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爹地宠上天 第一百一十八章 黑心的傅大总裁
    ,精彩无弹窗免费!

    “助理?”傅霆慢慢吃着东西,在宁婉的注视下,好半天才问道,“为什么?”

    “平时工作太多我一个人忙不过来,找个助理应该是可以理解的吧?傅总,您说是吗?”

    傅霆沉思着,“你似乎说得有几分道理。”

    “谢谢傅总,傅总真是一个好领导。”宁婉拿起纸杯,“我以雪碧代酒,敬你一杯。”

    “我说答应你了?”

    宁婉的眸子里几分紧张和不易察觉的恼怒,“傅总,您什么意思?”

    “以后……随叫随到。”

    “我现在不是随叫随到吗?”

    傅霆知道宁婉没理解,耐着性子慢慢解释,“任何时候。”

    宁婉之所以想要一个助理,就是为了帮自己排忧解难,减少加班时间,如今随叫随到,那还有什么自由可言?

    “傅总,我是在傅氏上班,不是卖.身给傅氏。”

    “如果你非要卖.身,那也要看看傅氏要不要!”

    思来想去,不管怎么说有助理总比没有要强得多,也一定会减少工作时间,宁婉笑着说:“成交。”

    “走吧。”傅霆站了起来,已经去付账。

    “可是我还没吃完。”

    傅霆已经走出去几米,宁婉不好再坐着,急忙拿起盘里的几根羊肉串跟上傅霆。

    两人来到车前,傅霆坐进去,宁婉拿着羊肉串也跟着坐进去。

    “出去!”

    “什么?这么晚了你要让我一个人回去?没见过你这么黑心的领导!”宁婉骂骂咧咧,心里十分不悦,道路上没几个人,更别说出租车了。

    “羊肉串!”

    宁婉耻笑道:“你吃的时候也没见你嫌弃。”

    “我的车内不许吃东西!”傅霆绷着脸说完,走下车来到副驾驶座前,把宁婉从车里揪了出来。

    宁婉也不恼,站在车边吃,“你要不要再来一根?”

    “不要!”傅霆防贼一般看着宁婉,摸出手机打电话,“学习班那边的住宿准备好了?嗯,好,明天九点钟到。”

    “原来傅总也要充电啊。”宁婉摇晃着手里最后一根羊肉串,“你真的不吃?”

    傅霆忽然低下头,就着宁婉的手吃下了最头上的一块羊肉串,“不是我,是你和我,吃完赶紧上车。”

    宁婉三两口吃下最后几块羊肉串,擦了擦嘴上了车,“傅总你什么意思?”

    “这两天有个面料学习班。”

    “所以说,你是让我去学习?”宁婉完全忽视了傅霆也要去的事实,高兴的不得了。她对面料方面的知识虽然有所了解,但还是有所欠缺,如果有机会去学习,那是再好不过了。

    宁婉家小区楼底下,几个黑衣人正在巡视,看到宁婉过来,急忙打招呼。

    “宁小姐好。”

    “好,你们辛苦了,辛苦了。”

    傅霆坐在车里,冷然道:“明天六点我来接你。”

    “好。”

    宁婉哼着小曲来到家里,刚换完鞋子,安白的电话就打过来。

    “安白,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

    “我睡不着,所以想找你聊聊。”

    听得出安白心情不是很好,宁婉把包包放下,把手机调成公放,“怎么了?我宁婉愿意当你的知心大姐姐。”

    安白那边沉寂了几秒钟,“宁婉,我是因为你的事才睡不着。”

    “我怎么了?”

    “修禹被困在傅霆的爷爷那边,你又天天被困在傅霆身边,你真的不觉得事情有些蹊跷吗?”

    想起宁修禹和傅霆那张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宁婉心中犹如翻江倒海,“安白……”

    “宁婉,你肯定也猜到了几分,对吗?”

    “我……我只想安稳的实习完回m国。”

    安白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激动,“我听说,傅霆在打听四年前的事情。”

    “什么?”

    “不止是他,他和傅家老爷子分头行事,派了很多调查四年前的事情。”安白那边稍作沉默,再次开口,“四年前正是你去m国的事情,四年前的那天晚上……”

    宁婉来到洗漱间,把手机放在置物架上,双手撑着洗漱台,模样看起来有些憔悴。

    有关四年前的事情,宁婉告诉过安青,想必是安青转而告诉安白。

    如今傅霆步步紧逼,宁婉一直装傻充愣,努力坚持着熬过这段实习期,现如今安白问到明面上,她要怎么说才好?

    “安白,无论四年前发生什么,我都可以肯定修禹是我的,我绝对不会让傅家人抢走。”

    “这么说……傅霆和修禹真的是……”

    “不是的,”宁婉暂时把手里的牙刷牙膏放在一边,连忙否认,“这一点我也不确定,因为没有证据!再说世界上长得像的人多的是,如果傅霆仅凭这一点就想要把修禹从我身边抢走,我绝对不会允许!”

    电话那边陷入长久的沉默。

    “安白,谢谢你。”

    “我没有帮上你任何忙,你不必谢我。”安白在电话那头轻轻叹息,“我只是提醒你,多堤防一下傅霆。”

    “我明白,”宁婉做了几个深呼吸,颤抖着挤好牙膏,朝镜子里露出笑容,“安白,我可不可以麻烦你一件事?”

    ……

    第二天五点钟不到,宁婉迅速起身收拾东西洗漱。

    六点钟准时,傅霆的黑色轿车已经停在楼底下。

    外面天色阴沉,似乎有一场暴风雨要来。

    接到傅霆的电话,宁婉急匆匆下楼上了车,坐在后座上。在驾驶座上的傅霆回头,“坐前面。”她还真把自己当司机了?

    “不必了。”宁婉拿出镜子擦粉底,刚刚太着急了,只涂了水和乳和面霜。

    “宁婉!”傅霆的声音里隐隐带着不满。

    宁婉继续擦着粉底,“前面有人坐。”

    宁婉的话音刚落,宁瑜提着一个粉色的行李箱,从一辆白色轿车里出来,拍了拍驾驶座的车门。

    打开驾驶座的车窗,傅霆心里有很多疑惑,“你怎么在这?”

    “听说你要去参加一个面料学习班,我也想去,所以就不请自来了,”宁瑜笑语嫣然,很是高兴,“霆,你不会不希望我去吧?”

    “只有两个名额。”

    “没事啦,我已经自己报上名了。”宁瑜指指自己的行李箱,“你现在可以帮我把行李箱放进去了吗?”

    傅霆从后视镜里看到宁婉依然低着头,似乎不敢与自己对视,心中顿时明了,阴着脸道:“等着。”

    在傅霆往后备箱放行李的时候,宁瑜率先上了车,朝后座的宁婉露出阴冷的笑,“哼,如意算盘打错了吧?”

    宁婉忙着涂抹口红,但笑不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