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爹地宠上天 第一百零七章 死皮赖脸住下来
    ,精彩无弹窗免费!

    傅霆跟着宁婉下车,从口袋里摸出钞票,“不用找了。”

    司机道谢,开车离去。

    天色已晚,再找一辆出租车十分困难。宁婉鼓着腮帮子,声音里有几分抱怨,“如果傅总不想坐出租车可以让我坐,现在让司机走了是怎么回事?”

    “这夜晚的景色不错,散散步更是不错。”傅霆的长腿动来动去,似乎站不稳。

    “好,既然夜色不错,傅总慢慢欣赏。”宁婉心情不佳,闷闷说着。现在安青在国外,安白肯定在忙,一路上打不到车,她只能走出去了。

    傅霆不知道是真醉了还是假醉,摇晃着身体跟在宁婉身后。

    “傅总,你能不能不要跟着我?”宁婉很是不耐烦,更顾不得眼前是自己的大boss。

    傅霆暂且停下,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撑在膝盖上,打了一个响亮的酒嗝。

    看到傅霆难受的样子,宁婉忍不住嘟囔,“知道自己不能喝酒还喝那么多,真是自作自受。”

    傅霆蹲在地上,剧烈的咳嗽起来。

    “你……你没事吧?”出于人道主义精神,宁婉不忍心放傅霆一个人在大马路上。

    “死不了。”

    宁婉没好气扶起傅霆,“你对我发脾气干什么?如果不是我救你,你今晚上就被那个柳方正给喝趴下去了。”

    “你和他……是不是认识?”傅霆深邃的眸子里带着冷光,似乎能将宁婉看透。

    宁婉没想到傅霆这么聪明,不过告诉他也无妨,“对,我是认识他。”

    “怎么认识的?”傅霆半靠在宁婉身上一起往前走。

    宁婉轻哼,对此表示不满,“说起来,如果不是因为傅总带我去出差,我还没机会认识这个柳先生。”

    傅霆沉声问:“什么时候的事?”他虽然没有每天和宁婉在一起,但和宁婉接触的人似乎不包括这个柳方正。

    “那晚,夜店。”

    “他是夜店的人?”傅霆面色凝重,“既然如此,以后不许和他接触。”

    宁婉默默翻了一个白眼,“傅总,你只是我上司,不是我爸妈,没必要管我和谁交往吧?”

    傅霆停下脚步,冷冰冰的眸子射过来,“你要和他交往?”

    在傅霆的冷厉眼神下,宁婉十分自觉解释,“我的意思是说……交朋友。”

    “朋友也不许!”

    “傅总,我真的觉得你管的太宽了。”

    傅霆眯起了眸子,紧盯着宁婉,“你说什么?”

    惹不起宁婉还躲得起,“傅总你走不走?我送你回去。”

    两人在路上走了半天,终于打到一辆出租车,宁婉让司机送傅霆回去,傅霆却给司机报了宁婉家的地址。

    既然如此,宁婉决定恭敬不如从命。

    车子到达目的地,宁婉下车,傅霆也跟着下来。

    “傅总,这是我家。”

    “我知道。”傅霆走进楼道电梯门口,摁了楼层。

    宁婉走过去,皱眉好声说:“傅总,这都快十一点了,我觉得您不方便上去了。”

    “我家里没有醒酒汤。”

    “你的意思是喝完醒酒汤就回去?”宁婉有种后悔救傅霆的感觉。

    傅霆没说话,走进了电梯里,宁婉也跟着进去。

    “这样,你一会喝完醒酒汤就回去,ok?”

    “看心情。”

    “你……”

    “你想让更多的人看到,可以继续待在这里。”

    两人回到家里,宁婉赶紧给傅霆煮醒酒汤。

    傅霆坐在沙发上,歪着身子闭上了眼。

    很快,宁婉端着醒酒汤出来,“傅总,你别睡啊。”

    这几天方云一直过来闹,如果看到傅霆在这里,岂不是让她找到了羞.辱自己的借口?

    “傅总,你醒醒,快醒醒,你的醒酒汤好了。”说着,宁婉摇了摇傅霆的肩膀。

    傅霆徐徐睁开眸子,一脸迷蒙的样子。

    “给你。”宁婉松了口气,把醒酒汤放在傅霆跟前。

    忽然,傅霆弯着腰捂住了腹.部。

    “你怎么了?”宁婉把醒酒汤放在一侧,紧张的问。

    “有胃药吗?”

    宁婉恍然,冲进书房的里拿出一个药箱出来,找到药又端来一杯水放在傅霆嘴边,“快点吃药。”

    脸色如白纸的傅霆双手颤抖,根本接不住杯子。

    宁婉最终决定好人做到底,把药片放进傅霆嘴里,又端着杯子过来,“张嘴。”

    傅霆还算配合,张开嘴喝了大半杯水。

    不知道是被药卡住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傅元青剧烈咳嗽了几声,半靠在沙发背上。

    眼见醒酒汤快冷了,宁婉试探着问:“傅总,你好些了吗?”

    “好多了。”

    “那……”宁婉把醒酒汤端过来,“那您把这个喝了,快回去休息。要不要我现在给你的司机打电话?”

    傅霆闭着眼,冷着脸别过头去。

    “傅总,这是我家,你在这里过夜不方便。”

    “又不是第一次在这里过夜。”傅霆睁开了眸子,一双眸子又大又亮,深不见底。

    宁婉盘腿坐在傅霆身边,语气十分和善,“话虽如此,但那之前都是意外,而且傅总肯定不希望被人看到在这里过夜,这样对你我都不好,您说是吧?”

    “你考虑的很全面。”傅霆指指嘴,示意宁婉喂他。

    只要傅霆能够离开,宁婉不介意“伺候”傅霆,当下十分狗.腿的舀了一勺醒酒汤喂给傅霆。

    傅霆喝了一口,喉结耸动,再次张开了嘴。

    宁婉又舀了勺小心喂给傅霆,“傅总,如果你酒量不行,最好不要喝那么多酒,伤身不说,还让人看了笑话。”

    “你说什么?”

    “额……我是说傅总要注意身体。”宁婉后知后觉,傅霆这么高傲一人,肯定不希望听到后面那句话。

    傅霆一口口喝着,缓缓靠在宁婉的身上闭上了眼。

    宁婉捏着傅霆的衣角,提醒着,“傅总您别睡着了,一会还要回去的。”

    回答宁婉的只有均匀的呼吸声。

    宁婉拍了拍傅霆的手,见对方没反应,又拍了拍傅霆的脸。

    傅霆紧紧闭着眼,睫毛又长又卷,留下一片阴影,高高的鼻梁下一双泛着粉*泽的唇紧紧抿着,灯光下,少了几分冷冽,多了几分帅气。

    这样一个人,让宁婉心跳加速。

    “傅总?”宁婉轻唤着,用食指戳了戳傅霆的腮。

    傅霆的肌.肤极富有弹性,宁婉玩上了瘾,一下下戳着,竟然觉得有些好玩,就像……就像她戳襁褓里的宁修禹一样。

    宁修禹的睡颜出现在宁婉的脑海中,她急忙缩回了手。

    她不认为世界上有这么像的两个人,内心深处在剧烈排斥着。

    傅霆有女朋友,而且这个人还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宁婉倏地起身,却不知衣摆被傅霆压住,身体朝傅霆身上趴去。

    当宁婉的唇贴到傅霆的嘴上时,瞬间失去了呼吸。

    宁婉想要起来,腰上忽然多了一只大手,被紧紧钳制住的她只能张嘴呼喊,“傅总,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