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爹地宠上天 第一百一十一章 傅家大小
    ,精彩无弹窗免费!

    桌上,宁婉用尽全力将两只颤抖的手握在一起,勉强露出比哭好不了多少的笑,“傅总,我真的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

    “作为孩子母亲,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如果说出去肯定没人相信吧?”傅霆撤回自己的位置上,冷冷注视着宁婉,“还是说宁小姐真的如宁瑜所说,私生活极其混乱,混乱到不知道修禹是谁的孩子?”

    在宁婉看来,傅霆这番话比宁瑜赤.裸.裸的羞辱还要让自己难受。她捂着胸口,低声说:“随便傅总怎么想。”

    “既然宁小姐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想必也不在乎这个孩子,不如你把孩子交给……”

    “休想!”宁婉站起来,双手撑在桌上,虎视眈眈看着傅霆,“修禹是我的儿子,谁都无法从我身边抢走。”

    “你是女人,可以再找男人生一个!”

    宁婉瞳孔收缩,胸.口剧烈起伏着,“傅总和宁瑜结婚,照样可以生一个。如果傅总对宁瑜不满意,也可以随便找个女人生一个,何必和我的修禹过不去?”

    此时此刻,两人已经到了拔剑弩张的境况。

    好一会,傅霆压下心里的怒火,“我怎么样,轮不到你插手!”

    “这话也同样送给傅总,我和我儿子的事也轮不到你插.手!”宁婉拿起包,“多谢傅总的早餐。”

    “站住!”傅霆来到桌前,抓住了宁婉的手腕。

    宁婉沿着大手看向傅霆那张冰冷的俊脸,“傅总,你几次三番对我动手动脚,如果被宁瑜知道,你的处境会很难堪。”

    “如果被宁瑜知道,最应该担心处境的人是你而不是我!”

    “你对自己真有信心!”宁婉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抽出了自己的手腕。

    傅霆就站在宁婉跟前,只需伸手,便可以将眼前倔强的女子搂入怀中。

    宁婉后退,从沙发另外一侧出来,“听说傅总是一个专情深情且有责任心的男人,相信傅总一定会早日和宁瑜结婚的。再说了,傅总家大业大,总不会和一个什么错都没犯的女人分手。当然,我也可以理解为傅总这是婚前恐惧症,相信傅总这病一定可以治疗好的!傅总请慢慢等客户,我先失陪!”

    宁婉一口气跑出餐厅,大口喘息着。

    傅霆看着宁婉离开的方向,颓然坐回沙发上,双手抱头,脸上闪过自责和悔恨,刚刚他做了什么?

    过了一会,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士走来,“傅总推迟了时间,就是为了吃这顿早饭?”

    ……

    宁婉漫无目的走在路上,脑海里都是傅霆的那些话。

    有些时候,她似乎能够确认傅霆对自己有意思,出于种种原因,她不敢面对只能躲避。如今她心里更乱,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熬到实习结束。

    烦躁至极的时候,她拿出手机打通了傅家老宅的电话。

    “修禹,你在干什么?”

    “宁小婉,你这个时间应该在上班,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难不成遇到了什么难题?”

    宁婉慢悠悠走了几步,找了一个靠路边的椅子坐下,“我才问了你一个问题,你噼里啪啦问了我这么多问题,真不知道随了谁。”

    “应该不会是随了妈妈,会不会随了爸爸?”

    宁婉脑中迸出火花,紧张兮兮的问:“修禹,傅老爷子是不是和你说了什么?”

    “宁小婉,你在紧张什么?”

    “我……我哪有紧张?我就是觉得修禹太可爱了,傅霆和傅老爷子都那么喜欢你,我吃醋,更担心你会被他们抢走。”

    电话里传来宁修禹爽朗的笑声,“宁小婉,你放心好了,没人会把我抢走。”

    “宁小修,你别和我嬉皮笑脸,如果你真被人给抢走了,我怎么办?”一时没控制住情绪,宁婉哭了出来。

    “妈妈你别哭,你是不是想我了?不如来看我吧?”

    半个小时后,宁婉抵达傅家宅子。

    宁修禹穿着西装裤和小皮鞋,白色衬衣领口还戴着一个小小的蓝*结,看起来十分可爱。

    “妈妈,你过来的速度还挺快。”

    管家何伯从里面出来,恭敬的朝宁婉鞠躬,“宁小姐好,老爷子在里面等您,请跟我来。”

    宁婉只想见见宁修禹说几句话就走,忙委婉拒绝,“何伯,我单位还有工作,就……”

    “宁小姐既然来了,怎么不进来?”傅元青拄着拐杖,缓缓从远处走来。

    事到如今,宁婉再不进去显得有些失礼,忙牵着宁修禹的手走上前,“傅老爷子,很高兴见到您。”

    “嗯,进来吧。”

    傅元青和傅霆如出一辙,脸部表情冰冷,似乎不会笑似的。

    坐定以后,宁婉寒暄道:“初次拜访空手而来,还希望老爷子不要见怪。”

    “无碍。”傅元青把拐杖交给何伯,“给宁小姐倒点喝的。”

    “宁小姐,您想喝点什么?”

    宁婉摆手拒绝,“不用麻烦了,我坐坐一会就走了。”

    管家何伯看向傅元青,傅元青点点头,何伯退下。

    不管怎么说宁修禹住在这里,宁婉多了些感激的话,“修禹不在我身边,我怪想他,每晚都辗转反侧,不如我把修禹接回去,等到哪天傅老爷子想修禹了,我再带他过来,您看怎么样?”

    “修禹才刚过来。”傅元青沉默了一会,“修禹,你出去玩会,我和你妈妈有话说。”

    刚刚对付完一个年轻的,现在又要对付一个年长的,宁婉觉得一个头两个大,不停的给宁修禹使眼色。

    宁修禹对宁婉眨眨眼,轻快的走了出去。

    “宁小姐现在多大了。”

    宁婉觉得自己像是一个被审问的犯人,“二十出头。”

    “二十出头就成了我们傅氏的设计师,想必你是最年轻的设计师了吧?”

    傅元青看似温柔,但其声音低冷无比,让宁婉很自然的想到了傅霆。想必傅霆的高冷性格,随了傅老爷子。

    “宁小姐怎么不说话?”

    “呵呵……”宁婉干笑,想了稍许才说,“我应该不算是最年轻的设计师,我只是一个实习生,巧合之下,得到傅总提拔才担着设计师这个头衔,其实我自己有几把刷子自己明白。”

    发现宁婉有几分紧张,傅元青露出和蔼的笑,“宁小姐和我这个老爷子说话不用拘谨,有什么说什么就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