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爹地宠上天 第九十七章 闹事
    ,精彩无弹窗免费!

    十几个女人不相上下,不甘示弱,纷纷对傅霆上下其手。

    傅霆脸色铁青,想要叫人来,手机刚摸到就被打到了一边。

    “你们给我住手!”

    这群女人像是疯了一般,根本不听傅霆的话。

    在傅霆顾不得绅士礼仪,准备把身上的女人都推开的时候,宁瑜的身影出现在门口,“霆,你在干什么?”

    众人看了宁瑜一眼,没当回事,继续对傅霆上下其手。

    宁瑜冲上前,有女人伸出手,把其推到一侧。

    宁瑜不甘心,想要靠近,又被推到一边。这下宁瑜没站稳,身体摇晃了几下碰到一边的椅子上,额头上出现好大一个包。

    “你们都住手,他是傅氏总裁,岂是你们这些人可以碰的?”

    一个站在外围无法靠近傅霆的女人道:“我们当然知道他的身份,不然怎么会如此?”

    “你……你们疯了,如果你们再不放手,那我就不报警了。”

    那女人发出讽刺的笑,“咱们都半斤八两,你报警自己也不好过吧?”

    宁瑜扶着椅子起来,按压着额头,怒火正盛,“我和你们一样?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滚,都给我滚!”

    ……

    宁婉担心自己和宁修禹会受到牵连,第二天一早就赶回了市中心。

    母子俩去了书店,买了一大堆书和吃的东西回家,准备度过一个美好的周末。

    “青青宝贝没回来呢,看来女人谈起恋爱来果真很可怕。”宁修禹喃喃自语说着,把手里的东西放在餐桌上。

    “你这小不点,知道的倒是不少。”宁婉把东西拿到厨房里,收拾起来。

    “妈妈,论情商和智商,我比你高出不是一星半点。”

    宁婉额头冒出三道黑线,嘴角忍不住抽搐,“是,我儿子是天底下最聪明的儿子。”

    “我怎么觉得你在敷衍我?”

    “没有啦,”宁婉从厨房里走出来,“我们昨晚那番对待傅总,我以后在公司里不会不好混吧?”

    宁修禹手里拿着一盒冰激凌,小心的打开盖子,“妈妈,你现在才想这个问题是不是太晚了?”

    “额……其实我也没有很多担心啦。”宁婉认为自己再坚持几个月就可以离开了,届时和傅霆老死不相往来。

    “我看帅哥哥给你穿小鞋是难免的。”

    在傅氏这段时间,宁婉被宁瑜穿得小鞋已经不少,“妈妈不想穿小鞋了,再穿小鞋,妈妈担心自己的脚会坏掉。”

    “不会,妈妈坚强着呢。”

    “你对我会不会太有自信了?”宁婉拿走宁修禹的冰激凌,舀了一大勺放进嘴里,呼着凉气,“其实我只想安稳度过实习期,奈何……”

    “奈何事与愿违?”宁修禹趁着宁婉哀叹发愣,抢走了冰激凌,“妈妈只管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即便再不济,还有我这个儿子呢。”

    听到宁修禹这么说,宁婉大为高兴,赞美道:“对,你永远是我的坚强后盾。”

    傅家,酒窖——

    成排的酒架上放着各种酒,长条桌子上放着一瓶刚打开的红酒。贺少林闻了闻酒香,将半瓶酒倒进醒酒器里。

    “霆,真没想到你竟然想开了。”

    “那只是意外。”想到昨晚的事情,傅霆就气得牙痒痒。

    拜宁婉所赐,今天所有的报道都说他在新开业的度假山庄瞎闹,不仅如此,还把自己的女朋友一起带过去玩,简直是刷新普通百姓的底线。

    “好了,你也别生气了,媒体那边你不是已经打过招呼了吗?大家还不会不怕死的和傅氏作对。

    “话虽如此……”

    “话虽如此,最让你发愁的是被喜欢的女人摆了一道,是吧?”

    “贺少林,你给我闭嘴!”

    还不承认,你这明明是恼羞成怒。”

    “闭嘴!”傅霆不停的告诉自己,自己只不过是想多了解一下宁婉。

    “对了,你听说了吗?方云这两天就要出来了。”

    ……

    宁婉家门口——

    “宁婉那个小贱.人就住在这里对吧?”

    “宁夫人,是的。”

    “给我使劲敲门,使劲!”

    嘭嘭——敲门声更加响。

    宁婉和宁修禹对视一眼,“什么情况?”

    “听这声音的主人,怕不是那个想要绑架我的坏女人,妈妈的后妈吧?”

    宁晚仔细一算,方云在里面关的时间到了,现在是被放了出来,“我本想息事宁人,她竟然找过来了。修禹,你回房间,妈妈会会这个女人。”

    “妈妈一个可以?”

    “放心吧,妈妈没问题的。”

    等到宁修禹回到房间,宁婉打开了房门。

    一个多月没见,方云的头发短了,衣服虽然看起来价值不菲,但因为身体削瘦,空荡荡挂在身上,与之很是不搭。

    她一双眼睛凹陷,脸上多了几条皱纹,在里面的日子似乎不好过。

    至于眼前这个男人,宁婉回国第一天回宁家的时候见过,好像是家里当差的人。

    “你这个贱女人,躲在这里就以为我找不到你了?”

    说话间,方云凌厉的巴掌招呼过来。

    宁婉眼疾手快,紧紧握住了方云的手腕,“您说这话什么意思?我躲您?您想方设法绑架我的儿子,做了这等坏事和错事,应该是您躲着我才是。”

    方云晃动手腕,好不容易才挣脱开来,“你这下.贱的女人,如果不是你从中作梗,我就出来了!现在还敢在这里和我叫嚣?”

    “不敢,不敢,我只是觉得您刚被放出来就来我这里,似乎有些不妥。”

    “不妥?”方云发出冷笑,推了宁婉一把,走到客厅里,抓起放在电视柜上的花瓶狠狠摔在地上。

    听到动静,宁修禹从卧室里出来,“妈妈,怎么回事?”

    “修禹,你回房间。”

    “喝,你这小兔崽子也在,阿福,帮我抓住这个小崽子。”

    宁婉对宁修禹喊道:“回房间。”

    阿福左右为难,“夫人,您……您才刚出来,不如回去休息几日再说吧?”

    宁天昊接上方云准备回去,方云说要去买件新衣服再回去,没想到来到了这里。

    “休息什么?”方云怒喝着,抓起茶几上的水杯扔在地上,玻璃渣子摔了一地。她方云长这么大,第一受这样的窝囊气,怎么会就此罢休?

    “方云女士,您如果继续这么作下去,我可以报警。”为了吓唬方云,宁婉拿出了手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