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爹地宠上天 第六十二章 浪漫之夜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用了,我……”

    宁修禹从傅霆怀里出来,小脸贴到手机旁边,“安白叔叔,我要和妈妈去放烟花,会很晚回去,你放心,帅哥哥会送我们回去的。”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

    “宁婉,修禹说的是真的吗?你们……你们要和傅总去放烟花?”

    “安白叔叔,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什么,你们注意安全,还有……早点回家。”

    宁修禹耸了耸肩,“妈妈,安白叔叔似乎是有点不高兴,怎么办?”

    “到了。”傅霆发出低沉的嗓音,从车里出来,“下来吧。”

    宁修禹从车里下来,双腿盘在傅霆的腰上,“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大啊。”

    半山腰上有一个高大的铁门,周围都是郁郁葱葱的大树,院内有草地、有泳池,更有别墅,从门外看去望不到边。

    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妈妈从里面出来,高兴的说:“少爷,您来了。”

    单单是上次去的那个古堡一般的地方肯定就价值不菲,再加上今天这个占地面积巨大的山中别墅,宁婉腹诽了一番傅霆的资本主义作风,又忍不住叹息,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住上这么大的房子。

    “妈妈,你怎么不走?”

    “来了。”宁婉跟着往里面走。

    偌大的草地上,放着很多烟花爆竹。十多个侍从站成两排,有的端着糕点,有的拿着酒水和水果,见傅霆过来齐刷刷弯腰,大声说:“少爷好。”

    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放烟花,宁婉总觉得不舒坦,宁修禹似乎也是如此,附在傅霆耳边,“帅哥哥,只有我们三个人放烟花好吗?”

    “我们三个人”让傅霆心里升起一股异样之情,冷然看向一边的侍从,“你们都下去!”

    众人离开后,宁修禹从傅霆身上下来,围着烟花转圈圈,“帅哥哥,你快放烟花,我要看美丽的烟花。”

    看到宁修禹如此兴奋,宁婉也绽放出笑容,拿起放在地上的一根电光花,“哇,好久没玩这种烟花了。”

    “拿好,我来点。”

    宁婉抬头,看到傅霆手里拿着打火机。

    宁婉的右手还有些疼,只能用左手举高电光花,吩咐宁修禹离远点。

    宁修禹既紧张又兴奋,小手捂着耳朵,躲在一边。

    电光花点燃的那一刻,迸发出一颗颗闪耀的火花,亮的人眼花缭乱。

    “哇,真是太美了。”宁修禹高兴的手舞足蹈。

    傅霆又点燃一根准备递给宁修禹,被宁婉拦住,“不行,他太小了。”

    “我会护着他。”

    “那也不行。”宁婉还是担心宁修禹会受伤。

    “妈妈,有你和帅哥哥在,没事的,而且我听说这种电光花适合小朋友玩。”

    宁婉犹豫间,宁修禹已经从傅霆手里拿走电光花,在空中甩动着。一个个漂亮的烟花绽放在黑夜中,像是一颗颗坠入凡间的流星。

    “妈妈,是不是很美?”

    宁婉轻轻点头,在m国偶尔也会见人放烟花,那时她和宁修禹两人在国外,只会远远看着,从未放过。

    宁修禹拿着电光花,在草地上转圈圈。

    “宝贝修,你慢点……”宁婉一瞬不瞬盯着宁修禹,生怕他受伤。

    傅霆坐在草地上,旁边是一个一米多宽的精美野餐垫,上面放着很多水果、糕点和饮料。

    傅霆拿起一杯果汁递向宁婉,“坐下,没事。”

    宁婉没去接果汁,眼睛一直盯着宁修禹,“不行,我得看着。”

    事实证明,根本不用宁婉担心。

    宁修禹拿着电光花在草地上奔跑,从未摔倒,更时时刻刻注意安全,一根电光花放完后,他让傅霆帮他点上,又放第二根,第三根……

    等到宁修禹放累了,傅霆命人点燃彩光鞭炮,红黄蓝等五颜六色的烟火在天空中绽放,如同一个个美丽的精灵在夜空中起舞。

    宁婉望着天空出神,蓦然出声,“有笔和纸吗?”

    傅霆心中讶异,命人拿来纸笔。

    “帅哥哥,把我举高高,我要飞到天上去看烟花。”

    “如果你要飞到天上去,我可以带你去坐热气球。”傅霆抱起宁修禹。

    宁修禹骑在傅霆的脖子上,脸上是斑驳的亮光,眼里都是向往之情,“热气球啊,我只在电视里见过,还没坐过呢,那叔叔带我去坐好不好?”

    “好。”

    白色的纸张上,一个在草坪上奔跑的小人跃然纸上,接着是天空中的烟花。

    眼前是傅霆抱着宁修禹的样子,宁婉笔下一顿,稍作修改,纸上的小人下面多了一个人。

    “妈妈,你画的是什么?”宁修禹骑在傅霆的脖子上,稍稍低头便能看到宁婉手中的画作。

    见傅霆也探过头来,“没想到你用左手也能作画。”

    宁婉忽然有些慌乱,她画宁修禹可以,画傅霆的话会不会被误会?

    “没……没什么。”宁婉拿起橡皮,擦过男子的小腿。

    画中男子的小腿莫名消失,看起来十分奇怪。

    一只大手伸过来,按住了宁婉的手,“为什么擦掉?”

    宁婉的手一颤,支支吾吾道:“我……我觉得画的不好看,呵呵,我重新画一张。”

    “不必了。”

    “嗯?”宁婉抬头,小小的鼻尖差点与傅霆高挺的鼻梁相撞,她立即低下头,却不小心撞到傅霆的下颚。

    闷哼声传来……

    宁婉捂着头抬起头,“不好意思,我不小心的。”

    白色的a4纸翩然落下,刚好落在傅霆的脚下。傅霆单手扶着宁修禹,拿起了脚面上的画稿。

    画中,天空中绽放着美丽的烟花,烟花之下,傅霆双手抓着宁修禹的两只小腿,一大一小两个人齐齐望向天空。

    宁婉把光与影处理的很好,侧颜之下,更显两人鼻梁高挺,面部轮廓俊美。

    “还给我。”宁婉跳着去抓。

    傅霆扬起胳膊,任由宁婉怎么抓都抓不到,看到宁婉跳跃而紧张的样子,他露出一丝冰雪融化般的笑容,“作为今日放烟花的报酬,这张画我收下了。”

    宁婉愣了几秒,菀而一笑,“那我是不是应该谢谢傅总?”

    “自然,一幅画稿换这么多烟花,任是谁都觉得这个买卖划算。”

    “如果我要收回去呢?”宁婉看向傅霆,眼里带着几分倔强。

    不远处,烟花还在放着,朵朵烟花下,傅霆脸上的笑容更大,“你没有选择的权利。”

    “谁说的?”宁婉像是一只灵活的兔子,蹦蹦跳跳,却怎么也拿不到那张画稿。

    “妈妈,你的弹跳力好差。”

    傅霆对宁婉露出颠倒众生的笑,转手把画稿交给宁修禹,“拿着。”

    宁修禹举高了画稿,哈哈笑着,“妈妈,我看你今晚是拿不到画稿了。”

    那抹笑容,深深映入宁婉的眼眸和心脏,永远无法抹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