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爹地宠上天 第八十四章 套话
    ,精彩无弹窗免费!

    “水……我要喝水。”

    听到卧室里传来的声音,傅霆倒了一杯水端过来,扶着宁婉喝下。

    宁婉喝下一杯,似是不过瘾,半闭着眸子,舔了舔唇又叫喊着,“还要喝,还要喝……”

    傅霆低头看去,宁婉的肤色莹莹如玉生辉,蔷薇色的红唇半张着,似是在诱人犯罪。

    “好热……”宁婉扯动着身上的衣服,领口变大,春光乍现。

    傅霆迅速背过头去,做了几个深呼吸之后,转身的同时双眸看向远处,抚摸着宁婉的额头。

    “怎么有些热?”

    宁婉抓着傅霆的手贴在脸上,舒服的叫了一声。

    此时的宁婉像是被人下了药,又不像……傅霆哑着嗓子叫了一声,“宁婉?”

    宁婉的侧脸趴在傅霆的手中,嘤嘤哼了一声,像是初生婴儿的呀呀语言。

    “宁婉,我问你。”

    半睡半醒中的宁婉往上移动,趴在傅霆的怀里,如猫咪一般蹭了蹭,“什么啊?”

    傅霆靠在床头,借着床头灯打量着宁婉。

    宁婉的睫毛又卷又长,秀气的鼻子高度恰到好处,一双红唇泛着淡淡光泽。

    “咳咳……”傅霆几乎控制不住自己,只能一边鄙视着自己,一边偷偷打量着宁婉。

    发现宁婉紧紧闭着眼,傅霆急忙问话,“你和安白是不是……男女朋友?”

    “这是什么问题啊?我……和安白……”

    宁婉的声音变小,傅霆只能趴下身子,靠在她嘴边才能听的清楚。

    “我们是朋友,朋友……”

    心中传来无法言喻的喜悦,傅霆正要抬起头时,宁婉忽然动了动,红唇触碰到他的耳廓,如触电一般,让他为之一颤。

    傅霆慌忙坐直了身体,脸颊漾起一丝红晕。

    如此难得的机会,傅霆不想放过,又缓缓开口发问:“四年前,你为什么要离开华国?”

    “别吵,我要睡觉。”

    “一会再睡!”傅霆注视着宁婉的红唇,拇指不由自主的靠过来,轻轻摩梭着。倏地,他发现自己的逾矩,立即撤离了手,“说,四年前你为什么去m国?”

    “爹不疼,妹妹联合我男朋友一起……一起……”

    傅霆又听不清了,只好又俯下身子听。可是这次他什么也没有听到,低头看去,宁婉已经彻底睡过去。

    傅霆的剑眉拧起,刚刚他应该快点问的。

    ……

    一大早,傅霆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傅霆不在公司,贺少林落得一个清闲,玩了一个通宵,天蒙蒙亮的时候打电话给傅霆。

    “什么事?”傅霆的声音里带着几分起床气。

    “你干嘛呢?昨天计划成功了吗?”

    傅霆低头看向自己怀里的宁婉,有几分震惊,昨晚他抱着她靠在床上睡过去了?

    “喂,你怎么不说话啊?”

    “昨晚她喝多了,也或许是被人下.药了……”

    电话那头传来阵阵惊呼,“和你在一起都被下.药了?n市这边的老人是不是太过分了?”

    “还好,没有发生大事。”

    “那……你和宁婉有没有……”

    傅霆眸光一闪,不耐烦道,“难道被下.药就一定要发生点什么?”

    “切,害我白高兴一场。”

    “你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没事了吧?没事我挂了!”傅霆难得一下子说了这么多话。

    “慢着,昨晚你就没趁机问出点什么?”

    “没有!”傅霆冷冷说罢,迅速挂了电话。

    看了看时间,傅霆轻轻把宁婉放下,转身离开了房间。

    房间大门被关上的那一刻,宁婉睁开了眼。

    什么情况?她的脑子有点乱。

    昨晚她和傅霆逃出来以后差点被郑小军发现,后来傅霆扛着自己进了酒店,迷迷糊糊之间傅霆问了自己几个问题。

    具体问题是什么,她怎么回答的,早已忘了一个一干二净。

    还有,听傅霆和贺少林的意思是自己被下.药了?如果自己没有被下.药?傅霆有什么计划?

    一连串的问题让宁婉头疼欲裂,难受至极。

    傅霆回到房间,洗澡洗漱后去叫宁婉起床。打开门以后,却发现宁婉正坐在房间里吃牛排。

    “傅总,我帮你叫了一份。”宁婉扬了扬叉子,慢慢切了一块牛排放进嘴里。

    刚刚还睡得那么沉,这么快就醒了?傅霆心有疑惑,走到宁婉面前坐下。

    “给我!”宁婉朝傅霆伸出手。

    “什么?”

    “房卡!”宁婉伸着手等着,直到傅霆把房卡交到自己手里,才慢悠悠说,“傅总,我敬你是傅氏总裁,这次原谅你。如果你再擅自拿走我的房卡,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傅霆刚刚拿起刀叉,听到宁婉的话挑眉一笑,“你怎么对我不客气?喝多了撒酒疯?”

    “你——”脑海里浮现出自己非要跨越冬青的样子,宁婉的小脸上出现红色痕迹,“昨天只是个意外。”

    傅霆轻笑,没作答。

    “对,就是个意外!”宁婉紧紧盯着傅霆,企图从他脸上看出点什么,“而且如果我不发生意外的话,傅总恐怕也要把我灌醉吧?”

    在傅霆没来之前,她想了半天,既然傅霆想从自己嘴里打听到什么,除了把自己灌醉,没有其他更好的法子。

    “我还真是小瞧了你。”傅霆以为,宁婉不记得自己问她问题的事。

    宁婉大口大口吃着牛排,肚子里有了东西,说话也更有力气,“彼此彼此,应该是我小瞧了傅总才是。”

    这个样子的宁婉,让傅霆产生了更浓厚的兴趣。

    “傅总,回去以后我会立即把修禹接回去,此外,希望你以后见修禹的时候,能够先得到我的同意。”

    傅霆脸上出现一层薄怒,“为什么?”

    因为你想要对我和修禹图谋不轨!这句话宁婉不敢说,换了一个说辞,“和傅总走近了,宁瑜会找我们的麻烦,还请傅总体谅。”

    “你是傅氏的人。”既然是傅氏的人,宁婉应该听他的。

    “ok,就算我是傅氏的人,但我儿子不是,你没有权利把我儿子带回家!”宁婉直视傅霆的冷眸,毫无怯意,“如果傅总想要孩子,大可和宁瑜生一个,没必要揪着别人的儿子不放!不知道的还以为傅总那方面不行……”

    啪——

    傅霆手中的刀叉重重落在磁盘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宁婉怕了,身体缩了缩,缓缓抬眸看过去。

    傅霆阴测测的目光像是要将宁婉吞噬,眨眼间,他踢开椅子离开了房间。

    宁婉瘫坐在椅子上,故意激怒傅霆这招不知道行不行得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