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爹地宠上天 第九十九章 兴师问罪
    ,精彩无弹窗免费!

    “妈妈,青青宝贝拿下少林叔叔的任务还十分艰巨。”

    宁婉十分赞同,点了点头。

    “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还有宁婉和我大儿子呢。”

    过了几秒钟,安青高兴的竖起食指和中指,“我家少林同意了,你们过来,我和你们商量一下接下来的计划。”

    “逛街买个东西也需要计划?”宁婉笑了。

    “为了拿下贺少林,我一定会拼尽全力!”安青握紧拳头,眼里放着光。

    三个人来到家居店,等了一会,一辆黑色轿车从远处开来。

    安青站在宁婉身边,目不转睛看着前方,“开车的人怎么不是少林?”

    “帅哥哥,你也来啦,真是太好啦。”再也没有比宁修禹更加高兴的了,急忙冲过去抱住了傅霆。

    傅霆抬手把宁修禹抱在怀里,对宁婉和安青点点头。

    贺少林抓了抓头发,“走吧,我们一会还有事。”

    安青心里有火气,此时是敢怒不敢言,“傅总,您也来了啊。”

    “嗯。”傅霆拉长尾音,看向一侧的宁婉。

    思及昨晚的事情,宁婉理亏,不敢去看傅霆的双眸。

    “修禹,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傅霆的冷光看向宁婉,话是问宁修禹,实则在等着她说话。

    宁修禹聪明的很,指着门口说:“青青宝贝和少林叔叔都进去了,我们也进去吧,是吧妈妈?”

    宁婉急忙跟着走进去,和安青手挽着手。

    有贺少林在,安青甩开宁婉的手,“我们俩回家腻歪去,你可不要坏了我的好事。”

    宁婉被安青丢弃在一侧,心里暗骂安青见色忘友。

    傅霆抱着宁修禹来到宁婉身边,“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所以才躲着我?”

    “才……才没有。”

    宁婉追上安青,安青一个警告的眼神看过来,宁婉只好跟着安青和贺少林身后。

    四大一小来到电视专柜,安青一直在询问贺少林的意见。贺少林很是不耐,“是你们用,又不是我用,你问我这么多干嘛?”

    “人家在想,以后我们两个人结婚了买一样的嘛。”

    贺少林一脸惊恐,推开了安青靠过来的身体,“你疯了吧?谁要和你结婚?”

    “我们两个人都……”安青低着头,含羞带怯看着贺少林,“都那个了嘛?”

    宁婉站在傅霆身边,捂住了宁修禹的耳朵,“安青你注意一下你说话的措辞!”

    此时此刻,宁婉紧紧靠在傅霆身边。闻着宁婉身上的淡淡香气,傅霆有种心猿意马的感觉。

    安青挽起贺少林的胳膊,“哦,我知道了,你肯定是在害羞对吧?”

    贺少林回头看向傅霆,眼里带着杀意。

    昨晚傅霆非要自己把安青从度假山庄叫过来,今天又叫自己来这里,如果不是为了那一周的假期,他才不会来这里遭这份罪。

    “少林,你不是一直都很喜欢小男孩吗?现在你带着修禹和安青先去逛逛。”傅霆把宁修禹放在和贺少林的怀里。

    贺少林瞠目结舌,“傅霆,有你的。”

    “少林,原来你喜欢小男孩,这样,以后我们结婚了也生个男孩好了。”

    贺少林怒不可遏,“安青,如果你再敢胡言乱语,我现在就走!”

    看出贺少林的不情愿,宁婉若有所思看向傅霆。

    “顶楼有家咖啡馆,走!”傅霆冷然道。

    宁婉跟着傅霆来到楼上咖啡馆,很是拘谨,“傅总,您……您找我有事?”

    “坐下!”

    既然来之则安之,宁婉狠了狠心坐下,“傅总,大家都在选东西,我们独自过来不好吧?”

    傅霆搅拌着手里的咖啡,神色冰冷,“昨晚你找了那么多女人冲进去,也没觉得不好吧?”

    宁婉淡淡一笑,“不知道傅总在说什么。”

    “当真不知?”

    宁婉重重的点点头,“不知。”昨晚她看过了,鱼疗馆里没有监控,她出去找女人的时候也没有留下任何证据。

    傅霆摆弄了一会手机,把手机推到宁婉跟前,“自己看!”

    手机内,华国各大报纸都在报道傅霆与十多个美女一同在鱼疗馆里“大战”的报道,其题目暧. 昧又犀利,很是博人眼球。

    如果不是就在跟前,宁婉也很想细细读下去。

    把手机推给傅霆,宁婉轻声道:“昨晚见你睡着我们就离开了,没想到傅总还有别的安排。”

    “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傅霆在手机上摁了几个键,把一段视频发给宁婉。

    宁婉摸出手机一看,当下脸色难堪。

    视频中,宁婉和女人说话时的每一个表情,说的每一个字,都清晰可见。

    “里面那位可是傅氏总裁,正在找女人作陪呢,只要你进去,好处绝对不会好……”

    宁婉迅速关了视频,“傅总,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

    “误会?”傅霆淡淡说着,饶有兴趣看着宁婉,“你和我说说,怎么是个误会了?”

    宁婉不知道浪费了多少个脑细胞,想着胡诌八扯蒙混过关,可是傅霆冷冷看过来的样子,像是一只虎视眈眈的狮子,着实让人害怕。宁婉不敢与傅霆注视,暗暗咽了咽口水,支支吾吾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想清楚怎么回答我了?”

    “再……再让我想想。”

    “我看再让你想个一年半载你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傅霆哼了一声,在宁婉低头的时候,眼底出现一闪而过的笑容,“这样,我先来和你说说你这么做的后果。”

    “后果?”宁婉倏地看向傅霆,心里蓦然没了底。

    “因为你的任性而为,我们傅氏股票跌了好几个点,这其中的损失,你准备如何偿还我?”

    宁婉苍白了脸,一双手早已颤抖,她只想和儿子做弄一下傅霆,哪知道会惹出这么大的麻烦?

    咳了一声,宁婉给自己打气,僵硬着嘴角看向傅霆,“傅总,真的……真有你说的这样?我们只是叫了几个女人过来,可没让那些媒体记者乱报道。如果你要追责,找他们才是。”

    “你真会撇关系!”

    “我哪里在撇关系,我……我只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宁婉慌乱的搅拌着面前的咖啡,咖啡溅出了很多都没注意。

    傅霆沉思了一会,“无论如何,此事都是因你而起,你怎么着也要付出代价的,对吧宁小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