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爹地宠上天 第六十九章 女追男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大早起来,宁婉眼睛都睁不开,难得安青下了两碗面条,招呼宁婉过来吃。

    宁婉坐下,连连打哈欠。

    “你昨天没加班啊,怎么困成这样?”安青把一碗面推给宁婉,还从厨房里端来一叠咸菜。

    “我说想宝贝修想的,你相信吗?”宁婉吃了一口面,赞不绝口,“你手艺见长啊。”

    安青挑起面条吹了吹,“不信,我也觉得手艺见长了,哈哈,毕竟以后要作为*的,总不能什么都会。”

    “哎哟,你这想法有进步啊,我记得你以前可是特别鄙视那种结婚以后以夫为天,围着厨房转的女人。”

    “此一时彼时,谁让我遇到了我命中注定的男子呢?”

    两人开了一会玩笑,临出门的时候,宁婉看到安青手里提着一个保温盒,很是惊讶,“什么啊?”

    “我的爱心早餐。”

    想到贺少林口中的“黑暗料理”,宁婉为他捏了一把冷汗,“这是……给贺少林准备的?”

    “当然了,除了他还有谁?”两人走进车里,安青继续说,“说起来都要感谢你高升,真希望你以后一直在顶楼工作,这样我就可以天天见到少林君了。”

    这段日子,宁婉要在顶楼工作,自己没感觉多便利,倒是便宜了安青,想想觉得值了,只是莫名有些同情贺少林。

    “我可以打开看看吗?”

    安青利落的把车开出小区,“看吧,不过记住了啊,只能看一眼,看完迅速盖上,别让热气跑了。”

    “好,好。”宁婉打开一道缝,顿到一股子烧焦的味道,立即盖上了盖子,“安青,我觉得你做的面真是堪比五星级大厨。”

    “怎么忽然这么说?”

    “没什么。”宁婉忽然很期待贺少林看到这份“爱心早餐”的样子。

    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宁婉看到陌生的来电,犹豫了一下,“喂,你好。”

    “妈妈,是我啦,这是帅哥哥家里的座机,你存一下,以后找我可以打这个座机。”

    “宝贝修?”宁婉眉开眼笑,乐不可支,“妈妈好想你,你昨晚在那里睡的好不好?有没有想妈妈?”

    “我睡的很好,放心好了。今天早晨我听说你找我,我这心里有些不好受,毕竟我一点也没有想你。趁着我出去住的这段时间,妈妈你也应该学会独立了。你总是太过依赖我,以后我找了女朋友,会很为难的。”

    如果宁修禹现在在宁婉面前,宁婉早就去揪他的耳朵了,“别跟我提以后,说的好像是你很快就会有女朋友似的。”

    “妈妈,忠言逆耳利于行,你多想想我说的话。”

    “我……”宁婉最终败下阵来,和宁修禹聊起昨天上午的设计师见面会。

    听罢,宁修禹那边常常叹息,“你明知道宁瑜对你有敌意你还不防备,从早晨的材料到会场上发生的事,你最应该做的是自我反省,而不是埋怨宁瑜。”

    刚听完宁修禹的话,宁婉心中一阵恼怒,后来想想这话也不是没有道理。

    是她轻敌在先,才会让宁瑜有机可乘。

    如果不是傅霆带来材料原稿,她上台演说都是个问题,如果不是傅霆派苏凝然上台救场,她早就丢人丢大发了……

    “妈妈,你有在听吗?”

    “妈妈在听,谢谢你,我的小军师。”

    宁修禹畅快的声音传来,“妈妈你知道就好,不说了,帅哥哥好像遇到了不愉快的事情,我去看看。”

    “ok,你去吧。”

    “挂了?”安青一阵懊恼,“我还没和大儿子说上话呢。”

    “没事,回头我把号码给你,你自己给他打。”

    来到傅氏,安青跟着宁婉一起上了顶楼。

    傅霆的办公室大开着,里面没人,似是刚刚打扫过,地上的水渍还没消失。

    看到安青进来,秘书曾晓雪迅速出现,“安小姐,你是要找贺特助吗?”

    安青点头,继续往里面走,哪知道曾晓雪走上前,挡在安青跟前,“安小姐,贺特助不在。”

    “不在没关系,我把早饭给他放桌子上。”

    宁婉暂时在贺少林的办公室办公,先安青来到办公室,在门后面看到了贺少林。

    贺少林对着宁婉,拼命摇头。难得天不怕地不怕的贺特助被吓成这样,宁婉对准备进门的安青说:“贺特助真的不在,你把早餐交给我吧,我帮你转交。”

    “这样啊,那好吧。”

    安青失望,准备离开,曾晓雪忽然开口,“安小姐,有件事我想对你说。”

    安青耷拉着脑袋,兴趣缺缺的样子,“你说吧。”

    “安小姐,你对贺特助的心思,我们大家都明白。”

    “这又如何?”安青从不认为自己追贺少林是一件丢人的事,更不在乎别人的眼光。

    曾晓雪害羞至极,支支吾吾道:“其实……其实我和贺特助……”

    “我知道贺特助人好样貌好,如果你也喜欢他,我可以理解,但是不管是谁和我竞争,我都会把她给pk下去。”

    在办公桌前整理材料的宁婉听不下去了,“安青,你应该下去工作了,不然人事部的经理会找上来的。”

    安青完全没去看宁婉,继续对曾晓雪说:“即便你喜欢贺特助,我也不会把他让你,明白?”

    “我和贺特助是——情侣。”

    轰——

    安青的内心泛起惊涛骇浪,好半天没说出话。

    宁婉的下巴都要吓掉了,这是真的?她怎么没听说?

    站在门后的贺少林捂着嘴,正在偷笑。

    安青失魂落魄离开后,贺少林从门后面出来,神色大好,嘴里还哼着小曲。

    为了闺蜜的归宿,宁婉问道:“贺特助,你真的和曾秘书……”

    “嘘——你不要声张,虽然傅总没有说不让办公室同事谈恋爱,但我和曾秘书天天见,被人知道我怕影响工作。”

    “哦……原来是这样。”宁婉能够想象安青有多伤心,上午忙完手头的活,立即去楼下找安青。

    安青呆坐在格子间里,仿佛没有灵魂。

    “宁婉,你劝劝安青吧,她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一上午都没动过了。”

    大家都去吃饭了,宁婉买来午饭坐在安青身边,“安青,既然贺特助已经有了女朋友,你就放弃吧。天下有那么多帅哥,在贺特助这棵树上吊死可不是你的作风。”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