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爹地宠上天 第一百一十五章 阴晴不定的傅总
    ,精彩无弹窗免费!

    前往公司的路上,傅霆的脸一直黑如锅底,且一言不发。

    宁婉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傅霆,只当他是“更年期”提前到来。

    车子即将到达公司的时候,安白的电话打来,“宁婉,夜宵你想吃点什么?等我收拾完厨房,给你买了送过去。”

    “不用了,”宁婉紧紧贴在车门边,声音极小,“现在公司不让吃东西。”

    “你晚上加班,不吃点东西身体怎么撑得住?”

    宁婉感觉傅霆的冷视线“杀”过来,急忙说:“真不吃了,谢谢。”

    “那你明天晚上想吃点什么?我去给你买。”

    “不用麻烦你了。”

    挂了电话,宁婉抬头,车子已经到了傅氏的地下停车场。

    车内的司机不知道去了哪里,只有傅霆一个人站在车前吸烟。

    偌大的停车场只停着零星几辆车,看起来空荡荡的。

    宁婉一下车就闻到了浓郁的烟味,被呛得连连咳嗽。

    傅霆单手撑在车前,将宁婉圈在车子和身体之间。

    “傅总?”宁婉皱着眉躲,捂着嘴巴和鼻腔躲闪着。

    “我记得你和安白不是男女朋友关系。”还是说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安白做了什么让两人感情倍增。

    傅霆的气息在宁婉的脸上飘过,顿时她的心脏怦怦直跳,不受控制的变得紧张。

    “说——”傅霆的声音十分阴冷。

    宁婉不敢去看傅霆,只觉得心脏快要从嗓子眼跳出来,匆忙从傅霆怀里逃出来,“傅总,我和安白怎么样都和你没关系。”

    说罢,匆匆跑进电梯,关了电梯门。

    傅霆眼睁睁看着电梯门关上,立即拨通了一个电话,“宁婉楼底下有人,帮我调查一下。”

    “是的,傅总。”

    “还有……帮我调查安白这几天的动向。”

    傅霆站在车前,不知不觉又吸了一支烟。

    来到办公室,宁婉才意识到,傅霆只告诉自己要来加班,根本没说要干什么?

    办公室的大门忽然被推开,傅霆抱着一大堆文件走进来,将怀里的文件全部放在桌上,“对比总结最近傅氏三年的设计。”

    “近三年?”宁婉的嘴巴大到能够容纳一个鸡蛋,“傅总,为什么要这些?”

    宁婉认为,当务之急是赶紧选好面料,下单开始大批量生产,不然会给公司造成巨大的损失。

    “我是不是做什么事都需要向你解释?”

    “不……不是的,我只是比较好奇罢了。”

    傅霆扶手离开,根本不想满足宁婉的好奇心。

    宁婉收心敛性,也好,她刚来公司没多久,对公司的了解还不够深入,刚好可以借助此次机会,了解傅氏这三年的设计。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已经是晚上十点多。

    傅霆坐在办公室内伸了伸懒腰,接到了下属的电话,“好,我明白了。”

    因为被拘禁了一个月,方云怀恨在心,又去找宁婉的麻烦,而且不止去过一次。安白大费周章派了那么多人照顾宁婉,看来是对宁婉……

    越想越觉得心里郁闷,傅霆走出来给自己倒咖啡。

    “你又被挡在门外了?”宁婉暂且放下文件,站起来一边活动筋骨一边和安白打电话,“这很正常啊,现在傅氏不允许外人进来的。”

    “我给你带了夜宵,你下来拿还是我给傅总打电话,让他放我进来?”

    想到傅霆那张臭脸,宁婉立即说:“我下去拿。”

    此时此刻,宁婉早已忘了傅霆不让在办公室吃东西的“新规定”。

    匆匆下楼来到一楼门口,宁婉看到了手里提着保温桶和打包盒的安白。

    “其实你不用这么麻烦的。”宁婉对安白除了感激,还是感激。

    安白指指一边的桌椅,“要不要在这里吃点?还是说你要拿上去吃?”

    突然想到傅霆的变.态规定,宁婉接过保温桶和餐盒来到桌前,“还是在这里吃吧,不然傅总又要发飙了。”

    安白帮宁婉倒出一碗小米粥,又分别把打包的餐盒打开,“你先喝点粥,然后在吃我特意给你……”

    手机铃声响了,宁婉示意安白不要出声,皱着眉接听了电话,“傅总?”

    “在哪?”

    “我在……我在卫生间。”

    “现在回办公室。”

    宁婉看了看周围,没看到傅霆的身影,大舒了口气,“傅总,我能不能一会再过去?”

    “不行!”傅霆冷冷说完,迅速挂了电话。

    可怜的宁婉一口没吃,匆忙站起来,“安白谢谢你,傅总找了,我得上去了。”

    “不急于一时的,吃点再上去吧?”

    宁婉看起来很是着急,“不行,你是不知道傅总的脾气,发起火来比阎王爷还可怕,我先上去了,谢谢你大老远跑过来给我送夜宵,真是够朋友!”

    “够朋友?”安白垂眸低语,再抬眸看过去的时候,宁婉已经冲进了电梯。

    怅然若失坐在大厅里,安白找到了安青的手机号。

    “哥,你干嘛这个点给我电话?你知不知道这边和国内是有时差的?”

    安白知道贺少林和傅霆的关系,小心问:“你身边还有人吗?”

    “唉,我也希望有人啊,可惜没有,说吧,什么事?”

    “你什么时候回来?”安白说着,将打开盒子的饭菜一一合上。

    “我去,我以为你要和我说什么惊天大秘密呢,原来是问我这个问题。”

    安白复问:“什么时候回来?”

    “可能再过上几天吧,怎么啦?哥哥想我这可爱美丽的妹妹了?”

    安白幽幽叹息,神色萧索,“我希望你早点回来,帮我看着点傅霆……”

    ……

    宁婉马不停蹄赶到办公室,一推门看到坐在自己椅子上的傅霆。

    满屋子都是浓浓的烟味,十分呛人。

    贺少林桌上的烟灰缸里,放着两支刚刚掐灭的烟头。傅霆冷着脸双手抱胸,一副别人欠他上百万的样子。

    “傅总,还有什么工作?”宁婉直直走到窗户边,将屋子里窗户全部打开。

    入夜的凉风冲进来,宁婉不由得打了一个喷嚏。

    宁婉揉着鼻翼,准备寻找纸巾,蓦然发现自己肩膀上多了一件男士外套。

    熟悉的烟草味,还混合着傅霆身上的味道,让宁婉有几分恍惚。

    “傅总?”宁婉受宠若惊,急忙把外套拿下来递给傅霆。

    傅霆冷冷站着,并没有接外套,“披着,这是命令。”

    宁婉从未见过这样的命令,心里莫名有些暖暖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