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爹地宠上天 第五十五章 被戳破的心事
    ,精彩无弹窗免费!

    距离傅氏好几条街的一家咖啡馆。

    宁瑜坐在二楼的角落里,面带紧张之色。

    十多分钟,张俊伟戴着一顶渔夫帽过来,“宁小姐,久等了。”

    “傅霆已经让人着手调查抄袭事件了,那些证据你都藏好了吗?”

    张俊伟看起来没有宁瑜那么紧张,“当然了,宁小姐你就放心好了。”

    “你现在给赵菲菲打电话,至于怎么说,你应该知道吧?”

    “知道,我现在就打。”

    给赵菲菲打电话的时候,张俊伟添油加醋说了很多宁婉的不是,赵菲菲是个单纯又性子直的女孩,听张俊伟说了几句,对宁婉的怨气更深。

    “如果宁婉想要找你,你可千万不要答应。”

    挂了电话,张俊伟对宁瑜做了一个“ok”的手势,“都搞定了,你就放心好了。”

    “赵菲菲的设计稿在哪?”

    “在我办公室的抽屉里啊。”张俊伟的办公室每天下班都落锁,放设计稿的抽屉也有锁,所以他一点也不担心。

    “一会你把设计稿放在赵菲菲的抽屉里,再……”

    两人私语了半天,各自匆匆离开。

    ……

    傍晚,傅霆带着礼品前往宁家宅子。

    方云被拘留的日子还没到,宁天昊的状态不是很好,终日待在家里鲜少出门。

    见傅霆过来,宁天昊笑得和蔼,“你这孩子,来就来了,还带什么东西。”

    傅霆坐在宁天昊旁边,态度恭敬有礼,“只是一些*,叔叔近期身体可好?”

    经过方云一事,宁家的公司和产业受到了很大影响,宁天昊长期奔波,身体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面对傅霆,他还是笑笑,“好着呢,你放心就好了。”

    宁瑜亲自端着一盘水果过来,放在傅霆跟前,“爸爸就是嘴硬,这一阵子我经常听到爸爸咳嗽。”

    “别乱说。”宁天昊指向水果,“吃点吧,饭菜一会就好了。”

    “谢谢叔叔。”

    宁瑜吃着水果,低头瞟到桌上的报纸,不由得说:“爸,宁婉的事情你也知道了?”

    宁天昊点点头,并没有就着这个话题聊下去的打算。

    “爸,宁婉不仅私生活混乱,为人也不正派,我真替她担心。”自从经过绑架一事,宁瑜知道宁天昊与宁婉的芥蒂更深,有傅霆在,她更想让傅霆知道宁婉的“真面目”。

    “你做好自己就行。”宁天昊多少对宁婉失望。

    宁瑜却说:“爸爸,虽然你和她断绝父女关系,可她始终流着你的血,现在她的抄袭事件一出,以后恐怕很难在设计界混了。”

    “唉……”宁天昊顾忌傅霆在,重重叹息一声,“也怪我没管教好孩子,傅霆啊,让你看笑话了。”

    “每个家有每个家的难处,我可以理解。”傅霆目视前方,专心吃着水果,似是对宁婉的事情不感兴趣。

    宁瑜把桌上的报纸拿过来,刻意在傅霆跟前晃了一圈,“瞧瞧,这标题写的真够带劲——《实习生连续抄袭为“上位”》,这下宁婉可真是名声大噪啊。”

    宁天昊看了傅霆一眼,低声喝道:“她的事情她自己解决,与我们没关系。”

    “对,爸爸说得对。”宁瑜眉开眼笑。

    吃饭时间,傅霆鲜少说话,吃完饭稍微坐了几分钟立即离开。

    宁瑜发现傅霆神色不对,急忙跟上去,“霆,我送送你。”

    两人并肩穿过院落,来到傅霆的车前。傅霆打开车门,“你进去吧。”

    宁瑜一手压在车门上,浅笑看着傅霆,“霆,时间还好,我们要不要去看场电影。”

    “改天。”

    “不嘛。”宁瑜嘟着嘴,娇滴滴说,“我们都好久没去看过电影了,今天又刚好有空,一起去嘛。”

    傅霆抬起手臂看了看时间,“今晚九点我约了人谈事。”

    “这样吗?”宁瑜明显十分失望,只好说:“唉,那就算了。”

    傅霆坐进车里,打开车窗,“进去吧。”

    宁瑜趴在车窗前,柔声道:“霆,下周三我同学会,你陪我一起去好吗?”

    “看时间。”

    “周三晚上你一定要腾出时间哦,我们同学都想见见你呢,”宁瑜轻快说完,想要送给傅霆一个吻。

    此时傅霆低头看向腕表,“时间来不及了,我先走了。”

    看着车子离去的方向,宁瑜心里着实不畅快。以前傅霆虽然也是冷冷淡淡,但对自己的事情绝对有求必应,现在和以前好像不同了。

    ……

    傅霆今晚有事,不过不是重要的事,而是和贺少林约了喝酒。

    酒吧内的音乐震耳欲聋,说话声,嬉笑声……各种声音混合在一起,热闹非凡。

    看到傅霆过来,贺少林挥手,“这边。”

    待傅霆坐下,贺少林把一杯酒推过去,“你怎么又来晚了,不会又去插手宁婉的事了吧?她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实习生,用得着你大总裁这么护着?还有,你和她签的那是什么合同?我都没想到你会那么好说话。”

    “等你看到下个季度的利润,就不会有这些话了。”

    “你又打什么鬼主意?”贺少林举起酒杯,和傅霆碰了碰。

    傅霆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留住一个好的设计师,没什么不对。”

    “你骗鬼呢?我和你认识这么多年,可不相信你这些鬼话!”贺少林的丹凤眼眯起,逼近傅霆的眼睛,“还是说你打算移情别恋了?”

    如果是一般的富家公子哥,恐怕不在乎什么移情别恋,即便是脚踏两只船也是有的,但傅霆不一样。

    当年就是因为得知“宁瑜”是第一次,他才和宁瑜交往。

    作为一个有担当有责任心的男人,他很不喜欢“移情别恋”这四个字。

    “霆,你怎么不说话啊?”贺少林带着猜中后的喜悦之情,哈哈笑着,“看吧,被我猜对了。”

    “以后这种话我不想听到。”

    “怎么?真被猜中,所以恼羞成怒了?”贺少林不怕死,勾住了傅霆的胳膊,“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了,你对宁瑜没多少感觉,如果确定好自己的心意,早点和宁瑜说明白才是明确的选择。可不要耽误了宁瑜又耽误了自己,又让宁婉伤心欲绝。”

    一瞬间,傅霆慌了,很长时间以来他都没有这种感觉,端起面前的酒,掩盖自己的情绪,“没有,你别乱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