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爹地宠上天 第六十八章 我做不了主
    ,精彩无弹窗免费!

    宁修禹那一双圆滚滚的大眼睛转了转,突然咯咯笑了起来,“帅哥哥,这件事我做不了主,你得去问我妈妈。”

    “嗯?”傅霆不明白,为什么是“问”。

    面对傅霆疑惑的眼神,宁修禹的笑声更大,“我知道你想追我妈妈,可是,你是有女朋友的,这一点最好想清楚。我们两个人虽然关系好,但不代表我喜欢渣.男做我爸爸。”

    “渣……渣.男?”傅霆活到二十几岁,从没有想过有人会把“渣.男”这两个字用在自己身上,“宁小修,你再敢说这两个字试试?”

    宁修禹退后几步,哈哈笑着,“你怎么和妈妈一样叫我‘宁小修’?这是我妈妈对我的独有称呼,帅哥哥换一个。”

    “我们俩这关系,你还挑剔上了。”

    两人嬉嬉闹闹了一阵子才上车。

    来到车上,傅霆系好安全带,宁天昊的电话再次打来。

    “宁叔叔……”

    和宁天昊通完电话,傅霆对宁修禹说,“我一会有点事,先送你回去吃午饭。”

    ……

    午后,市中心咖啡馆。

    傅霆从门外走进来,朝靠窗户的那桌走去。

    宁天昊坐在沙发上看向窗外,察觉到有人过来,慢慢转过头,“傅霆,你来了,坐吧。”

    傅霆不动声色缓缓坐下,“叔叔找我什么事?”

    “最近工作忙吗?”

    傅霆见过太多这种类似寒暄,不动声色道:“挺忙的,今天刚办完设计师见面会,接下来要筹备时装展。”

    “最近……你和小瑜最近怎么样?”宁天昊试探着问。

    “挺好的。”傅霆搅拌着手中的咖啡,淡然处之。

    如此敷衍而官方的回答,并不能让宁天昊满意。他神色一凛,端起长辈的架子,“傅霆,你一直都是一个乖巧懂事、有魄力又有能力的人,叔叔一直很喜欢你。”

    “谢谢叔叔厚爱。”傅霆目不斜视,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傅霆,你是一个做大事的人,但感情的事情,我希望你也能够有大丈夫的作为和处理方式。”

    傅霆听出宁天昊话里有话,眸中冷光乍现,“叔叔,您想对我说什么?”

    “你是做大事的人,身边有些逢场作戏的女人我也能了解,但凡事都要有个度,更要理智面对。有些女人注定只能在你身边待一阵子,不能和你过一辈子。”

    “叔叔,你这话从而说起?”傅霆把咖啡放在一侧,眸中泛着寒光。

    “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傅霆的冷眸看过去,低声问:“什么事?”

    宁天昊以为傅霆故意隐瞒,心中有些失望,重重叹了口气,慢慢站了起来,怕拍傅霆的肩膀,“我知道你们年轻人爱面子,你自己心里有个度就行,相信你能处理好。”

    宁天昊回到宁家,宁瑜立即走了过来,“爸爸,你和傅霆说明白了?”

    “他那么聪明,应该会明白的。”

    “你怎么说的?”不知为何,宁瑜的心中忽然有些不安。

    坐下以后,宁天昊把刚刚和傅霆见面的经过一字不漏说了出来。

    宁瑜听完,很是不悦,“爸爸,你费劲吧啦的找到傅霆,就只和他说了这么多?”

    “不然你要让我和他说什么?”

    “我的目的是和傅霆结婚,不是听你和他讲大道理。”

    宁天昊恍然大悟,“我还以为你只是想要我帮你提点一下傅霆,唉……你这孩子啊。”

    “爸爸,只有我和傅霆结婚了,我才相信他不在外面乱搞。”

    “男人年轻的时候总有一些红颜知己,你不要太在意。”

    “爸爸,你什么意思啊?难不成看着傅霆在外面……”宁瑜红唇一瘪,哭出声来,“我才不要,我要让傅霆心里只有我一个人。”

    宁天昊最受不了女人哭,忙给宁瑜擦泪,“好了好了,爸爸再找他谈谈好不好?”

    “这次没谈到位,再去找傅霆可能也没什么进展。”

    “那你想怎么办?”

    宁瑜往宁天昊身边靠了靠,趴在他耳边,“爸爸,这样,你去傅家找老爷子……”

    ……

    之前,宁婉很少和宁修禹在同一个房间睡,今天临睡前想要去看看宁修禹,看到房间里空空如也,宁婉失眠了。

    晚上十一点四十五分,宁婉还是没睡着。经过一番心里斗争,她带着一颗忐忑的心拨通了一个电话。

    好半天,傅霆的电话才接起。

    “傅总,很抱歉这么晚打扰你。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傅霆听得出宁婉似是极其不好意思,将身边的书放在床头柜上,“什么事?”

    “我想问问,我儿子睡了吗?”

    “刚睡下。”

    “哦,这样啊,”宁婉犹豫了几秒钟,提出了一个要求,“你可不可以拍一张修禹的照片给我?”

    傅霆的脑海里勾勒出宁婉说话的样子,沉吟了一会问,“现在?”

    “对,就是现在,我知道我这样做有些冒昧,可是我真的很担心修禹。”

    “你果真像个没长大的孩子……”

    “什么?”

    “等着。”说出这两个字,傅霆挂了电话。他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好脾气,跑到了隔壁房间去。

    几分钟后,宁婉收到了傅霆发来的照片。

    照片中,宁修禹侧身躺着,柔和的灯光下,他的嘴角弯曲,像是做了一个很美很甜的梦。

    宁婉给傅霆回复:谢谢。这几天辛苦你了,如果修禹想我,麻烦你一定要告诉我。

    傅霆的微信几乎是摆设,更没有和一个女人聊微信的习惯。即便是最初和宁瑜在一起的时候,也是打电话言简意赅。

    而今晚,他破例了。

    宁婉是典型的夜猫子,过去十点多那会的困意,她的精神头越发大。

    聊天中,她把宁修禹的一些习惯告诉傅霆,傅霆一一记在心里。为了更好的和宁修禹相处,他还向宁婉问了一些宁修禹的事情。

    发现傅霆对宁修禹还挺了解的,宁婉多少放心了一些。

    傅霆认为今晚自己肯定是疯了,竟然和宁婉聊天聊到凌晨一点多。

    聊着聊着,傅霆的脑海里想起“渣.男”二字,立即给宁婉回复了两个字:回聊。总觉得这两个字不是很好,他又撤回,再准备发的时候,宁婉已经回了两个字:晚安。

    宁修禹离开的第一个晚上,宁婉失眠了。

    而傅霆也好不到哪里,盯着“晚安”两个字看了许久,脑海里都是宁婉的音频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