我是能体会宁瑜的心情了。人家要陪你去医院,你婉拒了别人,现在却跟着她姐姐,如果被宁瑜知道……”

    “我只是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再说宁婉神色不对,如果发生意外,我们傅氏也脱不了干系。”

    “我的天,”贺特助捂着嘴,惊呼的样子十分夸张,“我竟从不知道傅总这么关心员工。”

    “停车。”

    司机立即踩了刹车,贺少林歪着身体说话,没做好准备,差点撞到前面的挡风玻璃上。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傅霆已经打开了副驾驶座的门,将其一把拉出来。

    贺少林一时没反应过来,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车子早已扬长而去。他忍不住抱怨:“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还不能开玩笑了?哼,回头看我不把你灌醉了‘严刑拷打’。”

    ……

    在开车寻找宁婉的安青忽然停下来,从朋友圈里的视频看,傅霆和宁婉同时在比赛现场,傅霆兴许知道宁婉的下落。

    安青辗转几个朋友要到傅霆的电话,正准备打出去的时候,却接到了傅霆的电话,“你是说宁婉在市中心街道?”

    “对。”

    “你怎么这么好心?”安青打探过傅霆的信息。傅霆为人冷傲,这么关心人着实让人疑惑。或许他真的对宁婉有意思。

    电话那头沉默几秒,迅速挂了电话。

    安青管不了那么多了,立即开车前往目的地。

    宁婉双目无神,慢慢走在路上,经常撞到路人,惹得人连连抱怨。宁婉恍若未闻,一直走着。

    “宁婉!”安青叫着,冲到了宁婉跟前,“你没事吧?”

    宁婉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紧紧抱住了安青,“怎么办?怎么办?”如果不能洗刷冤情,她以后想做设计就难了。

    安青的双手放在宁婉的肩膀上,厉声说:“你是宁婉,怎么能这么轻易被打败?”

    “我……”

    “四年前遭受了那么多,你还不是勇敢的站了起来?即便是辛苦养育大儿子的这三年多,你依然是坚强的,区区一起假的剽窃案件就让你这样?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