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爹地宠上天 第一百一十二章 应对
    ,精彩无弹窗免费!

    宁婉继续笑着,显然已经坐不下去,“傅老爷子,如果没什么事的话……”

    “我这老家伙还没和你聊几句你就想走,看来是我们傅家招待不周。”

    “不是的,是因为我已经出来一上午,公司里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宁婉态度诚恳,说话也十分温柔。

    傅老爷子望着院子外面的宁修禹出神,“不是就好。宁小姐,你跟我来,我给你看样东西。

    宁婉跟着傅元青来到楼上,走进了书房里。

    这是一个十多平的书房,书架和桌椅都是红木制作,看来起来很是厚重。

    傅元青在桌前坐下,“宁小姐请坐。”

    宁婉不知道傅元青想干什么,只能坐下静静看着。

    傅元青从一侧抽屉里,拿出一个有些掉色的动物图案影集,“宁小姐请看。”

    宁婉翻开第一页的照片,当下愣住。

    如果不是她知道宁修禹从未拍过这样的照片,她会以为照片里的人就是宁修禹。

    照片的背影是一个湖边,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湖边到处都是嫩绿的小草。傅霆穿着小西装站在一块大石头边,双眸冰冷,表情酷酷的,似乎并不喜欢拍照。

    “你可以随便翻看。”

    宁婉的手心里冒出了汗,一边翻看相册,一边思忖着一会如何应对傅老爷子。

    “傅总小时候真可爱。”宁婉合上相册,含笑着做出总结式发言。

    傅元青审视着宁婉,“修禹和霆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宁小姐,你说是吧?”

    “嗯,的确是很像呢,”宁婉笑笑,小心翼翼说:“我第一次见到傅总的时候也很震惊,没想到天底下有这么像的人呢,呵呵……”

    “宁小姐就没觉得其中有什么缘由?”

    宁婉的心脏像是被巨石击中,身体僵住,连呼吸都小心翼翼。

    傅元青也不想这么直白的询问,奈何派出去很多人寻找宁修禹的亲生父亲,找了好些日子都没找到蛛丝马迹。今日听说宁婉要来,才决定打探一番。

    “两个人长得很像,如果是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两人是父子,”傅元青查看着宁婉的表情,“宁小姐,虽然你不愿意承认,但这是事实。”

    这句话如一记响亮的皮鞭,鞭打在宁婉的身上,让她神志清明了很多。对,这就是事实,她早该面对这个问题。

    “天下这么大,长得相像并不奇怪。”宁婉站了起来,“时间不早了,我先去公司了。”

    “既然宁小姐来了,怎么着也要吃顿午饭再离开吧?”

    好巧不巧,老爷子话音刚落,宁瑜身穿白色长袖针织连衣裙出现在书房门口,手里提着一个保温桶,温和有礼的模样,“爷爷,宁瑜来看您啦,我还亲自给您做了汤,一会午饭的时候您好好尝尝。”

    今天早晨宁瑜去了傅氏,没找到傅霆才来到这里找傅元青,准备曲线救国。

    管家何伯站在宁瑜身后几步远的地方,“老爷,让厨房准备饭菜吗?”

    “去吧。”

    傅元青对宁瑜似乎比宁婉热情一些,但依然保持冷冷的表情。

    宁瑜嘴巴甜,会哄人,三言两句逗得傅元青扯动了嘴角。

    宁婉尴尬的站在一侧,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宁小姐也别干站着,坐下等着吃了午饭再回去。”

    “傅老爷子,公司那边真的有事,我……我先走了。”

    傅元青沉着脸看过来,“公司那边我会给你请假。”

    问题不是这个,是宁婉根本不想留在这里吃饭。

    午饭时间到,宁婉坐在餐桌前,如坐针毡,端起手边的果汁,“傅老爷子,今日多谢招待,我以果汁代酒,敬您一杯。”

    宁瑜就坐在宁婉对面,也跟着端起酒杯,笑吟吟看看傅老爷子又看向宁婉,“还是姐姐会说话,刚坐下就来了个反客为主,这样,我和姐姐一起敬爷爷一杯吧?”

    话音刚落,宁瑜手上的杯子没抓稳,橙色的果汁隔着一米多宽的桌子朝宁婉撒去。

    宁婉这次的反应很快,侧身的瞬间,果汁落在了真皮椅子上。

    宁修禹查看宁婉身上,确保没有一滴果汁,笑着说:“阿姨,你的手好笨哦,还好妈妈反应快,不然就遭殃了。唉,可怜了这把椅子。”

    傅元青像是完全没有被这个小插曲影响到,“何伯,你去给宁小姐换把椅子。”

    “曾爷爷,我和阿姨坐,把位置让给妈妈好了。”

    宁修禹来到宁瑜身边,双手捧着新榨果汁的杯子给宁瑜倒了一杯。抬手夹菜的时候,小胳膊肘碰到了宁瑜的杯子。

    轻微的响声过后,宁瑜的裙子遭殃了,白色的裙子变成了橙色,着实醒目。

    “阿姨,对不起,修禹不是故意的……”宁修禹抿着嘴,委屈不得了,一溜烟跑进傅元青的怀里,“曾爷爷,阿姨不会生气吧?你看阿姨的脸色都变了。”

    这条裙子是宁瑜刚买的,限量款,国内不超过三件,如今第一次穿就变成这个样子,让她如何不生气?

    宁婉心里偷笑,面上却在训斥宁修禹,“你怎么可以把你阿姨想的这么小气?”

    “妈妈教训的是,阿姨不会生一个小孩子的气,不然不就太没风度了吗?”宁修禹仰着小脑袋,朝傅元青露出甜甜的笑,“曾爷爷,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傅元青极其喜欢宁修禹,摸摸他的头说:“对,小家伙说得对,你阿姨不会生气的,你回去坐吧。”

    现如今,宁瑜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咽,嘴角的笑容十分牵强,“我……我自然不会生小孩子的气。”

    有了这个小插曲,宁瑜安生了几分钟。

    没多大一会,宁瑜的坏心思又出来,“爷爷,宁婉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姐,这件事您知道吧?”

    “嗯。”傅元青不动声色点头。

    “说起来,我这个姐姐是个风云人物呢,是吧姐姐?”

    宁婉觉得“姐姐”这两个字特别刺耳,脸色变白,知道下一秒宁瑜肯定要说出一些难听的话。

    宁瑜莞尔,嘴角挂着不怀好意的笑,“姐姐四年前夜不归宿被父亲发现,和父亲闹僵后一怒之下离家出走,四年后带着孩子回来,可是惊讶死我们了,其实我们都很好奇孩子的爸爸是谁?爷爷,您好不好奇?”

    傅元青不说话,慢慢吃着东西。

    “这是我的私事。”宁婉悠悠一笑,“而且比起这件事,某人或许会更关心另外一件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