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爹地宠上天 第七十一章 酒吧偶遇
    ,精彩无弹窗免费!

    傍晚,华灯初上,车辆如梭。

    宁婉和安青一起走出傅氏大楼,安青对着天空长叹,“宁婉,今晚大儿子不在,我们去喝酒好不好?”

    “我的手伤还没好,不能喝酒。”

    “你别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好吗?你的手明明已经好了。”安青朝宁婉翻了一个白眼,拖着她的手往前走,“走着,今晚可不能像上次给你办庆功宴那样了。”

    坐上车,宁婉回想起那晚的事情,“那晚好像是你无法自持多喝了。”忽然又想起临下班听到的话,她不知道应不应该告诉安青。

    “有……有吗?”安青明显有些心虚,利落的发动车子,“总之今晚老娘不高兴,就要喝酒!”

    “喝酒喝,谁怕谁?”

    “在喝酒之前,我们要先去一个地方。”

    安青的车子刚刚离开,傅霆的车子出现。

    “少爷,我们去哪?”

    傅霆冷着脸看向窗外,“去我常去的那家酒吧。”

    车子行驶了一会,贺少林的电话打来,“今晚去哪里爽?”

    “酒吧。”

    “ok,我也去,一会见。”

    酒吧里人头攒动,音乐劲爆。

    安青身穿包臀无袖黑色v领紧身裙,前凸后翘的好身材展露无遗。宁婉身上则穿着大红色蕾丝伞裙,后背镂空,露出雪白的肌.肤。

    两人一黑一红出现,立即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安青高傲的扬着下巴,拖着宁婉来到舞池里,舞动着,摇晃着。

    有人过来,想要和安青、宁婉跳贴身舞,安青护着宁婉,和周围的男人保持距离,又狂热地跳动着。

    “美女,你叫什么名字?”一个理着卡尺的男子不停的想要靠近安青,大声询问着。

    安青哈哈笑着,红色的头发闪着耀眼的光芒。

    头顶五彩斑斓的灯光不停转动着,宁婉跳了一会就觉得头晕目眩,“安青,我不行了,我要去休息一会。”

    “不行,再跳会。”

    终究还是拗不过安青,宁婉跟着又跳了一会,直到跳到浑身发热,才来到卡座上休息。

    有长得帅气的服务生过来,给安青推销各种酒。

    安青出售阔绰,一上来就点了一瓶酒吧最贵的酒,还给服务生好几张粉色钞票。

    那服务生眉开眼笑,没一会拿来酒,就殷勤帮安青倒上。

    “坐下来一起?”安青知道这里的规矩,指了指自己的钱夹,“放心,不会亏待你。”

    “当然没问题。”服务生坐下,和宁婉打招呼。

    宁婉端着酒杯点了点头,一边看向周围,一边抿了一口酒。

    有帅气的服务生在,安青喝起酒来更是毫不含糊。再加上客人喝酒服务生有提成,那服务生更是不停的给安青倒酒。

    “别让她喝了。”宁婉抓住了服务生的手腕。

    服务生淡淡一笑,“我是看这位小姐心情不好,才想陪她多喝一点的。”

    “她喝得够多了。”

    服务生摊开双手,“好吧,那我们聊聊天。”

    安青性格外向,但有自己的底线。

    宁婉坐在一边,闲散看着众人。她鲜少来这种地方,偶尔来一次感觉也不错。

    一个穿着高级定制西装的男子走过来,和宁婉搭讪,“小姐,要不要一起喝一杯。”

    宁婉看向眼前的男子,帅是挺帅的,就是和傅霆想比还有点差距……

    脑海里浮现出傅霆和宁修禹一起放烟花的场景,宁婉赶忙提醒自己不要乱想。

    男子误以为宁婉出神的样子是为自己,露出自认为十分帅气的笑容,在宁婉身边坐下。安青摇晃着手里的红酒,不咸不淡说道:“怎么这么没礼貌?让你坐了吗?”

    那男子微愣,双手举过头顶,“ok,我错了,这顿酒我请,赔罪好吗?”

    “你确定?”安青故意拿起那瓶最贵的酒,“如果你请客的话,那我再拿一瓶。”

    服务生盯着男子看了几秒钟,忽然发出惊呼,“你是……”

    男子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再去拿两瓶。”

    无论男子怎么劝酒,宁婉始终只是轻轻抿上几口。

    安青看不过去,和那男子拼酒,最后两人均是有些醉意。

    “宁婉,我看到贺少林了。”

    “贺特助在这?”宁婉往周围看了看,在舞池里看到了贺少林。

    贺少林别看长着一张比女人还要娇媚的脸,跳起舞来却十分爷们,有他在,其他人都不好意思跳了。

    他跳了一会,从舞池里走出来。

    “贺特助,这边。”安青挥舞着胳膊。

    宁婉按住了安青的胳膊,“你疯了。”今天白天才被人家拒绝,晚上又主动和人家打招呼,这是要干嘛?

    “唉?傅总也在呢。”

    傅霆穿着白色衬衣,袖子撸起挂在胳膊肘上,坐在沙发上,长腿交叠,手里端着一个酒杯,周身的冰冷让很多女人望而却步。

    “宝贝修不是在他那里吗?他来这种地方,谁看我家宝贝修?”宁婉把酒杯放下,气呼呼朝傅霆那边走去。

    安青想要叫住宁婉,已经来不及了,小声嘟囔着,“宁婉这个样子怎么像是……妻子发现了偷偷跑出来喝酒的丈夫?”

    穿越人群来到傅霆跟前,宁婉直言道:“我是信任你才把修禹交给你,这么晚你不回去看孩子,来这里做什么?”

    贺少林盯着宁婉看了好一会,忽然吹起流氓哨,“啧啧,宁设计师,你今天穿得真带劲!”

    傅霆的目光也在宁婉身上,火红色的伞裙衬着她雪白的肌.肤,美到令人窒息。只是腰部的镂空太大,裙摆也太短,稍稍弯腰似乎都能走光。

    察觉到傅霆和贺少林都盯着自己看,宁婉的双手不知所措,忍不住揪了揪裙子,“看……看什么?”

    “宁设计师,你穿成这样,不就是让人看的?不得不说你穿这身美,真得很美。”

    傅霆把桌上的酒杯塞到贺少林手里,“喝你的酒。”

    “傅总,你听到我刚刚说的话了吗?”宁婉的粉腮气鼓鼓的,着实像个讨不到糖果的孩子,“如果你不好好照顾修禹,那我就把修禹接回来了。”

    “如果我不把修禹接过去,你怎么有机会来这种地方?”

    “什……什么?”宁婉的舌头在打结。

    傅霆冷冷看过来,深邃的眸里带着几分不屑,“既是为人母的年纪,还穿成这个样子,成何体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