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爹地宠上天 第七十六章 厌恶之情
    ,精彩无弹窗免费!

    傅霆的内心泛起波澜,面上依然冷冷的。一时间,他搞不清楚自己现在的心里状态。

    “妈妈,你不在这里住了?”

    “我昨晚在这里住就是一个意外,你在这里待着吧,等你想回去了,给妈妈打电话。”

    宁婉抱着资料,一瘸一拐下楼,傅霆见状,单手抱着宁修禹,把宁婉手里的资料拿走。

    宁婉正要道谢,外面传来王管家的声音,“宁小姐,您稍等,我进去通报。”

    “我又不是第一次来,你通报什么?”宁瑜穿着当季最新款大牌女装,肩上挂着一个粉红色小包,踩着粉红色高跟鞋走进来,“霆,你在吗?”

    “宁小姐,请等我通报少爷再……”如果是其他时候,王管家自然会带宁瑜进来,只是现在里面还有一个宁小姐,他生怕发生什么事,这才如此。

    突然停下来,宁瑜看向王管家,言语轻傲,“你不过是个管家,还管起我的事来了?”

    “什么事?”傅霆扶着宁婉来到楼下,宁瑜刚好从外面进来。

    自从宁天昊找过傅霆,宁瑜见傅霆的次数屈指可数,每次见面说不上几句话傅霆就离开。宁瑜心里担忧着急,找到了这里,没想到看到宁婉从楼上下来,身旁还站着宁修禹。

    “霆,这是……这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傅霆把手里的资料放在茶几上,坐在沙发上。

    宁瑜站在门口,不进去也不离开,把怒火都发在宁婉身上,“宁婉,你为什么就不肯放过霆?”

    “你这话说的我不明白。”有宁瑜在,钓鱼什么的肯定没法去了,宁婉拿起茶几上的资料,“傅总,我还有事,先走了。”

    “妈妈,你这个样子我怎么能放心?”宁修禹的小脸皱成一团。

    宁瑜注意到宁婉的异常,脸上浮现出恶毒的表情,哼道:“呵呵,原来是遭报应了。”

    傅霆盯着宁瑜那张充满仇恨的恶毒嘴脸,悄悄握紧了拳头。

    “遭报应的应该是某些人才是,每天没事找事!真是够闲的!”对宁瑜说完,宁婉对宁修禹笑笑,“妈妈先走了。”

    “你给我站住!”宁瑜厉声喊道,“你为什么不把你儿子带走?”

    宁修禹微笑,指向傅霆,“这个你应该问帅哥哥。”

    傅霆站起来,一步步走向宁瑜。

    宁瑜被傅霆的气势吓到,不由得后退了几步。傅霆抓住宁瑜的手腕,朝门外走去。

    “霆,你抓疼我了。”

    走出门外,傅霆放开手,“你可以走了。”

    宁瑜不敢相信,“霆,我们两个人交往这么久了,为什么宁婉回来以后,你对我的态度就变了?”

    傅霆哼笑,“我以为你永远都不会问。”

    看到傅霆嘴角的冷笑,宁瑜心中升起一阵害怕。她忽然意识到,如果自己和傅霆硬碰硬,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糟糕,与其如此,不如暂且离开。

    等到她和傅霆订婚,一切就盖棺定论了。

    转眼间,宁瑜露出温和的笑容,声音柔软温和,“霆,人家只是嫉妒嘛。”

    傅霆冷冷坐进车里,没有说话。

    司机回头看向傅霆,“傅总,现在是……”

    “送宁小姐回去。”

    宁瑜往傅霆靠了靠,娇滴滴说着,“过几天就是爷爷的七十大寿,到时候我们准备什么礼物好?”

    “你自己看。”

    “现在你有空吗?我们一起去给爷爷选礼物好不好?”

    “公司有事。”傅霆目视前方,“前面路口停车。”

    “霆,我还没到。”

    车里停下,宁瑜紧张的看着傅霆。傅霆打开车门,走出车子往路边走去。

    ……

    宁婉因为脚伤,这几天一直在家里养着,羡煞了安青。安青每天给宁婉带晚饭回来,每次都露出钦羡的目光,“真希望受伤的人是我。”

    “如果你天天在家里,岂不是没法见到你的男神了?”

    “呵呵……”安青撇嘴,“自从那晚以后,男神一直躲着我,我现在只能在地下停车场堵他……”

    那晚以后,宁婉以为安青会和贺少林有进展,没想到安青这么执着。

    安青把晚饭都摆好,把筷子递给宁婉,“你说,我要不要采取别的方法?”

    宁婉忙了一下午,早已饥肠辘辘,一边吃东西一边问:“那么亲密的关系都发生了,你还有什么办法?”

    “办法总是有的。”

    “这么说你是有办法了?”宁婉忽然很佩服安青。

    安青拿着筷子戳着饭菜,兴趣缺缺的样子,“没有啊,不过我总会想到办法的。”

    “嗯,我相信你。”宁婉随口应付着。

    “对了,我听说傅总老爷子过几天七十大寿。”

    这几天宁婉虽然没去上班,但是在工作群里见大家讨论傅老爷子的七十大寿,很多人都准备带礼物过去呢。不过傅家门槛高,能够进去拜寿的,只有那些公司高层。

    “你有什么想法?”

    安青似是已经有了想法,“贺少林到时候过去吗?”

    “贺少林和傅霆的关系那么好,肯定会去吧?”

    “那你到时候去吗?”

    宁婉摆摆手,“我不过一个小员工,哪有资格去?再说那个时候宁瑜肯定也在,我才懒得看到她。”

    “是吗?”安青沉吟良久,“我看未必。”

    宁婉全身心都在食物上面,“什么未必啊。”这个芹菜炒肉炒得有点过了,不过这份豆瓣鲫鱼味道刚刚好。

    安青带着怪笑,越过宁婉的头顶看向远方,“如果你去,就带我一起过去,如果你不去,我就让我哥带我去。毕竟我们白家在华国也有一定地位,傅家老爷子七十大寿,我们白家没有不过去祝贺的道理。”

    “可这和你追贺少林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着呢,”安青愉悦的说道,把豆瓣鲫鱼往宁婉面前推了推,“这两条鲫鱼都给你了。”

    “真的?”两人都很喜欢吃豆瓣鲫鱼,以前都是她和安青一人一条的。

    安青拿着手机离开餐桌。

    “你不吃了?”

    “不吃了,我去找我哥。”

    咚咚——

    安青正在门口换鞋,和宁婉对视一眼,“这个时候谁回来?”

    大门打开,安白带着微笑站在门口,扬起手中的塑料袋,“看我给你们带来了什么?”

    “哥哥,你来得真及时。”

    宁婉笑着相迎,“安青刚好说要去找你呢。”

    “怎么了?”安白提着水果进来,跑进厨房准备给两人洗水果。

    安青跑进厨房把安白拉出来,“这些水果你就别管了,先来说说我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