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爹地宠上天 第六十章 步步高升的节奏
    ,精彩无弹窗免费!

    走出卫生间,宁婉看到傅霆面对窗户,手里捏着一根烟。

    听闻有脚步声,傅霆缓缓转身。

    宁婉对傅霆点点头,正欲走,听到傅霆说:“稍等。”

    “傅总,什么事?”

    “这周五有个设计师见面会,你准备一下。”说话的时候,傅霆瞟了一眼宁婉的右手。

    宁婉呆呆看向傅霆,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今日白天,因为傅霆发出新季度服装系列,她才出现在大众面前,紧接着听到自己要升职的消息,现在竟然又要准备一个设计师见面会,一切都来的太突然。

    “既然那些是你自己的作品,其设计理念只需稍加润色即可。”

    “傅总,我先确认一件事,我是你们公司的设计师吗?”

    傅霆冷声说了一个“是”。

    “那我的任聘书呢?”

    傅霆似是没想到宁婉会要这个,剑眉微挑,“明天你去找贺特助。”

    “我从一名实习员工上升为设计师,会不会升得太快了?”

    “你想一辈子当实习生?”

    宁婉忙说:“不想,但一切都太突然,我需要准备。”

    “你没有时间准备,这周一下午我拿出一部分设计图稿,命人制成样衣,明早你去贺特助,查看样衣情况。至于周五的见面会,我希望你能正确阐述你的设计理念,让傅氏上下和其他公司的设计师信服。”

    “我还有一个问题。”

    “说——”傅霆手中的烟已经燃尽,落下一大截烟灰。

    “听说……听说你还要给我升职?”虽然这是好事,但宁婉总有一种中了彩票的不真实感。

    傅霆皱眉,“你的消息倒是很灵通。”

    “这么说是真的?”

    “看你的表现。”

    宁婉有些兴奋,又有些紧张,还有些惊喜,“很感激傅总,不过……我只是一个实习生,过几个月我会离开华国。”

    对于人才,傅霆总有精准的判断力。但凡是他看上的人,还没有能离开的。

    “你不会真以为我会让你升职吧?”

    宁婉面色一红,内心很是尴尬,他这是在和自己开玩笑?

    “傅氏的设计师大都观念陈旧,我希望你的出现让他们动起来,不然傅氏设计部只会是一潭死水。”

    听傅霆这么一说,宁婉立即明白过来。原来傅霆不是真的想要提拔自己,而是想让自己激励其他员工。

    “傅总,你早说啊,害我担心。”

    “担心什么?”傅霆忽然逼近宁婉,身上淡淡的烟草味弥漫开来。

    面对特大号的俊脸,宁婉的脸立即像是充了血一般,红彤彤一片,在心跳加速的同时,她只有躲藏的份,埋下头低声说:“我担心傅总把我提拔的太快,某人会找我麻烦。”

    傅霆盯着宁婉的脸颊看了许久,这泛着红晕的脸莫名让他心跳加速,更让他的理智消失。

    “傅总?”宁婉不明白傅霆为什么会这么看着自己。

    忽然,傅霆转身离开。

    宁婉拍了拍脸颊,还是觉得很热。为了让自己的温度降下来,她来到洗漱台跟前,捧了一把凉水洒在脸上。

    那边傅霆没走一会,宁瑜和一个男子从一个包间里走出来。

    “宁瑜,我们都是老同学了,你想让我做什么直说就行。”

    “我能让你做什么啊,不过是让你在饭桌上带动其他同学,说一些宁婉的事情罢了。”

    宁婉握着门把手的手一顿,不知道自己是应该出去还是继续待在里面。

    宁瑜又说了几句,多半都是让那人怎么对付自己。

    几秒钟之后,宁婉忽然推开了卫生间的门。

    宁瑜和一个男子站在女卫生间门口,看到宁婉的那一刻,宁瑜目光阴冷射过来,好半天才说:“你……你都听到了什么?”

    “我能听到什么啊,不过是听妹妹怎么污.蔑姐姐罢了。”

    “什么姐姐妹妹的,爸爸可是早就和你断绝关系了。”

    宁婉哂笑,“嗯,也对啊,既然我们没有什么关系,你老是在外面污.蔑我是作何?”

    “谁……谁污.蔑你了?”

    宁婉瞟了一眼宁瑜跟前的男子,呵呵笑着,“刚刚听说你们是老同学吧?在老同学面前,你还真是不给自己留点面子。”

    “宁婉,你别乱说话。”

    “想要乱说话的你,即便说了我种种不是又如何?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还有……”宁婉一步步靠近宁瑜,将其逼在走廊墙壁上,“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你到处诋毁我这件事,早有一天会被人知道。”

    宁瑜眼睛一眯,瞟了宁婉的右手一眼,“口说无凭谁会信你?”

    “随你,别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就成。”

    再次回到包间,桌上的空酒瓶又多了几个。

    安青看到宁婉嚷嚷道:“你不是去卫生间吗?怎么去那么久?”

    宁婉坐下,思绪还在宁瑜身上,“外面遇到了熟人。”

    “这样啊,管他呢,来,我们继续喝酒。”

    宁婉明白安青的酒量,怎么敢继续和她喝下去,急忙给安白使眼色。安白会意,轻声劝道:“别喝了,喝多了对身体不好。”

    “不喝得酩酊大醉怎么叫庆祝啊?是吧大儿子?”

    “青青宝贝,我和安白叔叔的想法一样。”宁修禹吃完一碟子点心,小肚子凸起来圆滚滚的特别可爱。

    尽管宁修禹刚刚帮了自己,但看到空空如也的碟子时,宁婉还是怒了,“我的天,你竟然吃了这么多?宁小修,你是不想要你的牙齿了?”

    “妈妈,我也不是天天吃这种甜点心的。”

    “是啊,你不是天天吃,是三天两头吃,小小年纪要多吃饭才是,怎么能把点心当饭是?”

    宁修禹是个会察言观色的主,立即做出讨好的表情,“妈妈你肯定还没吃饱吧?来,多吃点。”

    看到盘子里多了一块鸡肉,宁婉的气也消了半天,“以后不许吃那么多点心了,听到没?”

    “哇——”

    宁婉和宁修禹同时看过去。

    安青趴在桌上,吐了一地。

    宁婉立即倒了水端给安青,安青推开水杯,“我没事,我们继续喝。”

    “我的手都这样了,你能不能照顾一下病号?安白,你快送安青回去吧。”宁婉记得安青今天说过,明天她家里人过生日,今晚她要回家住。

    “那你和修禹怎么办?”

    “我们自己打车回去就行。”

    被安白扶着出去的时候,安青还在喊着:“我没醉,我没醉。”

    宁婉站在酒店门口,看着扬尘而去的车子,感慨道:“你青青宝贝这是怎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