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爹地宠上天 第七十三章 谁照顾谁?
    ,精彩无弹窗免费!

    “宁婉,你是怎么养大修禹的?”坐在出租车上,傅霆剑眉紧锁,黑色的眸子紧紧盯着宁婉。

    “打工赚钱啊……”宁婉一条长腿搭在傅霆的膝盖上,任由傅霆揉着她受伤的脚踝,自顾自的说着,“其实我家宝贝修很好带的,谁让他是天才儿童呢,哈哈……”

    傅霆揉着太阳穴,半躺在后座上,“你能把他养大,还真是奇迹。”

    终于听出话里的意思,宁婉一激动,抻到脚踝,疼的哇哇大叫,叫过之后抱怨,“如果不是为了救你,我怎么会受伤。”

    “这么说我还要谢谢你了?”

    “那是当然!啊——你别动,疼!”

    前面的司机回头看过来,傅霆的大手伸过来,覆盖在宁婉的红唇上,“闭嘴。”

    车子在傅家门口停下,宁婉单脚着地,扶着傅霆从车上下来。

    傅霆的酒意上来,身体站不稳,摇晃着。

    宁婉踮着一只脚尖,半靠在傅霆身上,从他的口袋里摸出钱夹,随便拿了一张给司机付款,“不用找了。”

    “多谢小姐。”司机开车离去。

    “拿我的钱倒是顺手!”

    “是我好心送你回来,难道还要自己赔钱不成?”说着说着,宁婉突然意识到自己还要回去,慌忙喊道,“师傅,等等……”

    “进去!”

    宁婉扶着傅霆,一蹦一跳来到二楼卧室。

    第一次来到傅霆的卧室,宁婉在门口摸索了半天也没找到开关。

    傅霆踉跄着往前走,宁婉失去倚靠,歪歪扭扭倒向一边。傅霆听到动静,立即转身,宁婉及时抓住了他的衬衣,两个人一起朝床上倒下去。

    “啊——”

    “唔……”

    两人均是发出叫声。

    浓浓月色下,房间里十分昏暗,即便是仔细看,也只能看到彼此的轮廓。

    宁婉趴在傅霆的身上,闻到了浓浓的酒味和淡淡的烟味,还有属于他特有的男性气息。

    “对不起……”宁婉双手撑在傅霆胸前,急着要起来。

    傅霆推着宁婉的肩膀也要起来,脚下不小心碰到宁婉的脚踝,宁婉疼的哇哇大叫,双手拍打着傅霆的身体,“疼死了。”

    在傅霆听来,宁婉如此似是在对自己撒娇。此时此刻加上温香软玉在怀,他忽然失去了理智。

    他那带着烟酒味的身体慢慢靠近,夺取了身下宁婉的红唇。

    傅霆醉了,宁婉没醉。

    双唇接触的那一刻,宁婉如遭电击,脑袋一片空白。转瞬间,身体的每个毛孔都在叫喧着,渴望着更多……

    傅霆只觉得身下的人香软无比,吸引着他再次夺取更多。

    最终,理智战胜了感情,宁婉低声说道:“傅总,你喝多了。”

    宁婉翻身,准备从一侧溜走。哪知道她精美绝美的白皙脊背裸.露在月光下,像是一块上好的美玉,泛着淡淡光泽,如梦如幻,美不胜收。

    一向理智过人的傅霆早已沦陷,想要得到更多以缓解内心的骚动。

    莹莹月光下,他虔诚般的低下头。

    脑海里忽然出现四年前的场景,黑暗中,模糊的身影与宁婉的身影重叠,内心有一个声音在呼喊——是她,是她!

    “宁……婉……”

    沙哑而性感的嗓音,以及脊背上灼热的呼吸,如一张大网,盖住了宁婉的神志,更是让她呼吸急促,不能自已。

    他不是柳下惠,更不是gay,在酒精的作用下,身体上的反应让他无法忽视,更不想压抑。

    房间里的空气变得稀薄,彼此的呼吸变得更为急促。

    音乐声忽然传来,在寂静的房间里被无限放大。

    宁婉找回了神志,红着脸跳下床,身体一歪坐在了地板上。

    傅霆忽然翻身躺在床上,闭眼揉着太阳穴,“把手机关掉!”

    命令式的口吻让宁婉为之一振,忙摸索着找到手机,一看原来是闹钟。这几天她总是不经意间忙到很晚,为了提醒自己早睡,定下这个闹钟。

    关掉闹钟,宁婉扶着床边起来,“傅总,既然你安然回来,我先走了。”

    “留下!”

    宁婉以为自己听错了,痴傻一般看过去,又紧急低下头。

    “我……我要回去了……”

    “你的脚受伤了,我让人给你处理。”傅霆拿起床头的座机,给王管家打电话。

    没一会,王管家带着一个药箱过来。

    傅霆冷然道:“交给我,去端些醒酒汤。”

    宁婉的小腿搁在傅霆的腿上,傅霆仔细帮宁婉查看脚踝,“肿了。”

    宁婉自然也看得到,没好气的说:“都怪你!”

    “你推责任的本领是跟谁学的?”傅霆的脑袋依然晕晕的,但怼起人来却毫不含糊。

    “谁推卸责任了?如果不是为了救你,我怎么会受伤。”

    傅霆看向宁婉紧皱的小脸,目光深沉,“那我是不是要负责?”

    “不用不用!”

    傅霆拿起座机,又打了一个电话。

    很快,傅霆的私人医生赶过来,仔细帮宁婉做检查,“少爷,这位小姐只是轻微的扭伤,休息几天就好了。”

    宁婉瘫坐在床上,“谢天谢地,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今晚在这待着!”扔下这句话,傅霆走进了浴室。

    既然来了,宁婉想去看看宁修禹,便一瘸一拐的往外走。

    浴室的门忽然打开,傅霆站在门口,全身上下只裹着一条浴巾,冷声问:“去哪?”

    “我……我想去看看儿子。”

    “麻烦!”傅霆低骂了一声,赤着脚走出来,突然打横抱起宁婉。

    身体失重的那一瞬间,宁婉抱住了傅霆的脖子,感觉这样太过亲密,急忙又撒手……

    “抱住!”

    “啊?”

    “你太重了。”傅霆绷着脸,抱着宁婉走出去。

    刹那间,宁婉的脸红的发烫,忍不住为自己辩解,“我才一百斤好吗?很瘦的,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连一个这么瘦的女人都抱不住?”

    傅霆保持着高冷的姿态,轻轻撇嘴,“在我眼里,女人九十斤才是标准体重。”

    “你没听说过吗?女人不到一百斤,不是平胸就是矮。”

    傅霆抿嘴,强忍着笑,“两项你都占了,怎么没低于一百斤?”

    没有想到傅霆怼人的能力这么强,宁婉发出一声巨大的呼喊:“傅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