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爹地宠上天 第九十二章 嚣张的员工
    ,精彩无弹窗免费!

    贺少林坐在办公椅上,手里握着一杯咖啡,带着浓浓的黑眼圈,满身的疲惫,咕噜噜把一杯咖啡全部喝掉,“你再去给我倒一杯,然后再说。”

    宁婉给贺少林冲了一杯速溶咖啡过来,“听说今天面料会到,贺特助一会和我去看面料吗?”

    贺少林双手交叠撑着下巴,笑嘻嘻看着宁婉,“面料什么的不着急,我想知道这周在外出差的时间,有没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

    “很抱歉,我很难满足贺特助的好奇心,如果贺特助真的想知道,可以直接去问傅总。”

    “宁婉,我第一次见到像你这么嚣张的员工!”

    “不,比起嚣张,我可比不上贺特助。放眼整个傅氏,没有人敢得罪贺特助,您应该是最嚣张的员工才是。”

    贺少林发怔,气急败坏指着宁婉道:“我忽然发现你和安青一个德性!”

    宁婉把桌上的文件一个个拿起来,“那是,谁让我们是好姐妹。贺特助,如果你不去看面料的话,那我一个人去了。如果傅总问起,我就说贺特助昨晚在夜店太过劳累,所以才没和我一起去。”

    “你……”贺少林牙齿咔咔作响,“你们好姐妹果真都是一个德行!”

    “贺特助是去还是不去?”宁婉回眸,笑容满面。

    “去——”贺少林发出低吼,带这一肚子火走出了办公室。

    从众多面料中,宁婉和贺少林选取了十五块面料样本进行可行性测试,一直忙到天色大黑才回去。

    宁婉到家的时候,安青才刚刚回来,身上穿着薄外套,肩上挎着小包,正在餐桌前倒水喝。

    “你终于知道回来了。”宁婉把带回来的晚餐放在桌上,朝卧室那边呼喊,“宝贝修,妈妈回来了。”

    宁修禹抱着一本书出来,“妈妈,你又加班了?”

    安青捏捏宁修禹的小脸,起身兴奋的说:“你知道我昨晚在夜店里遇到了谁吗?”

    “谁啊?”宁婉心不在焉,眼皮睁不开,昨晚她就不应该和那两个人一起看恐怖片,害得她一整晚都是光怪陆离的梦。今天又忙了一天,中午连饭都没吃,现在饥肠辘辘,只想赶紧祭奠自己的五脏六腑。

    安青挨着宁婉坐下,兴奋的说:“宁瑜!”

    “她去夜店?”

    “像宁瑜那种大小姐,独守空房久了,总会孤枕难眠的。”

    宁婉笑着把饭菜往安青那边推了推,“你怎么知道人家独守空房,孤枕难眠了?”

    安青肚子饿的很,拿起筷子吃了好几口才口齿不清的说:“我去夜店找少林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和宁瑜一起去的夜店的朋友。后来宁瑜不知道因为什么先走了,我就和那个朋友聊了几句。”

    “哦。”

    “还有更劲爆消息呢。”安青挑挑眉,眼里带着坏笑,“傅总和宁瑜在一起,你猜他们有没有那个?”

    安青好意思说,宁婉还不好意思听,“当着孩子的面,你别乱说。”

    宁修禹抱着书起身,很是乖巧的模样,“我先去看书,一会再来吃饭。”

    “不愧是我大儿子,”等到宁修禹离开,安青说,“两个人一次都没有。”

    即便是最亲密的朋友,讨论这个问题还是让宁婉觉得难堪,红着脸说:“不……不会吧?”

    “两人不仅没有发生关系,而且每次亲吻拥抱什么的,都是宁瑜主动。宁瑜身边的几个朋友私下里都说,傅霆好虽好,就是那方便比较冷淡,哈哈……”

    宁婉笑不出来,如果傅霆真的如安青说得这样,怎么会想要吻自己?不对,而且也不合逻辑。

    “说起来这个宁瑜也够可怜的,她和傅霆在一起好几年,如今想要和傅霆订婚,傅家那边却一直说要等等。这等来等去,估计要等到宁瑜人老珠黄咯。”

    “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

    安青却说:“我不是夸张,是真有此事。我看傅霆对那个宁瑜一直都挺冷淡的,说不定哪天宁瑜发现傅霆有别的取向,两人就各分东西了,哈哈……”

    “你可能想错了,我看两人关系挺好的。”

    安青嗅到了八卦的味道,往宁婉身边凑了凑,“为什么这么说?快和我说说。”

    宁婉把今天早晨见到的和安青一说,安青不以为然的样子,“区区这事也说明不了什么,等到他俩结婚了我才信。而且他们两个人的事情我们不过是当八卦聊聊,现在来说说我哥。”

    “安白怎么了?”宁婉出差这几天,安白打过几个电话,两人没说几句就挂了。

    “城东有个度假山庄才开业不久,我哥叫我们一起去玩玩。”

    想到手头的一大堆工作,宁婉道:“还是算了,我最近挺忙的。”

    “忙什么啊?周末还要加班不成?再说了,你出差那么累,总要犒劳自己一下的,这周末我们一起去啊。”

    ……

    周五下午,宁婉硬着头皮和傅霆请假。

    傅霆刚开完一个会回来,看起来有些疲惫,来到办公室一直揉着眉心。

    “傅总,能不能请个假,先走一会?”

    本来是周六早晨出发的,为了周五那场小型明星见面会,安青非要周五下午过去。

    “修禹有事?”

    “不是修禹的事。”

    傅霆翻开一个文件,头也未抬,“你自己的事?”

    “算……算是吧。”宁婉在外面打过不少工,从没见过哪个领导这么“关心”职工的去向。

    “什么事?”傅霆双手压在文件上,冷冷看着宁婉。

    “我和朋友去办点事。”宁婉也是醉了,什么时候傅霆这么爱说话了?

    她之前从曾晓雪那边打听过,傅霆平时看起来严厉,但对下属还算不错,不管是谁请假,只要不是太多分的那种,一定会同意,今天这是怎么了?

    “办什么事?”

    宁婉终于忍不住了,笑里藏刀怼回去,“傅总不用这么关心我这个实习生吧?而且这只是我的私事,真的不方便和傅总说。傅总同意就点头,不同意就说不同意,没必要问东问西的,您说是吧?”

    傅霆被怼了几句,面子上挂不住,冷喝道:“出去!”他第一次见这么嚣张的员工!

    宁婉站在原地不肯走,“那请问傅总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傅霆的脸冷的不像话,“去!”单单这一个字,包含了太多的不满和愤怒。

    “多谢傅总!”

    办公室的门刚关上,傅霆就拨通了贺少林的手机,“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帮我打听到宁婉这几天的近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