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爹地宠上天 第六十五章 作怪
    ,精彩无弹窗免费!

    见面会将开始的时候,宁瑜身穿高档定制丝柔礼服,款款从门外走来。

    “宁小姐好。”

    “宁小姐,您来了。”

    宁瑜高傲的点头,心里十分享受大家的注目。

    无论傅霆走到哪里,都是人群中的焦点。宁瑜很容易找到了傅霆,提着裙摆缓缓走过去,“霆。”

    被人群包围的傅霆微微侧身,面无表情开口,“来了。”

    宁瑜十分自然而亲昵的搂住了傅霆的胳膊,“霆,听说你邀请了一个国际知名的设计师过来点评,一会介绍我认识好吗?”

    一个公司老总打趣道:“傅总就算不介绍给别人认识,也会第一个介绍给宁小姐认识。”

    一边有人附和,“那是,谁让宁小姐是傅总的女朋友呢。”

    刚刚和傅霆开玩笑的人又问:“傅总,你和宁小姐也交往好几年了,什么时候办喜事?”

    宁瑜娇羞一笑,依偎在傅霆怀里,等待着他的回答。

    傅霆像是没听到,“一会见面会就要开始了,大家可以稍作休息。”

    众人面面相觑,宁瑜面上也不好看,小脸一阵红一阵白。

    九点钟,设计师见面会准时开始。

    在前期设计比赛中,傅氏找了几个有潜力的设计师。

    在此次设计师见面会上,着重将以宁婉为主的几个设计师推到大众和媒体面前,更是请了国际资深设计师进行点评。

    主持人说的热情彭拜,邀请宁婉和其他设计师上台。

    宁婉早已穿上准备好的修身旗袍式礼服,站在下面等待着,听到叫自己名字,立即提着裙摆往前走。

    台下的傅霆缓缓蹙眉,这不是他给宁婉准备的礼服。

    站在台上的时候,宁婉紧绷着神经。

    不知道是因为衣服太紧还是因为太紧张,她觉得全身发痒,尤其是衣服接触肌.肤的部分,特备的难受。

    “这位就是我们傅氏设计部新晋设计师宁婉小姐,四年前,宁设计师作为交换生……”主持人阐述了宁婉近几年的经历。

    主持人这边还没说完,一个女人站在台下大声说:“你们似乎忽略了一件事吧?”

    众人纷纷看向那名女子,女子的脸很陌生,傅霆皱眉看向贺少林,“解决了。”

    台下有人窃窃私语,“这个女人说这话什么意思啊?”

    “想必大家很好奇,宁设计师所在的学校与m国合作,交换生的学习期限是两年,为何宁设计师学了四年才回来?又为什么从一个小小的实习生忽然提升为设计师?”

    人群中的宁瑜看着女子,嘴角出现一抹冷笑。

    四名黑衣男子出现,抓住了女子的肩膀。

    “你们为什么要抓我?”

    一旁的报社媒体纷纷拿着相机,朝这边拍照录像。

    有几个记者围住了傅霆,“傅总,这名女子是怎么回事?你们为什么带她离开?”

    傅霆一记冰冷的眼神看过去,那记者不由地低下了头。

    贺少林站在傅霆身边,淡淡说道:“我听说,这名女子这里……”他指了指脑壳,“有问题,如果大家想听她说什么的话,一会我们可以让你们采访。”

    “怪不得要把人带走,原来是神经病啊。”

    宁瑜眼睁睁看着女子被带走,眼里出现愤怒的火光。

    这边解决后,主持人道:“刚刚出现了一点小意外,但这并不能妨碍我们。宁设计师,大家都等你很久了,你可以进行自我介绍了。”

    “大家好,我是宁婉,很高兴见到大家。”宁婉压下身体的难受劲,笑容得体看向众人。

    主持人全程保持着微笑,“那么,现在请宁设计师向我们阐述她的设计理念,大家欢迎。”

    宁婉拿着话筒正要说话,感觉身上更痒了,让她忍不住想要去挠一挠。

    “宁小姐,你怎么了?”主持人把话筒拿到一侧,轻声问。

    “我,我觉得好痒……”宁婉把手放在身后,挠动着,以缓解身上的难受劲。

    主持人又小声说:“坚持会,一会就结束了。”

    “好……”宁婉拿着话筒,身体别扭的摇晃着,“各位,请随我看。”

    灯光暗下来的同时,一道追光灯出现,一个身穿欧根纱礼服的女子从里面走出来,站在宁婉身边。

    好痒,痒到几乎要发狂了怎么办?

    宁婉一边保持着微笑,一边努力解说着,感觉身体已经到了忍耐的极致。

    一共有七套衣服,宁婉咬牙坚持到第三套衣服,感觉身体上爬满了虫子,这种虫子像是能消磨人的心智,让人疯狂。

    宁婉承受不住,双手在身上挠来挠去,与其在台上丢人,不如……

    主持人见宁婉把话筒丢给自己,彻底傻了眼,“宁设计师,你要去哪?”

    “我,我好痒……”

    苏凝然身穿白色阔腿裤和西装礼服,带着不容忽略的气势走上台,拿走了宁婉手里的话筒,“我是傅氏设计部的主管苏凝然,现在由我向大家介绍第四套礼服。”

    “傅氏要搞什么?怎么忽然换人了?”

    “对啊,那个宁设计师呢?怎么不见了?”

    ……

    宁婉猫着腰下来,一边挠痒痒一边寻找洗手间。

    一个身影冲过来,大手紧紧握住宁婉小小的手腕,声音低尘冰冷,“怎么了?”

    看到傅霆,宁婉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我的礼服上被人撒了痒痒粉,全身难受,哪里有洗澡的地方?”

    “痒痒粉?”傅霆喃喃自语,拉着宁婉进了一部电梯。

    宁婉跟着傅霆来到一个房间,找到浴室,她立即冲了进去。

    傅霆站在门外,若有所思,“你怎么知道是痒痒粉?”

    “我上高中的时候,宁瑜给我撒过。”那时宁婉第一次接触这种东西,还以为自己得了皮肤病,不敢找宁天昊,也不敢找其他人哭诉,被痒痒粉折磨了一下午,晚上洗了一个澡忽然没事了。

    傅霆垂眸,没想到看到了玻璃门下的一双纤细小腿。

    这扇玻璃门,中间部分是毛玻璃,上下两端是透明的,玻璃门下,宁婉那双美丽的小腿和白皙的脚趾清晰可见。

    抬眸间,傅霆又看到被水浸湿的半个后背,心跳如雷,身体僵硬,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冷水从上到下浇下来,身上的痒痒感消失,宁婉也清醒了不少。

    看到玻璃门外的傅霆,她心里一缩,忙说:“傅总,你可不可以避开一下?”

    “你的手……”

    被大老板记得自己的手受伤,宁婉受宠若惊,想到看烟花的夜晚,心中有几分迷醉。

    “我的手没事,可以自己洗。”

    傅霆离开,房间大门被关上。

    等到宁婉裹着浴巾出来的时候,傅霆不知何时又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